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陈跃雄伟房地产开发深圳有限公司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26 14:08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03民终2196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跃,男,汉族,1982年6月26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子孺,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兵兵,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雄伟房地产开发(深圳)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福华路嘉汇新城汇商中心1509,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769160222N。

法定代表人:赵世曾,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静怡,广东联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婷婷,广东联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陈跃因与被上诉人雄伟房地产开发(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雄伟公司)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6民初1071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跃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2、改判驳回雄伟公司一审全部诉讼请求;3、雄伟公司承担本案一、二审全部诉讼费。

事实和理由:一审对认定事实有重大遗漏,对违约责任认定错误。一、原审中陈跃已经提供证明雄伟公司迟延备案的证据以及银行回复的合同备案为放款前置程序的内容,原审法院判决书中未说明,对于雄伟公司迟延办理预售备案的时间未进行查明。同时,在判决书中对于雄伟公司迟延备案的时间未进行扣除,属于重大遗漏。二、原审法院无正当理由拒绝陈跃将按揭银行追加为第三人的申请,原审判决对于“按揭贷款发放迟延原因”这一关键事实未予查明,有重大遗漏。实际上“按揭贷款发放迟延原因”是本案的重要关键,因为其关系陈跃是否存在迟延付款以及相应的迟延是否因为陈跃的原因所造成。按揭银行参加庭审活动对于前述案件争议事实的查明有重大利害关系。三、关于迟延付款违约责任的认定,综合各银行的回复函内容及客观事实,陈跃不存在任何违约行为,不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四、退而言之,如果是因为第三方按揭银行原因导致放款存在迟延,那么因所有按揭银行均是由雄伟公司指定,陈跃也不应承担迟延付款的责任。五、即便二审法院查明按揭贷款迟延发放的原因全部可归责于陈跃,雄伟公司明知按揭贷款发放迟延,仍于2016年10月底向陈跃发出《入伙通知书》,系雄伟公司对于自己权利的处分,视为对陈跃付款行为的认可和接受,且迟延放款情形未给雄伟公司造成实质不利影响,陈跃不需要承担违约责任。

雄伟公司辩称,一、依据预售合同的约定,业主应当60日内支付完毕剩余购房款项,否则应当自行承担违约责任。银行出具的关于《协助调查函》相关事项的回复中已明确出卖人所需提交的资料清单,且雄伟公司也已提交齐全资料,已履行相关的提交材料的义务。业主在预售合同约定的付款临近或之后才同银行签订贷款合同,业主应当自行承担迟延付款的违约责任。贷款的相关资料是在提交贷款审批之前就已经全部交齐,实践中多是因为银行需要根据回款情况或者贷款排队情况决定何时放款,但均与雄伟公司无关。二、贷款合同与购房合同系不同的法律关系,雄伟公司已分别履行了两个合同约定的义务,不存在违约的情况。三、银行是否放款主要审批业主的贷款资质,且银行内部审批也需要相应的时间,不能排除系因业主自身的原因导致银行的放款时间超过了业主应当向雄伟公司支付尾款的时间。预售合同中明确约定了“出卖人仅协助办理按揭手续,不承担任何责任和义务”,因此各业主应自行承担逾期付款的违约责任。

雄伟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陈跃向雄伟公司支付延期付款违约金人民币20922元;2、判决本案诉讼费用由陈跃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月10日,雄伟公司与陈跃双方签订《深圳市房地产买卖合同(预售)》,合同约定:陈跃购买雄伟公司位于深圳市××××路北侧的房地产项目中1栋B座10B房,购房总价款4536893元,签订本合同之日起0日内首期支付购房总价款的30%即1366893元,签订本合同之日起60日内办理银行贷款并向雄伟公司支付剩余价款3170000元;陈跃自行办理按揭贷款手续,雄伟公司应在签订合同之日起3日内,将申请银行按揭贷款需由雄伟公司提供的证件资料交付陈跃或陈跃指定的第三人;陈跃未按本合同约定的时间付款,逾期在90日内(合90日)的,自约定的应付款期限届满之次日起至实际全额支付应付款之日止,陈跃应按日向雄伟公司支付逾期应付款万分之三的违约金。陈跃向雄伟公司支付了首期款之后,于2016年4月1日支付剩余购房款3170000元。另查明,陈跃主张逾期付款原因系银行发放贷款迟延、陈跃不存在过错,一审法院在诉讼过程中向相关银行去函调查,但银行的回复未明确贷款迟延发放的原因。

一审法院认为,雄伟公司与陈跃双方于2016年1月10日签订合同,根据约定陈跃应当于2016年3月10日或之前支付剩余购房款,但其于2016年4月1日支付,逾期22天,雄伟公司诉请陈跃按照约定的每日万分之三给付逾期付款违约金,符合法律规定。陈跃主张逾期付款原因系银行发放贷款迟延、陈跃不存在过错,一审法院在诉讼过程中向相关银行去函调查,但银行的回复未明确贷款迟延发放的原因,故陈跃的该主张证据不充分,一审法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陈跃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雄伟公司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20922元。如果陈跃未按该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323元,由陈跃负担。

本院查明,一审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2018年10月16日,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景苑支行向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函复称雄伟公司于2016年2月26日提交涉案的备案合同。

本院认为,陈跃与雄伟公司签订的《深圳市房地产买卖合同(预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规定,应当认定合法有效,双方应当依约履行。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陈跃是否应当对雄伟公司迟延收到剩余房款承担违约责任。根据双方买卖合同第六条的约定,雄伟公司应当在签订合同之日起3日内,向按揭贷款银行提交证件资料。根据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景苑支行的复函,雄伟公司于2016年2月26日向其提交备案合同。在雄伟公司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向按揭贷款银行提交备案合同时间的情况下,本院采信按揭贷款银行出具的复函,认定雄伟公司向按揭贷款银行提交备案合同的时间为2016年2月26日,比合同约定的时间迟延43天。雄伟公司于2016年4月1日收到剩余房款,比合同约定的时间延迟22天。雄伟公司迟延收到剩余房款系其自身违约行为导致,其要求陈跃承担违约责任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陈跃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因二审中出现新的证据,本院对一审判决作出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6民初10715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雄伟房地产开发(深圳)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323元,均由雄伟房地产开发(深圳)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赖  秋  姗

审判员 张  秀  萍

审判员 朱    宽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郭有志(兼)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