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张文馨深圳金丽医疗美容门诊部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27 20:20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3民终1833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文馨,女,1980年4月12日出生,土家族,住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维川,广东生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云飞,广东生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金丽医疗美容门诊部,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南湖街道东门南路3007号3-4层。

法定代表人:张彦芬,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磊,广东深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文馨因与被上诉人深圳金丽医疗美容门诊部(以下简称金丽门诊部)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2019)粤0303民初134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7月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文馨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张文馨的诉讼请求及判令金丽门诊部负担所有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2018年10月21日,张文馨到金丽门诊部进行美容手术。由于张文馨缺乏相关知识,被金丽门诊部连哄带骗做了不知道什么手术,稀里糊涂地通过网络贷款花费101700元做了所谓的手术后,张文馨觉得没有什么效果还花费了大价钱,受到了金丽门诊部的欺诈,网络贷款平台总是打电话骚扰,张文馨及其整个家庭被搞得不得安宁。二、金丽门诊部没有向张文馨告知手术费用,存在欺诈。张文馨到金丽门诊部进行美容手术时,只知道通过微信网络贷款交了2万元,张文馨以为手术就是2万元,金丽门诊部莫名其妙地给张文馨5万元的收据,张文馨问金丽门诊部工作人员什么意思,该工作人员也没有告知,直到很多网络贷款平台打电话给张文馨家属要求还款时才知道因美容手术而贷了很多款,张文馨一家都蒙了。2018年11月26日,张文馨与其妹妹张文华到金丽门诊部询问,金丽门诊部在警察的督促下才交给张文馨两张共计101700元的医疗费发票和复印了相关医疗资料,张文馨才知道金丽门诊部因此而收取了高达101700元的手术费,该费用完全超出了张文馨的心理承受范围,金丽门诊部收取101700元的手术费没有与张文馨协商一致,该行为构成法律上的欺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金丽门诊部应当退还张文馨101700元、赔偿张文馨305100元(101700元×3),共计406800元。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张文馨的上诉请求,依法改判。

金丽门诊部辩称,一、张文馨在金丽门诊部做医疗美容是经双方充分沟通后确定的,包括手术部位、方案、费用等,其同意消费后,金丽门诊部才开具处方笺由其去收费室办理交费手续。张文馨称金丽门诊部未告知其手术费用,完全与事实不符。张文馨到金丽门诊部要求做自体脂肪丰脸手术时告知金丽门诊部,其于2016年在其他医疗美容机构做过自体脂肪丰脸手术。因此,张文馨是有医疗美容消费经验的顾客。张文馨与金丽门诊部工作人员详细沟通了美容方案、价格、手术时间及可能产生的风险等内容后,其同意消费。金丽门诊部按程序开出了处方笺给张文馨,处方笺上面列明项目和应交费用。张文馨交费后,金丽门诊部按程序为其实施了医疗美容手术。手术顺利完成后,当时张文馨没有异议。张文馨称其缺乏相关知识,金丽门诊部没有告知其手术费用,金丽门诊部存在欺骗行为,均与事实不符。金丽门诊部没有隐瞒任何影响交易的真实情况,也没有告知张文馨任何虚假的情况,不存在欺骗张文馨消费的情形。二、金丽门诊部没有任何欺诈行为,且已按约定为张文馨提供了医疗美容服务,张文馨要求退还医疗费并支付三倍医疗费的惩罚性赔偿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涉案美容项目都是张文馨自行决定消费的,美容项目完成时,其对手术满意,没有提出任何异议,金丽门诊部没有欺诈行为,不应承担欺诈的法律责任。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张文馨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金丽门诊部向张文馨退还101700元、赔偿305100元(101700元×3),共计406800元;2.判令金丽门诊部负担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8年10月21日,张文馨在金丽门诊部进行医疗美容,金丽门诊部出具的手术通知单及处方笺显示张文馨进行的手术项目及价格为:1.自体脂肪填充(前额、印堂、额眉角、太阳穴、发际线、泪沟、苹果机、鼻基府、鼻梁、上眼窝、下巴、prp),金额46800元;2.中、下面部线雕提升,金额42800元;3.小V脸单次,价格6800元;4.注射除皱鱼尾纹单次,价格3600元;睡检,价格1700元。以上项目合计费用101700元。张文馨在《美容手术同意书》、《病历表》落款处签名,并通过微信微粒贷贷款22000元、银花花贷款3万元、任卖贷款5万元向金丽门诊部支付医疗费101700元,同时张文馨在《分期付款温馨提示》落款处签名,表示自愿选择分期付款方式支付医疗费用,承诺按期还款,由此而产生的一切违约责任与金丽门诊部无关。

张文馨主张在金丽门诊部咨询后,稀里糊涂地同意进行手术,缴费时并不清楚自己缴纳的费用金额,手术采取睡麻方式,其在手术过程中也不知道金丽门诊部为其进行了什么手术,金丽门诊部为其进行手术的相关材料均是在事后其到金丽门诊部索要而得。

张文馨向一审法院申请对金丽门诊部为其进行的手术项目及项目价格进行鉴定,后以相关举证责任应由金丽门诊部承担为由撤回鉴定申请。

庭审中,张文馨称缴费时有人自称是操作员,其签名后提供了身份证,由操作员操作使用其手机办理了相关贷款,之后金丽门诊部前台为其开具发票,金额为5万元,其对金额提出异议,但前台人员表示不清楚。经一审法院询问,张文馨表示当时金丽门诊部出具的发票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无法提供。

金丽门诊部主张其为张文馨进行的手术项目及费用情况均已在手术前与张文馨进行了协商,并向张文馨明确告知,张文馨因没有足够款项缴纳医疗费用自愿选择而向第三方贷款机构借贷消费,第三方贷款机构的操作员并非其工作人员,其也善意地提醒张文馨应当按时向第三方贷款机构还款,张文馨通过贷款缴清医疗费用后,其也开具了发票并当场交给张文馨,且其为张文馨进行了双方沟通确认的全部手术项目,故不存在隐瞒和欺骗的情况。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为医疗服务合同纠纷。张文馨主张金丽门诊部未为张文馨进行相关手术项目存在欺诈、收费价格过高,应就金丽门诊部存在欺诈及违约行为提供证据予以佐证,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不同于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故相关举证责任应由张文馨承担。张文馨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手术通知单中的手术项目并非张文馨自愿接受,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金丽门诊部未为张文馨进行上述手术项目,张文馨在手术前足额缴纳了医疗费用,应视为张文馨对金丽门诊部进行的医疗美容项目价格予以认可,故一审法院对张文馨关于金丽门诊部存在欺诈行为的主张不予采信,对张文馨要求金丽门诊部退还手术费用并予以三倍赔偿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张文馨主张第三方贷款机构涉嫌诈骗的问题,因不属于本案的处理范围,张文馨可向有权机关另寻法律途径解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张文馨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701元,由原告张文馨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异议。

本院另查明:二审中,张文馨称:手术之前,双方协商的费用是2万元左右,当时其没有资金,其于2018年10月21日14时57分52秒网上成功贷款22000元,15时0分13秒支付双方约定的21700元,其自始至终认为美容费用就是22000元。网贷公司电话催款之后,其于2018年11月26日在其妹妹张文华的陪同下到金丽门诊部理论,在警察的督促下,其才得到101700元医疗费票据两张和复印了相关医疗资料,之前从不知道美容项目和高达10多万元的美容费用。因此,金丽门诊部在张文馨接受医疗美容服务过程中没有按照公平、公开、自愿、诚实信用原则与张文馨协商,而是采取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张文馨作出了错误的意思表示,且至今金丽门诊部也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双方对价格和服务内容协商一致,构成欺诈。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六十八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由此可见,一方当事人由于另一方当事人的故意的错误陈述,发生认识上的错误而为意思表示,方构成因受欺诈而为的民事行为,也就是说,构成欺诈行为必须具备以下四个要件:1.欺诈人有欺诈的故意;2.欺诈人实施了欺诈行为;3.被欺诈人因欺诈而陷入认识错误;4.被欺诈人因认识错误而为意思表示。

本案中,张文馨以金丽门诊部未为其进行相关医疗美容项目及收费价格过高的行为构成欺诈为由诉请金丽门诊部承担“退一赔三”的惩罚性赔偿责任,故本案为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不同于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张文馨对金丽门诊部的行为是否构成欺诈及违约行为承担举证责任,但:一方面,张文馨提交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手术通知单中的手术项目并非其自愿接受,且其未能提交证据证明金丽门诊部未为其实施上述手术项目。另一方面,通常情况下,贷款手续比较繁琐,张文馨在手术前以向第三方贷款机构进行多笔贷款的方式足额缴纳医疗费用,在此过程中,其有充分时间考虑医疗美容项目价格的问题,应视为其对医疗美容项目价格予以认可;同时,张文馨关于贷款系金丽门诊部工作人员使用其手机办理贷款手续的主张,既与常理不符,且其提交的现有证据也不足以证明金丽门诊部工作人员实施了不法行为,再者,张文馨主张相关人员涉嫌诈骗的问题,不属于本案处理范畴,其可向有权机关另循法律途径解决;综上,本案情形不符合欺诈的构成要件,张文馨的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驳回其诉请,是正确的。

综上所述,张文馨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402元,由上诉人张文馨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伟

审判员 黄国辉

审判员 李小丽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二日

书记员 陈金洁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