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叶梓聂艳锋委托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27 20:39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3民终957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叶梓,男,汉族,1970年10月17日出生,住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苏科,广东恒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聂艳锋,男,汉族,1980年5月22日出生,住河南省扶沟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楚洲,广东宝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李乐,男,汉族,1983年12月15日出生,住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

上诉人叶梓因与被上诉人聂艳锋、原审被告李乐委托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7民初1414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4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叶梓上诉请求:一、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二、判令由被上诉人承担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对证据及事实选择性偏听偏信,致使判决结果对上诉人极为不公平,为维护上诉的合法权益,上诉人依法上诉。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1、一审认定“被告叶梓向原告出具收据,被告叶梓庭后撤回笔迹鉴定申请”是错误的。一审中,上诉人叶梓仅申请对合同签字的真实性进行笔迹鉴定,并无对收据申请笔迹鉴定,且庭后上诉人撤回的是对合同“叶梓”签字的笔迹鉴定。而一审法院错误的认定为上诉人是撤回对收据的笔迹鉴定,进而认定“因被告叶梓放弃对笔迹申请鉴定,本院认可原告持有叶梓出具的收据”,这属于事实认定错误。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在于上诉人叶梓是否收到被上诉人的款项,在收据的真实性无法确认的情况下,不应简单的认定为是上诉人出具的,进而认定为被上诉人已经履行了合同义务。2、上诉人叶梓从未委托原审被告李乐代为收取涉案定金100000元,《合作协议》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被上诉人应直接向上诉人支付定金,如果被上诉人认为李乐是有权代理,被上诉人应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上诉人的授权行为,否则,被上诉人向李乐转账的行为,只能认定是被上诉人希望李乐代为转交该定金的行为。而一审法院认定“再次,两被告的微信中被告叶梓称‘明天如果冇打款把合同收回来’,根据字义显示是要李乐确定原告有无打款,这说明叶梓知晓定金是打入被告李乐账户中的”,而根据两被告的微信中的聊天记录,完整的记录应为“2018年4月16日下午16:06分,叶梓:他什么意思,什么时候愿意交钱?李乐:不是很清楚他,等他愿不愿意交上来,如果交叫他打入你的账户给你。2018年4月16日晚上21:39分,叶梓:明天如果冇打款把合同收回来”,根据完整的记录可以知道,无论是李乐还是上诉人,均是表示要被上诉人将钱打入上诉人的账户,上诉人没有委托李乐收款的意思表示,李乐也无代为收款的意思表示。另外,被上诉人并未提交相关的证据证明李乐是有权代理,被上诉人向李乐转账的行为只能认定是被上诉人希望李乐代为转交该定金的行为,而不能认定为是李乐代收定金的行为。3、根据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合作协议》,李乐仅是一个中介,主要是抽取卖房佣金,其并非是上诉人的代理人或者是被上诉人的代理人,李乐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起到的作用仅是一个中间人,除非有证据证明其具有授权,否则李乐并不能代表上诉人或者被上诉人接收任何款项。二、本案中被上诉人存在重大过错。被上诉人应将定金直接支付至上诉人账户,而不应该在合同未约定可以将定金支付给指定第三人,且未检查李乐授权的情况下将定金支付到中间人李乐账户。被上诉人应当自行承担因自己重大过错将定金错误支付给李乐的责任。

被上诉人聂艳锋答辩称:一、上诉人未对《合作协议》申请鉴定,撤回的是《收据》的笔迹鉴定。首先,在一审中,上诉人已经确认《委托协议》签名属实,既然上诉人确认了《合作协议》签名的真实性,没有理由对《合作协议》笔迹申请鉴定。上诉人在上诉状称“叶梓仅申请对合同签字的真实性进行笔迹鉴定”明显不合常理,也与其在一审中的陈述自相矛盾,由此确定,上诉人撤回的鉴定申请,是指撤回《收据》笔迹鉴定的申请。其次,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上诉人主张收据不是其签署,但上诉人一审庭后撤回笔迹鉴申请,也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该主张,上诉人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应视为对《收据》的认可。因此,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庭后撤回《收据》笔迹鉴定申请,事实认定清楚。二、上诉人与李乐之间存在委托或代理关系。首先,上诉人、被上诉人是通过李乐介绍认识,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署《合作协议》后,也是由李乐代上诉人向被上诉人交付《合作协议》、《收据》,足以证明上诉人与李乐之间存在委托或者代理关系。其次,李乐在一审中陈述:收被上诉人的钱是基于与上诉人之间的内部关系。另根据上诉人与李乐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上诉人对李乐说:“明天如果没有打款把合同收回来”可以看出,叶梓将《合作协议》及收据交付给李乐,并指示李乐向被上诉人收款。最后,根据被上诉人陈述:签合同当天,三方均在场,因为被上诉人身上并无足够现金,故在合同签订后,上诉人将合同交由李乐保管,表示由李乐代为收钱后将合同收据交付被上诉人。被上诉人于李乐之间的聊天记录也反映一直是通过李乐处理与上诉人之间关于《合作协议》的相关履行事宜。因此,根据上述证据,足以认定上诉人与李乐之间存在委托或代理关系。三、被上诉人不存在过错。根据上述第二点内容可知,李乐代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收取定金是基于与上诉人之间的内部关系,上诉人在合同签订当天也表示李乐代为向被上诉人收取合同定金并交付合同。因此,被上诉人并不存在过错。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恳请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李乐未发表答辩意见。

原告聂艳锋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依法确认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于2018年7月20日自动终止;二、两被告立即向原告退还定金100000元及逾期退还利息(以100000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8年7月21日计至全部定金退还之日,暂计至起诉日利息为500元);三、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保全费、公告费。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8年4月16日原告与被告叶梓签订《合作协议》,协议内容为“乙方(原告)委托甲方位于龙岗区某街道某路段某城二楼商铺购买及银行贷款有关事项,项目为三栋独立商铺,面积125.33平方,每个铺实收总额4300000元”,权利义务“甲方收集齐乙方相关购房资料,乙方一次性交100000元定金,协找银行将该商铺抵押贷款。甲方先将商铺垫资过户到乙方名下(商铺号242号),甲方收到定金后四个月内办理好所有抵押贷款放款手续”,“如贷款金额不足或没办法完成贷款,本合同自动终止,甲方无条件退还定金,乙方配合甲方完成剩余的过户手续。本合同自签字之日起生效,如在规定时间2018年7月20日未能完按揭放款手续,出现违约责任本合同自动终止;。”。同日,原告将100000元定金转账给被告李乐并备注“聂艳锋”。被告叶梓向原告出具收据,被告叶梓庭后撤回笔迹鉴定申请。被

被告李乐与被告叶梓的微信聊天记录中,2018年4月16日叶梓对李乐称“明天如果冇打款把合同收回来”。2018年4月18日李乐将涉案协议被撕毁的照片发给被告叶梓。2018年6月11日原告在广东省龙岗公证处委托两被告作为受托人负责办理涉案房产的购买(受让)事宜。被告李乐庭后出具书面意见,认可其应退还100000元定金的责任。

以上事实,有合作协议、银行流水、当事人陈述等予以证实,经庭审质证,足以认定。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叶梓签订的《合作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双方应当按照协议内容履行各自的权利义务。现案件争议的焦点在于,涉案合同有无生效或者是否终止问题。被告叶梓辩称因定金100000元当日下午未打入其账户已经导致合同作废,法院认为,首先,协议并未约定此生效条件;其次,原告当日已将定金打入被告李乐的账户中,因被告叶梓放弃对笔迹申请鉴定,法院认可原告持有叶梓出具的收据;再次,两被告的微信中被告叶梓称“明天如果冇打款把合同收回来”,根据字义显示是要被告李乐确定原告有无打款,这说明叶梓知晓定金是打入被告李乐账户中的,综上,被告叶梓关于“合作协议签名属实,但是被被告李乐欺骗,其代理人不知道内情,收据真实性和签名不能确定,两被告之间没有任何口头约定,总共签了两份合同,约定当天下午打钱到被告叶梓账户,过了一周后钱没有到账,被告叶梓叫李乐拿回合同,李乐当着面撕了合同,但被告叶梓没有注意到是否是原件。李乐是否收到钱也不清楚,庭前李乐致电表示钱虽收到但已经花掉,还说会自己搞定,不关被告叶梓的事”的辩论意见不能成立,涉案合同生效且原告已经履行了合同义务。被告李乐确认与原告也系委托关系,也认可其退还定金的责任,因两被告未履行合作协议的义务,《合作协议》依约于2018年7月20日自动终止,两被告应当向原告退还定金,两被告至今未退还,给原告造成了损失,原告诉请自2018年7月21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于法不悖,法院予以支持。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九十一条、第四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确认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合作协议》于2018年7月20日自动终止;二、被告李乐、叶梓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告聂艳锋退还定金100000元及逾期退还利息(以100000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8年7月21日计至款项付清之日止)。如被告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受理费1155元、保全费1020元(原告均预交),由被告叶梓、李乐负担2175元,两被告应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迳付原告)。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庭审中,被上诉人称:“《收据》是上诉人签字”;上诉人称:“我方庭后提交申请鉴定”。被上诉人称:“鉴定的内容为《合作协议》上的签名、捺印和《收据》上的签名、捺印是否为一人作为”;上诉人称:“鉴定的内容和被上诉人一致;上诉人确认本人在《合作协议》签名”。同时,法院要求上诉人在庭后三天内提交鉴定申请书,但上诉人未提交;另被上诉人于2018年6月11日在深圳市龙岗公证处办理编号为【(2018)深龙证字第8405号】的公证书,公证事项为委托,即公证被上诉人于2018年6月17日出具的《委托书》,内容为:其拟受让(购买)位于深圳市××龙岗镇某城4栋242房,现委托受托人叶梓、李乐为我的代理人,可以独立以我名义在代理期限(2018年6月11日至2018年12月11日)内办理委托事项等。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是委托合同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叶梓应否对退还被上诉人定金承担责任。上诉人叶梓上诉主张,原审认定其庭后撤回收据的笔迹鉴定申请错误,被上诉人聂艳锋将定金支付原审被告李乐,存在过错,责任由其自身承担。本案中,虽然本案所涉的位于深圳市龙岗区某街道某路段某城二楼商铺(242号)的购房定金100000元,被上诉人是于2018年4月16日通过银行转给原审被告李乐,但根据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于2018年4月16日签订的《合作协议》约定,被上诉人是委托上诉人办理购买上述房产以及银行贷款有关事项,被上诉人于2018年6月11日在深圳市龙岗公证处办理《委托书》公证的内容亦是为拟受让(购买)上述房产委托受托人叶梓、李乐为代理人,故在上诉人未按《合作协议》约定的期限即2018年7月20日前完成按揭放款手续的情形下,被上诉人主张按《合作协议》约定自动终止以及上诉人、原审被告李乐应退还其购房定金并支付利息,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在原审中对《合作协议》上的签名予以确认,故上诉人对《收据》上的签名、捺印是否申请司法鉴定,并不影响本案的定性。对此,上诉人该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该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310元(由叶梓预交),由上诉人叶梓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伟

审判员 李小丽

审判员 黄国辉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日

书记员 彭镘羽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