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吴海星林丹丹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27 21:19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3民终2569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吴海星,男,1988年8月19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果,广东为则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建中,广东为则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林丹丹,女,1989年11月18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果,广东为则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润,广东为则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李萍,女,1972年7月18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杜文宏,男,1971年2月16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上诉人吴海星、林丹丹因与被上诉人李萍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9)粤0304民初78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吴海星、林丹丹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二、判决吴海星、林丹丹无需支付李萍租金、管理费等费用及违约金,合计51742元;三、判决李萍向吴海星、林丹丹返还房屋租赁押金34000元及利息743.61元(自2018年9月15日开始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李萍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暂计算至2019年3月15日);四、判令李萍承担本案一审、二审受理费等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

一、一审判决违反“不告不理”原则。承租人承担违约责任,在本案中存在合同第十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规定,分别针对拖欠租金和同意提前退租两种情况。一审判决认定出租人不同意退租只同意转租的情况下,违约责任应当适用第(一)款的规定。李萍在起诉状中主张的诉讼请求明确为“吴海星、林丹丹向李萍支付提前解除合同的违约金46466元”[即第(二)款之规定],也就是说李萍的诉讼请求明确限定在吴海星、林丹丹提前解除合同(提前退租)的违约金。显然,李萍没有同意吴海星、林丹丹提前退租,何来提前退租的违约金?一审判决认为,吴海星、林丹丹拖欠租金,而李萍有权单方面解除合同,主张解除前的租金和之后的违约金[即第(一)款之规定],超出了李萍的请求内容,违反了不告不理的原则。

二、一审判决的违约金不符合合同约定。涉案租赁合同第十条约定,在承租人存在如拖欠租金达十日之违约的情形下,应按照月租金的200%向出租人支付违约金。而一审判决吴海星、林丹丹承担空置期间即2个月22天的租金作为违约金,不符合合同约定。李萍在《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中的“事实和理由”主张其依据为第十条第(一)款中并赔偿相应损失,该“相应”所对的是前者“恢复原状”下的损害租赁物的行为,不符合本案事实。

三、一审判决要求吴海星、林丹丹承担的违约责任不符合合同约定。一审判决认为,承租人应当承担解约前拖欠租金期间(2 6/30天)的租金[以押金冲抵]和解约后空置期间的租金(2 22/30天),合计5个月的租金,与合同约定严重不符。根据涉案合同第十条[违约责任]、第九条[合同解除]的规定,承租人有拖欠十日租金的情形的,应按月租金的200%向出租人支付违约金。也就是说,承租人拖欠租金10日,违约责任为2个月的租金。显然,对于违约的后果是明确限定在2个月的违约金范畴内。相反,租赁合同没有规定说,承租人拖欠十日租金,则应当a)继续承担租金至出租人解除协议之日,且b)需要支付2个月租金作为违约金。在本案中,2019年10月18日承租人即未缴纳租金,至2019年10月28日已满10日,甲方有权单方面解除合同。虽该解除权在出租人,系权利而非义务。但,违约责任规定了,承租人出现拖欠租金十日的,应支付2个月作为违约金,但没有规定需要支付除此2个月租金之外的违约责任。吴海星、林丹丹提供的租赁交易的中介聊天记录也显示,租赁合同起草者——链家地产,认为违约赔2个月租金也就是押金就行,可以佐证。可见,租赁合同已经很明确规定,拖欠租金的违约后果是没收2个月押金。

四、一审判决的重判有违诚实信用和善良风俗。本案中,2018年9月15日,吴海星、林丹丹即已表达了不再承租且已搬离的情况下,仍出于责任担当继续支付1个月租金(9月18日至10月18日)。在2019年10月18日后就没有支付后续租金,根据[减损规则],李萍应当采取合理的措施来减少损失,但却持续放任损失扩大达5个月的时间。合同到期后,据李萍所称,当月就出租成功了。显然李萍的行为,有违诚实信用和善良风俗。且,根据合同第十条第(一)款之约定的2个月违约金限额,吴海星、林丹丹的可预期违约责任即为2个月在李萍手中的押金被没收。但一审法院却判决要求吴海星、林丹丹支付高达5个月的租金,显然严重加大了吴海星、林丹丹的责任,而纵容了李萍的恶意行为。“租得起”,一直是国家的政策,特别在高房价的背景下。但一审判决却绕开合同的规定,无视客观事实,肆意加重承租人的法律负担和责任,严重违反公平原则。

在本院二审调查时,吴海星、林丹丹补充上诉的事实和理由:2018年10月11日,吴海星、林丹丹已经腾空了房屋,并且最迟于此日已经搬离了房屋,2018年10月18日之后,未再支付租金,吴海星、林丹丹已经于此日形成了退租,在事实上解除了房屋租赁合同。从李萍提交的交接清单也可以看出,吴海星、林丹丹没有遗留任何的物品。

李萍辩称,一、一审判决并未超出李萍的请求范围。李萍在起诉状中向吴海星、林丹丹主张“提前解除合同的违约金”,该请求是以吴海星、林丹丹违约拖欠租金并且导致李萍提前解除房屋租赁合同的事实为基础,依据的是合同第十(一)条,在《民事起诉状》“事实和理由”部分、《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事实和理由”部分,都有明确的表述。吴海星、林丹丹无视以上表述和案件事实,在上诉理由第一条中将“提前解除合同的违约金”毫无根据地曲解成“承租方提前退租的违约金”,无中生有地主张李萍的请求是依据合同第十(二)条。

二、一审判决增加违约金的法律依据是充分的。原审中,李萍在《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中提出:“由于吴海星、林丹丹违约给李萍造成的实际损失显著高于违约金金额,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以及根据合同第十(一)条‘并赔偿相应损失’的约定”,请求违约金从2个月租金增加到全部空置期2个月又22天租金。一审法院支持了李萍的请求。吴海星、林丹丹的上诉理由第二条主张“一审判决的违约金不符合合同约定”。首先,上述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都是李萍主张的依据,任何一项依据均足以支持李萍的请求。《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一审法院据此增加违约金,有充分的法律依据,不需要“符合合同约定”。另外,吴海星、林丹丹对合同第十(一)条的解释也是错误的。该条约定,“乙方有第九条第四款约定的情形之一的,应按月租金的200%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同时甲方可要求乙方将房屋恢复原状并赔偿相应损失。”这里的“相应损失”是指因所出现的“情形”造成的损失,该等情形有8种之多,包括承租方拖欠租金致出租方解除合同的情形。吴海星、林丹丹将“相应”解释为“‘恢复原状’下的损害租赁物的行为”,不仅毫无根据,而且自相矛盾:恢复原状和损害租赁物是相反的行为。

三、一审判决要求吴海星、林丹丹支付拖欠的租金符合合同约定,合同解除之前均为租赁期间,租赁期内按约定的标准支付租金是承租方应履行的义务,也是其使用房屋的对价。合同第四条、第五条对租金支付时间和承租方承担租赁期内的其他费用均有约定,第十(一)条在约定违约金的同时并没有豁免承租方支付租金的义务,因此,承租方在支付违约金的情况下,仍然有义务支付租金到合同解除之日。违约金是租金以外的责任,它们是基于不同的法律事实产生的。吴海星、林丹丹主张,既然合同约定了欠租10日支付2个月租金作为违约金,那么,承租方只要欠租10日,租赁期内就再也不用付租金了。这种逻辑不能成立,李萍借用吴海星、林丹丹的逻辑来说明:既然违约金代替了租金,承租方拖欠67天房租,应当支付至少6次违约金(即12个月租金)。

四、吴海星、林丹丹恶意拖欠,应足额承担违约责任关于吴海星、林丹丹引用“租得起”政策来讲的公平,与事实不符。吴海星、林丹丹原居住在福田区“水榭花都”,名下有多家公司,绝不是“租不起”的承租方。李萍是工薪阶层,为孩子读书搬到学校附近租房,以本案房屋租金支付所租房屋的租金。吴海星、林丹丹拖欠已近一年的,是李萍孩子读书的钱。关于可预期违约责任问题。租赁合同没有任何条款显示本合同项下的违约责任有限额。相反,合同约定了一年的租期,也约定了解除合同需要的条件,即,除非因一方发生约定的违约情况,另一方不得未经对方同意而解除合同。吴海星、林丹丹是经商的人,签约时理应预见到,如果不能解除合同,则应当承担租赁期内的全部租金;如果违约,要对原合同期内的租金损失承担责任。虽然出租方明确提示承租方未经双方同意不能退租、仍须依约支付租金,但承租方执意任性违约,理应完全赔偿所造成的损失。关于吴海星、林丹丹主张的诚实信用。签订合同时,出租方明确要求租期不少于一年。承租方因为要生小孩而出来租房,本意是生完就搬离,但是在签订租赁合同时有意隐瞒了这些。承租方在租住期间生小孩,出租方没有介意,并且在承租方有意搬离时,出租方同意其转租。承租方两个多月未转租成功(即不可能退还押金),便擅自放弃转租、开始不闻不问。为减少损失,出租方于2018年12月23日收回房屋自行放租。收回房屋时,入户门钥匙已被承租方更换,房屋内还有承租方大件东西,房屋和家具多有被损坏,卫生一片狼藉。显然,这样的房屋状态是转租困难的原因。上述事实已经一审法院查明。关于吴海星、林丹丹主张的善良风俗。出租方收回房屋后继续放盘招租。由于需要修缮承租方造成的损坏,又逢春节前后季节性原因,虽然房屋一直在放盘,直到三个多月后才出租。吴海星、林丹丹先是在一审说本案房屋租不出去,因为过于老旧,或者出租方想自住。谎言不攻自破后,在上诉状中又反过来指责合同到期后“当月”就出租成功。事实上,房屋是合同原到期日后一个月才租出去的。出租方一审最初请求的违约金只是合同约定的200%月租金,与房屋何时出租出去无关,没有任何必要拖延放租。因为双方未约定逾期付款的利息,吴海星、林丹丹就想尽办法拖延程序,到合同原到期日后出租方才据实请求增加违约金数额。即使如此,对于实际损失,出租方也只计入了房租,对于房屋和家具的损坏以及空置期物管费等近万元支出都没有追究。关于吴海星、林丹丹主张的“减损规则”。上诉理由第四条中所谓的吴海星、林丹丹2018年9月15日“表达了不再承租且已搬离”,已经一审法院查明是谎言。一审法院已经查明,出租方解除合同前,承租方一直占用该房屋,从未表明其何时搬离,也从未要求何时解除合同,更未向出租方交付已换入户门锁的钥匙。承租方理应足额支付该段租金。出租方解除合同前,允许承租方转租,如果转租成功就能减少承租方的责任,承租方也愿意藉此收回部分押金。在承租方放弃转租后,出租方解除合同并继续在中介挂牌放租,仍是减少损失的合理方式。经出租方采取上述合理措施仍无法避免的空置期损失,已经实际发生,是由承租方恶意违约造成的,理应由承租方足额赔偿。要求承租方继续履行合同,是出租方的权利;出租方没有义务在拖欠租金达10日时立即解除合同。承租方没有转租成功,就抱怨出租方当初不解除合同;如果出租方在拖欠租金10日时解除合同、要求支付违约金,吴海星、林丹丹也一定会指责出租方不合理。但是,合同是要遵守的,租房是要付租金的,违约是要赔偿的,自己的责任是要自己担当的。

五、关于双方的给付请求。吴海星、林丹丹关于返还房屋押金及其利息的请求,李萍已经在一审答辩中予以反驳,并经一审法院查明,该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即双方达成退租协议)不成立。吴海星、林丹丹并未对该请求提出上诉事实和理由,相反,在上诉理由第一条中,吴海星、林丹丹明确自认:“显然,李萍没有同意上诉人提前退租”。因此请法庭驳回该请求。李萍请求支付违约金的数额,一审时提交的计算方式有误,请求法庭依法补正:该房屋空置期为2018年12月24日到2019年1月17日。其中2018年12月24日到2019年你月17日之间不足1个租金月,为14167元【17000*25/30】;2019年1月17日到2019年3月17日期间为2个租金月,即34000元【17000*2】,因此违约金合计为48167元。

在本院二审调查时,李萍补充答辩意见,李萍没有同意吴海星、林丹丹退房,在证据上也有表现。李萍同意转租,不同意退租,吴海星、林丹丹称没有遗留物品,但是吴海星、林丹丹在交接清单上写遗留物品放弃,并且遗留物品清单上面写的是欠钥匙,所以房子还是在吴海星、林丹丹处。

李萍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决吴海星、林丹丹承担连带责任,向李萍支付拖欠的房屋租金2833元、物业相关费用2443元;二、判决吴海星、林丹丹向李萍支付提前解除合同的违约金46466元,并赔偿延迟支付物业相关费用的利息至实际支付日(至起诉之日暂计为952.63元)。庭审时,李萍明确违约金为2018年12月24日至2019年3月17日期间的空置期损失。

吴海星、林丹丹向一审法院反诉请求:一、判决李萍向吴海星、林丹丹返还房屋租赁押金34000元及利息743.61元(自2018年9月15日开始按照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李萍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暂计算至2019年3月15日);二、判令李萍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8年3月6日,李萍、杜天元(出租方、甲方)与吴海星、林丹丹(承租方、乙方)签署《房屋租赁合同》约定,房屋坐落于福田区,甲方持有房屋所有权证;租期自2018年3月18日至2019年3月17日;甲方应于2018年3月12日将房屋按约定条件交付给乙方;租赁期满或合同解除后,甲方有权收回房屋,乙方应按照原状返还房屋及其附属物品、设备设施,甲乙双方应对房屋和附属物品、设备设施及水电使用情况进行验收,结清各自应当承担的费用;租金每月17000元,租金按月支付,乙方应通过银行汇款于每月18号前向甲方支付当月租金;押金34000元,乙方应于签订本合同1日内向甲方支付,租赁期满或者合同解除后,押金除抵扣应由乙方承担的费用、租金,以及乙方应当承担的违约赔偿责任外,剩余部分应如数返还乙方;租赁期内乙方应承担水电费、燃气费、物业管理费;除甲乙双方另有约定以外,乙方需事先征得甲方书面同意,方可在租赁期内将房屋部分或者全部转租给他人,并就受转租人的行为向甲方承担责任;双方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乙方不按照约定支付租金达十日的、欠缴各项费用的金额相当于十日房屋租金的甲方有权单方解除合同并收回房屋;乙方有上述约定情形的,应按照月租金的200%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同时甲方可要求乙方将房屋恢复原状并赔偿相应的损失;租赁期内,甲方需提前收回房屋的,或乙方提前退租的,除应征得对方同意外,还应提前30日内通知对方,并按月租金的200%支付违约金。

涉案合同签署后,吴海星、林丹丹向李萍支付租赁押金34000元,实际支付租金至2018年10月17日,支付物业、水电费、燃气费至2018年8月。

2018年12月23日,李萍与胡显波签署《港中旅花园17栋902交还确认》载明,管理处扣费扣到12月31日,欠1875元;电费欠508元;燃气费欠59.50元。承租方处备注,遗留物品放弃,只确认表格数字正确,不确认责任。

李萍与吴海星、林丹丹双方通过微信沟通涉案房产租赁事宜。2018年9月6日,吴海星向李萍发送微信称,想搬去距离儿子近点的小区住,李萍回复称,理解,你可以找下家,同样的价格我也可以接受,再有求租的我让他们直接联系你好吧,吴海星询问道,房租打算定多少,需要我帮你去放盘吗,李萍回复称,你可以自行处理,对我不产生损失或费用就可以。

2018年9月15日,吴海星称,今天我会搬点东西,需要开放行条,李萍回复称,好的,物品大致清单发一下,我告诉物业。

2018年9月28日,吴海星称,今天我还会搬东西,管理处一会给你电话,李萍回复称,已经确认了。

2018年10月8日,吴海星称,这几天都没有人来看房子了,剩下的合同能不能协商解决?

2018年10月23日,吴海星询问李萍称,你这边怎么考虑,李萍回复称,不同意退租,同意转租,合同期内租户应按时支付租金和物业相关费用。

2018年12月19日,李萍向吴海星发微信称,你们这么久不交房租和费用,最近也不理寻租户了,我只好按合同收回房屋,这周末你方便过来正式交接房子吗?吴海星回复称,我最近没空,如果非要交接,我叫小胡过去吧。庭审时,吴海星、林丹丹称微信中所称的小胡是胡显波,李萍亦确认与李萍签署交房确认书的为办理房屋出租事宜的中介方工作人员胡显波。

庭审时,李萍称涉案房产收回来之后一直在放盘,在2019年4月另行出租,之前一直是空置状态;吴海星、林丹丹称已于2018年9月15日搬离,可能还遗留了一些小东西在房子里。

另查,涉案房产登记在李萍及杜天元名下,杜天元于2002年出生,双方为母子关系。杜天元出具《声明》放弃在涉案房屋租赁合同中的全部权利义务,李萍亦声明承担杜天元在该合同中的全部权利义务。

一审法院认为,涉案的合同约定的出租方虽为李萍及杜天元,但双方为母子关系,李萍提起本案诉讼的时间杜天元未成年,在杜天元承诺放弃涉案合同项下的全部权利,李萍作为杜天元的法定代理人声明承担杜天元在合同项下的全部义务的情况下,李萍有权单独提起本案的诉讼。李萍与吴海星、林丹丹之间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合同约定,租赁期内吴海星、林丹丹需提前退租的,除应征得对方同意外,还应提前30日内通知对方。本案中,虽吴海星、林丹丹于2018年9月15日征得李萍同意搬离涉案房屋内的部分物品,但从双方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看出,李萍仅是同意吴海星、林丹丹搬离部分物品,之后同意吴海星、林丹丹在不造成李萍损失的情况下可以转租,即双方并未协商于吴海星、林丹丹搬离部分物品之日解除涉案的房屋租赁合同。吴海星在2018年10月8日仍在询问李萍称没有人看房,剩下的租赁期限能不能协商解决,李萍亦明确回复称不同意退租同意转租,以上微信记录进一步证明了双方未就解除合同达成一致意见。吴海星、林丹丹在李萍不同意解除合同、未寻找到新的承租人的情况下,未支付2018年10月18日至2018年12月23日的租金,已构成根本违约。李萍有权依据合同约定单方解除涉案的租赁合同,李萍于2018年12月19日向吴海星、林丹丹发送的微信即为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吴海星、林丹丹委托胡显波于2018年12月23日与李萍办理交接并签署交还确认表,对吴海星、林丹丹欠缴的相关费用进行结算,故涉案合同应于2018年12月23日解除。合同约定租赁押金可以抵扣未支付的租金及其他费用,吴海星、林丹丹未支付2018年10月18日至12月23日期间的租金,租赁押金34000元不足以抵扣拖欠的全部租金3400元【17000×(2 6/30)-34000】,李萍请求吴海星、林丹丹支付上述期间的租金2833元未超出其可主张范围,该院予以支持。根据双方签署的交接清单显示,吴海星、林丹丹欠付物业相关费用2443元,李萍实际已经代付该费用,故李萍请求吴海星、林丹丹支付物业管理等费用2443元,该院予以支持。

关于违约金,如上所述,吴海星、林丹丹支付的租赁押金已全部抵扣了其拖欠的租金,涉案合同因吴海星、林丹丹违约而解除后,涉案房产未能另行出租,吴海星、林丹丹应向李萍支付相应的空置期损失,考虑到李萍另行出租所需的合理期限,李萍请求吴海星、林丹丹支付2018年12月24日至2019年3月17日空置期间的租金损失46466元【17000×(2 22/30)】,该院予以支持。

关于滞纳金,合同未约定滞纳金,对李萍主张的滞纳金,该院不予支持。

吴海星、林丹丹为共同承租人,应共同承担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判决:一、吴海星、林丹丹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萍支付租金2833元、管理费等费用2443元;二、吴海星、林丹丹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萍支付违约金46466元;三、驳回李萍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吴海星、林丹丹的反诉请求。如果当事人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本诉受理费1117元,由李萍负担112元,由吴海星、林丹丹负担1005元;反诉受理费334.30元,由吴海星、林丹丹负担。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二审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一是案涉《房屋租赁合同》何时解除,二是吴海星、林丹丹是否应向李萍赔偿损失。对此,本院分别评判如下:

一、关于案涉《房屋租赁合同》何时解除的问题。根据《房屋租赁合同》约定,租赁期满或合同解除后,李萍有权收回房产,吴海星、林丹丹应按照原状返还房产及其附属物品、设备设施;双方应对房产和附属物品、设备设施及水电使用等情况进行验收,结清各自应当承担的费用;吴海星、林丹丹与李萍双方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吴海星、林丹丹不按照约定支付租金达十日的,李萍可以解除合同。合同履行过程中,吴海星于2018年9月提出退租、解除合同,但李萍不同意退租,仅同意吴海星转租。也就是说,双方并未对解除合同达成一致意见。2018年10月18日至12月23日,吴海星、林丹丹未再支付租金。在此情况下,即使吴海星、林丹丹搬离了案涉房产,也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将案涉房产及附属物品、设备设施交还给李萍并结算有关费用,但是,吴海星、林丹丹并未与李萍办理交接。直至2018年12月23日,吴海星、林丹丹才委托他人与李萍办理交接手续,将案涉房产交还给李萍。那么,应当认定在2018年12月23日之前,案涉房产仍由吴海星、林丹丹占有,一审法院判定《房屋租赁合同》于2018年12月23日解除,并判决吴海星、林丹丹支付2018年12月23日之前欠付的租金,是正确的。

二、关于吴海星、林丹丹是否应向李萍赔偿损失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本案中,在双方未协商一致解除合同的情况下,吴海星、林丹丹拒付租金导致合同解除,李萍主张吴海星、林丹丹赔偿损失,符合法律规定。《房屋租赁合同》于2018年12月23日解除,约定的租赁期限到2019年3月17日届满。一审法院酌定吴海星、林丹丹赔偿2018年12月24日至2019年3月17日期间房屋空置的损失,并无不妥。

结合上述分析,吴海星、林丹丹请求判决李萍返还押金,一审法院未予支持,也是正确的。

综上所述,吴海星、林丹丹的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962元(已由吴海星、林丹丹预交),由吴海星、林丹丹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伟

审判员 李  小  丽

审判员 黄  国  辉

二〇二〇年七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冯建辉(兼)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