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尚春梅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27 21:17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3民终1368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河南省周口市五一路与太昊路交叉口中国铁建东来尚城3、6号楼之间1-2层商铺。

负责人:于晓楠,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俊弘,湖南公言(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胜春,湖南公言(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尚春梅,女,1968年1月18日出生,土家族,身份证住址湖南省桑植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丽群,广东卓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刘蒙恩,女,1985年7月24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河南省淮阳县。

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产险周口公司)与被上诉人尚春梅、原审被告刘蒙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7民初1122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平安产险周口公司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二、判令各方合理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等费用。事实和理由: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据《关于广东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的纪要》附件1《广东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试行)》“1、医疗费:过度医疗、挂床、贵宾医疗等不合理费用不计入赔偿范围;5、护理费:可以申请司法鉴定,根据鉴定意见书认定。”一审法院按照尚春梅提交的《龙岗中心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书》、《出院记录》,认定尚春梅的住院天数为222天,住院期间留陪护一人,该院并以此认定尚春梅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医疗费合计为108384.51元(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垫付94568.23元,刘蒙恩垫付3459.6元,尚春梅自行垫付10356.68元。其中非医保用药费用约为1056.42元、与本次交通事故不存在关联的医疗费为586.9元,该院已依法扣除)。另,一审法院认定住院伙食补助费为22200元(222天*100元/天)、护理费为33300元(150元/天*222天)、交通费为6660元(222天*30元/天),上述认定金额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明显不合理。本案尚春梅起诉主张住院222天、护理期222天、误工期312天,明显不符合客观事实,平安产险周口公司依法申请一审法院对尚春梅因交通事故产生腰1、4椎体压缩性骨折的医疗终结期、护理期、误工期天数进行鉴定,该院予以准许,通过摇珠共同委托广东龙城司法鉴定所对尚春梅进行鉴定,广东龙城司法鉴定所于2019年1月3日作出【广东龙城司法鉴定所[2018]临鉴字第754号】“六、鉴定意见(一)被鉴定人尚春梅医疗终结期建议为6个月;伤后误工期为150日,护理期为60日”。经双方共同委托的广东龙城司法鉴定所对尚春梅的医疗终结期已经作出了明确的鉴定意见为6个月,护理期也作出了明确的鉴定意见为60日,平安产险周口公司认为尚春梅明显存在过度医疗的情形,过度住院42天(222天-6个月*30天),由此在过度治疗42天期间而产生的不合理费用如医院床位费、护理费等应不计入赔偿范围,但一审法院未查清这一基本事实,因此判决平安产险周口公司承担不合理费用如下:1、医疗费:应扣除尚春梅因过度治疗42天而产生的不合理费用,包括医院床位费、护理费等,具体金额应由法院依法核实;2、多计算不合理住院伙食补助费4200元(22200元-6个月*30天*100元/天);3、多计算不合理交通费1260元(6660元-6个月*30天*30元/天);4、多计算不合理护理费24300元(33300元-150元/天×60天)。

尚春梅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维持原判。理由如下:1、病历中记载了尚春梅住院222天,医嘱住院期间陪护一人,且尚春梅住院期间聘请了专业的护理人员,是已经发生的既定事实。鉴定意见只能作为参考,而不能取代事实;2、粤高法(2018)39号规定:护理费中住院护理的必要证据是住院证明、医嘱;住院伙食必要证据病历资料;交通费的必要证据也是病历资料,庭审中尚春梅已举证完毕,并不是以鉴定意见为准。平安产险周口公司断章取义,引用粤高法(2018)39号附件一.5护理费可以申请司法鉴定,根据鉴定意见认定,该项特指出院护理而非住院护理;3、医药费已扣减并未计算错误。综上所述,二审法院应当维持原判。

尚春梅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决刘蒙恩、平安产险周口公司连带赔偿尚春梅损失共计372097.66元;二、判决以上损失由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优先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后再赔偿其余损失;不足部分由平安产险周口公司根据商业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由刘蒙恩承担赔偿责任;三、判令刘蒙恩、平安产险周口公司承担本案一切诉讼费用及其它一切相关费用。尚春梅在一审庭审中调整总赔偿金为391953.1元,变更残疾赔偿金为211752元,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2992元,增加门诊医药费(起诉后门诊复查费用)1779.8元。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事故发生概况:2017年9月30日11时0分许,刘蒙恩驾驶豫P×××××号车在龙岗区爱南路龙新社区站路段路由北往南方向行驶时,车头与尚春梅驾驶的无号牌两轮自行车车头发生碰撞,造成尚春梅受伤,两车部分损怀的道路交通事故。

二、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结果:交警大队认定刘蒙恩驾车路过斑马线未确保安全让行,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尚春梅不负事故责任。

三、肇事车辆的情况:豫P×××××号汽车的所有权人系刘蒙恩。

四、交强险投保公司:肇事车辆豫P×××××号车已向平安产险周口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险,保险期限均为自2017年2月14日00时起至2018年2月13日24时止,该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平安产险周口公司提交答辩状,称其在交强险范围内已向尚春梅垫付医疗费10000元,在商业三者险内向尚春梅垫付医疗费84568.23元,其中平安产险周口公司直接支付给医院的费用为69568.23元,直接付给尚春梅现金25000元,尚春梅对此予以认可,称该69568.23元不在尚春梅诉求范围内且尚春梅同意将平安产险周口公司支付的25000元在医疗费中予以扣减。平安产险周口公司还称:1、尚春梅主张按城镇居民标准赔偿其损失的理由不成立,因尚春梅为农村户籍;2、尚春梅疾病诊断及医疗费中非交通事故关联性疾病、非社保用药,平安产险周口公司不予赔付;3、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对误工费不予认可,且假使误工费成立,则误工期只能计算至定残前一日;4、尚春梅部分赔偿项目请求金额畸高,请法院应予以调整。

五、医疗费:10356.68元。尚春梅提交《龙岗中心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书》《出院记录》《广东省医疗收费票据》《出院病人费用明细清单》主张尚春梅因此次交通事故自付医疗费39000元,刘蒙恩、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对此予以认可。尚春梅在庭审中确认,刘蒙恩垫付医疗费3459.6元,其中1459.6元不在其诉求范围内,另2000元尚春梅同意在医疗费中予以扣减;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向尚春梅支付了25000元,尚春梅同意在医疗费中予以扣减。且经广东龙城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广东龙城司法鉴定所【2018】临鉴字第754号)显示,尚春梅《出院记录》中显示的胸腰椎骨质增生、左肾囊肿、左肾结石、颈椎病等与本次交通事故不存在因果关系,尚春梅所用药物中用于缓解上述疾病的费用建议约为586.9元;另,尚春梅所用药物中用于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外伤的药物中非医保用药费用约为1056.42元,上述费用依法应当予以扣减。尚春梅在庭审中增加门诊医药费(起诉后门诊复查费用)1779.8元,尚春梅未提交病例资料相佐证,且刘蒙恩、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对该费用不予确认,该院不予采信。故尚春梅因本次交通事故可得医疗费10356.68元(39000元-25000元-2000元-586.9元-1056.42元)。

七、住院伙食补助费:22200元。根据病例资料,尚春梅的住院天数为222天,故尚春梅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22200元(222天×100元/天)。

八、护理费:33300元。根据尚春梅提供的病历资料显示“住院期间留陪护壹人”,尚春梅住院共222天,故尚春梅的护理费为33300元(150元/天×222天)。

九、营养费:1000元。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书》(粤南【2018】临鉴字第1392号)鉴定意见,尚春梅因本案事故构成的伤残等级为九级,故尚春梅的营养费为500元(5000元×20%)。

十、交通费:6660元。根据病例资料,尚春梅的住院天数为222天,故尚春梅的交通费为6660元(30元/天×222天)。

十一、伤残赔偿金:211752元。尚春梅提供《变更(备案)通知书》《社保清单》证明尚春梅自2011年5月至今一直在深圳工作。对尚春梅提供的《社保清单》,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刘蒙恩不认可其关联性。该院认为,尚春梅提交的《变更(备案)通知书》显示,尚春梅现所在单位深圳市建恒实业有限公司变更前名称为深圳市日昌建恒家具有限公司,与其提交的《社保清单》一致。尚春梅提交的《社保清单》显示深圳市日昌建恒家具有限公司自2012年8月份至今一直为尚春梅购买社保。上述证据可证实尚春梅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故应当适用城镇标准。经深圳市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鉴定,《司法鉴定意见书》(粤南【2018】临鉴字第1392号)显示尚春梅因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的伤残等级为九级。根据2018年广东省人身损害赔偿标准,上一年度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2938元/年,故尚春梅的伤残赔偿金为211752元(52938元/年×20年×20%)。

十二、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根据尚春梅的伤残等级,尚春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20000元(100000元×20%)。

十三、误工费:25500元。尚春梅提交《劳动合同书》《变更(备案)通知书》《深圳农村商业银行活期对账单》《社保清单》证明其在深圳市建恒实业有限公司(变更前名称深圳市日昌建恒家具有限公司)工作,担任封边师傅一职,其每月工资约为5100元,深圳市建恒实业有限公司在尚春梅发生交通事故后停发尚春梅的工资。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刘蒙恩对《劳动合同书》真实性予以认可,但称劳动合同的起始时间为2017年8月25日,距离事故发生时间2017年9月30日只有一个月,且其无用人单位盖章;且尚春梅提供的《深圳农村商业银行活期对账单》显示尚春梅在事故发生后还存在工资收入,故其不存在误工损失。一审法院认为,《证明》显示深圳市建恒实业有限公司在尚春梅发生交通事故后停发尚春梅的工资,《深圳农村商业银行活期对账单》显示尚春梅在事故发生后的工资收入为8月份工资,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刘蒙恩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应承担举证不力的后果,故该院对尚春梅的证据予以采信。关于误工期,根据《广东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医嘱与司法鉴定意见不一致的,一般以鉴定意见为准。故经广东龙城司法鉴定所鉴定,广东龙城司法鉴定所【2018】临鉴字第754号《鉴定意见书》显示,尚春梅误工期为150天,故尚春梅的误工费为25500元(5100元/月÷30天/月×150天)。

十四、伤残鉴定费:3276元。根据尚春梅提交的《深圳增值税普通发票》显示尚春梅因本次事故花费鉴定费3276元,平安产险周口公司提交的《深圳增值税普通发票》显示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因本次事故花费鉴定费4680元,上述鉴定费用均由平安产险周口公司承担(尚春梅垫付3276元)。

十五、被扶养人费用:22992元。尚春梅向一审法院提交了《证明》《身份证》《常住人口登记卡》显示尚春梅父亲蒋祖明,于1950年2月14日出生,有子女四人。目前年老多病,由子女供养。刘蒙恩、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对上述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称其无公安机关盖章确认。该院认为,尚春梅提交的《证明》有桑植县河口乡以咱村村委会及桑植县河口乡盖章确认,《身份证》《常住人口登记卡》经法庭核对与原件一致,故尚春梅提交的上述证据该院予以采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8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抚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深圳市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38320元/年,故尚春梅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2992元[38320元/年×12年÷4人×20%]。

综上,尚春梅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损失计357036.68元。

一审法院认为,涉案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刘蒙恩负此次交通事故全部责任,尚春梅不负事故责任,该院予以确认。平安产险周口公司作为肇事车辆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险的承保公司,依法应在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险的限额内向尚春梅赔偿,故尚春梅各项应得赔偿应由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及商业第三者险赔偿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已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向尚春梅支付了69568.23元,在商业第三者险赔偿限额内向尚春梅支付了25000元。故本案赔偿款由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在交强险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40431.77元、在商业第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316604.91元。刘蒙恩已垫付款项,可通过保险理赔另行处理。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一、平安产险周口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在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内支付尚春梅赔偿款计40431.77元,并在交强险限额内优先支付尚春梅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二、平安产险周口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支付尚春梅赔偿款计316604.91元;三、驳回尚春梅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3441元,由尚春梅承担139元,由平安产险周口公司承担3302元。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广东龙城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认为(一)尚春梅医疗终结期建议为6个月,伤后误工期为150日,护理期为60日;(二)尚春梅胸腰椎骨质增生、左肾囊肿、左肾结石、颈椎病等与本次交通事故不存在因果关系;(三)尚春梅所用药物中用于缓解外伤所加重的胸腰椎骨质增生、左肾囊肿、左肾结石、颈椎病等疾病的费用建议为586.9元,用于治疗外伤的药物费用约5282.1元;(四)尚春梅所用药物中用于治疗外伤的药物的非医保用药费用约为1056.42元。

本院认为,鉴定意见认为医疗终结期为6个月、护理期为60日,是根据尚春梅因案涉道路交通事故受到的损伤、治疗及恢复情况,参照《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治疗终结时间》、《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之规定作出的专业意见。鉴于尚春梅住院治疗期间,存在治疗案涉道路交通事故造成的损伤之外疾病的情况,本院认为医疗终结期、护理期应以鉴定意见为准。此外,一审法院依据鉴定意见对医疗费作了相应扣减,未有证据证明还有应扣减的金额,平安产险周口公司主张再扣减不合理的医疗费,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住院伙食补助费应为18000元(100元×6个月×30天)、交通费应为5400元(30元×6个月×30天)、护理费应为9000元(150元×60天)。尚春梅各项损失合计应为327276.68元。平安产险周口公司应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付40431.77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内赔付286844.91元。

综上所述,平安产险周口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7民初1122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7民初11229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三、变更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7民初11229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支付被上诉人尚春梅286844.91元;

四、驳回被上诉人尚春梅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平安产险周口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6882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减半收取3441元(已由尚春梅预交),由尚春梅负担412元,由平安产险周口公司负担3029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44元(平安产险周口公司预交803元),由尚春梅负担;多预交的259元,由本院退回给平安产险周口公司。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迳付预交费用的胜诉方,法院无需另行退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伟

审判员 李  小  丽

审判员 黄  国  辉

二〇一九年九月五日

书记员 冯建辉(兼)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四条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人身伤亡”,是指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的生命权、健康权等人身权益所造成的损害,包括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各项损害。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财产损失”,是指因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的财产权益所造成的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八条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权,不得让与或者继承。但赔偿义务人已经以书面方式承诺给予金钱赔偿,或者赔偿权利人已经向人民法院起诉的除外。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第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受害人因伤致残但实际收入没有减少,或者伤残等级较轻但造成职业妨害严重影响其劳动就业的,可以对残疾赔偿金作相应调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第十条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