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倾城美肤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与丁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29 11:04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粤03民终2705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倾城美肤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布吉街道文景社区广场路中安大厦1510。

法定代表人:尤少杰,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莉,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丁威,男,汉族,1977年6月22日出生,身份证住址湖北省武汉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芳,湖北美宜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雅,湖北美宜家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市倾城美肤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倾城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丁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20)粤0307民初111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11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倾城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丁威对倾城公司的起诉;2.本案诉讼费用由丁威负担。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一审法院向倾城公司送达传票不负责任。疫情原因,倾城公司原办公地址已退租,法院在送达法律文书时没有主动、及时联系倾城公司负责人。

二、丁威一审委托诉讼代理人出庭,其本人并未出庭,倾城公司因法院传票送达问题也未出庭,双方当事人均未参与庭审,一审法院审理本案并作出裁判没有依据。

三、倾城公司与丁威没有签订合同,一审认定丁威转款给倾城公司的5万元是栏目合作订金,没有任何依据。

四、倾城公司与丁威只是通过王莉介绍有过一面之缘,双方没有进行正式的沟通。王莉在公司负责业务外联工作,丁威转款之后,并没有及时与收款人进行有效沟通,也没有补充说明该5万元是栏目合作定金,该笔5万元定金是丁威与倾城公司的员工王莉之间的借款纠纷,与倾城公司没有直接关系。

五、丁威是通过王莉的推荐,与倾城公司对接大型亲子栏目《中华母子说》。王莉邀请丁威参与该栏目,与丁威反复商谈后,丁威自愿先交5万元作为武汉地区《中华母子说》栏目合作订金。虽然双方只是收了所谓的“订金”,但并没有签订合作协议,也没有确定权利义务,该款起不到订金的作用。王莉多次催告丁威签订合同,但丁威对此无反应,事隔3个月后丁威擅自提出退还订金。倾城公司在前期运营栏目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如果区域代理项目运作都像丁威这样不负责任,倾城公司整体运营都要退订金。

被上诉人丁威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依法维持原判。

一、倾城公司称其未收到一审开庭传票与事实常理不符。开庭传票、一审判决等法律文书,一审法院均是通过同一地址、电话邮寄送达的,倾城公司不可能收不到传票,但能收到判决书。

二、丁威向尤少杰转账支付的5万元系《中华母子说》栏目合作订金,但双方未能就合作合同达成合意,在合同未成立的情况下,倾城公司应向丁威返还该款。

丁威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倾城公司向丁威返还合同订金50000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倾城公司负担。

一审法院查明,一、合同签订情况:无。丁威主张其通过朋友介绍认识倾城公司法定代表人尤少杰,并于2019年9月初与尤少杰洽谈湖南娱乐频道“中华母子说”栏目合作事宜,尤少杰向其陈述“中华母子说”是一个大型亲子节目,是由倾城公司和湖南卫视、湖南梦星传媒、湖南炎帝陵基金会一起创办,主要投资方为倾城公司,故邀请丁威投资该栏目以获取收益。倾城公司要求丁威支付50000元,作为本次合作栏目的预付款,并保证不论后期收益如何,均退还该笔预付款,如栏目取得收益,丁威可参与分配,但双方一直未明确具体收益比例以及具体的合作方案。丁威未就其所述提交相应证据。

二、款项支付情况:丁威提交转账截图、银行流水,显示其在2019年9月15日通过银行卡向倾城公司法定代表人尤少杰转账50000元,并备注“《中华母子说》栏目合作订金”。

三、合同履行情况:丁威称支付订金后,其多次与倾城公司沟通,希望倾城公司出具详细具体的项目合作计划以及思路,但倾城公司一直未实施,相关栏目也并未实际运营。丁威提交《律师函》及快递物流信息,显示其于2020年1月10日向倾城公司发函告知双方终止合作,要求倾城公司退还订金50000元。倾城公司签收上述函件后未给予回复。

丁威提交短信记录,系其代理律师与“刘某某”之间发生,显示丁威代理律师一直与对方交涉本案事宜,对方均回复“这件事你直接联系王莉,她是我们公司的”“具体细节情况,你和王莉沟通”“公司已放假,我该年前给你回复的就已回复你了”等。丁威并提交倾城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刘某某为倾城公司的股东。

一审法院认为,倾城公司在诉讼中有提供答辩意见及相关证据反驳丁威请求的权利,倾城公司在一审向其送达诉状及证据副本后未提供答辩及证据,视为其对相关权利的放弃。丁威向倾城公司法定代表人转账50000元并备注“《中华母子说》栏目合作订金”,且与倾城公司股东交涉相关事宜时,倾城公司股东告知其具体事宜与公司其他人联系,由此可以确定丁威与倾城公司就相关栏目存在合作意向,对此一审予以确认。倾城公司在收取丁威订金后应与丁威就合作事宜签订相应合同或达成具体约定,但倾城公司一直未履行相应义务,也未有证据显示相关合作栏目已实际运营,故对丁威要求倾城公司退还其订金50000元的诉求,一审依法予以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倾城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丁威退还订金50000元。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525元(丁威已预交),由倾城公司负担。

一审查明事实清楚,本院二审予以确认。

丁威在二审中向本院提交其与倾城公司的员工王莉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及其与倾城公司的股东刘某某之间的短信记录。经质证,倾城公司的二审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莉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本院对以上证据予以采纳。丁威与王莉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9年9月12日,王莉要求丁威先付款,再马上安排签合同。2019年9月16日,丁威要求落实合同的事情,王莉表示第二天将合同快递给丁威。2019年9月18日,丁威催问合同事宜,王莉表示还没看完合同。之后丁威多次向王莉催问合同事宜。2019年9月28日,丁威表示倾城公司迟迟不签合同,要求先退钱。后丁威多次向王莉要求退钱未果。丁威与刘某某的短信聊天记录显示,2020年1月3日,丁威表示对方未与其积极沟通合同,并拖延不予答复,要求退款,刘某某回复“没有说过不退款”。

倾城公司上诉主张涉案5万元是其员工向丁威的借款,王莉作为倾城公司的二审委托诉讼代理人,当庭否认该事实,倾城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该项事实主张,且与其在上诉状中所述该款系栏目合作订金相矛盾,故本院对倾城公司主张的借款事实不予采信。

倾城公司二审中确认本案一审期间其搬离原登记住所地。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倾城公司是否应向丁威退回合作订金5万元。根据本案查明事实,丁威为与倾城公司合作,向倾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支付合作订金5万元,后丁威多次要求签订合同,但倾城公司并未积极回应,未与丁威签订合同,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已经实际运营双方约定的合作栏目,丁威诉请倾城公司退回合作订金5万元,应予支持。

本案并非当事人本人必须到庭的案件,故丁威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并无不妥;倾城公司在本案一审期间搬离原登记住所地,但未向登记机关申请变更住所地,一审向其登记住所地送达法律文书不成的情况下,公告送达,在倾城公司未到庭的情况下,缺席开庭审理本案,程序合法。

综上所述,倾城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本院二审予以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上诉人深圳市倾城美肤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许绿叶

审判员  沈 炬

审判员  郑寒江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陈秀丽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