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王岳西扈玉航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26 13:58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3民终1026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岳西,男,汉族,1957年2月17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君林,广东尚玖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世杰,广东尚玖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扈玉航,男,汉族,1966年3月9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晓艳,广东耀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岳西因与被上诉人扈玉航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2019)粤0303民初45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岳西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扈玉航立即返还王岳西澳大利亚元35000元及相应利息(利息以35000元澳大利亚元等值人民币176425元为本金,按照6%的年利率自2015年1月28日起计算至本金还清之日止,暂计至2018年1月28日为人民币31756.5元);二、扈玉航承担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事实和理由:一、王岳西与扈玉航双方均认可,2015年1月,扈玉航称其外汇承兑额度已用完,要求王岳西承兑35000元澳大利亚元然后汇给扈玉航。王岳西答应其要求,并兑换了35000元澳大利亚元转账给扈玉航。二、王岳西认为,扈玉航在澳大利亚通过电话提出让王岳西承兑外汇并汇给扈玉航的行为应理解为借款行为;但是,扈玉航辩称此为委托行为,其将上述行为分解为王岳西自己跟银行兑换外汇及王岳西将这一外汇汇到扈玉航指定银行账户两个环节,并因其中一个环节为委托而认定双方间的法律关系为委托关系,是对法律关系错误理解。三、扈玉航亦认同需偿还35000澳大利亚元,但其辩称己经归还,但未能充分举证证明其主张,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扈玉航辩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1、王岳西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与扈玉航之间就借贷35000澳元达成了合意,故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2、扈玉航已经向王岳西支付了用于兑换澳元的人民币共计177000元,王岳西诉请返还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在2015年1月28日王岳西将35000澳元转账给扈玉航之前,扈玉航已于2015年1月13日和15日分别通过转账和现金的方式向王岳西支付换汇所需的大部分人民币151000元。后又分别于2015年2月5日和6日以现金的方式支付了2.6万元。3、王岳西诉请的35000澳元已经包含在(2018)粤0303民初13788号案件的诉讼请求中,未获支持后,王岳西又就同一笔款项、同一个当事人提起本案诉讼,违反民事诉讼“一事不再理”的基本原则及民事诚信原则,一审法院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适用法律正确。二、王岳西全然不顾一审法院对其重复诉讼行为的谴责及提醒,在明知将会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情况下仍执意上诉,表明了其恶意诉讼的主观故意,属滥用诉权,浪费司法资源。三、王岳西隐瞒35000元澳币已支付的事实并提起本案诉讼,已涉嫌虚假诉讼。其律师作为本案及上述13788号案件王岳西的代理人,很清楚本案的事实和证据,仍然代理王岳西提起本案诉讼,扈玉航有理由认为其亦涉嫌虚假诉讼。

王岳西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扈玉航立即返还王岳西澳大利亚元35000元及相应利息(利息以35000元澳大利亚元等值人民币176425元为本金,按照6%的年利率自2015年1月28日起计算至本金还清之日止,暂计至2018年1月28日为人民币31756.5元);2、扈玉航承担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王岳西是否构成重复起诉。经查,在该院(2018)粤0303民初13788号王岳西诉扈玉航合伙协议纠纷案件中,已判决驳回王岳西的全部诉讼请求且判决已生效。该院认为,虽然本案的涉案金额确已包含在该案中,但两案诉请的法律关系不同,即诉讼标的并不相同,故本案不构成重复起诉,需进行实体审理。二、王岳西与扈玉航之间就本案是否存在民间借贷关系。扈玉航确认收到王岳西转账的35000澳元,但辩称并非借贷,而是委托王岳西换购澳元,且已分多次以现金或银行转账形式付清等值人民币。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王岳西主张涉案款项是民间借贷,除了支付款项外,其还需就双方达成借贷的合意进行举证,但除了转账凭证外,王岳西未提供其他证据。同时,根据该院(2018)粵0303民初13788号案件查明的事实,王岳西与扈玉航之间自2010年至2017年间有多次银行转账记录,扈玉航认可双方存在其他经济往来。本案中,扈玉航亦主张是委托换汇,故仅有转账凭证不能认定双方存在借贷关系。

至于扈玉航辩称的委托关系,因王岳西与扈玉航之间存在多年资金来往,扈玉航亦认可有其他经济纠纷,故仅凭扈玉航在本案的款项支付情况亦不足以认定是委托。且扈玉航未主张抵扣或提起反诉,故扈玉航举证的支付款项是否确属偿还本案的澳元,该院不作评判。

对于本案涉案款项曾在该院(2018)粤0303民初13788号合伙协议纠纷案件中起诉的情况,王岳西代理人解释为当事人认为都属于合同纠纷,但立案时需确定详细案由,就选择了合伙协议。该院已告知王岳西对法律关系可以有不同理解,但对案件基本事实必须如实陈述,王岳西坚持是扈玉航向其借款。该院认为,合伙协议与民间借贷虽都属于合同范畴,但显然是不同的事实基础、不同的法律关系。就同一笔款项王岳西先以合伙纠纷提起诉讼,未获支持后又以民间借贷进行诉讼,违反民事诚信原则,该院予以谴责,并提醒王岳西如今后继续就同一款项以不同理由起诉将会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前所述,因本案对扈玉航是否已支付涉案澳元的等值人民币不作评判,故以现有证据不能认定为王岳西捏造事实进行虚假诉讼。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七条之规定,判决:驳回王岳西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一审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扈玉航确认收到王岳西转账支付的35000澳元,扈玉航主张系委托王岳西兑换外币,并提交了向王岳西账户转账或存款共15万元人民币的证据,王岳西对该两笔款项的性质未能作出合理解释。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王岳西主张涉案款项是民间借贷,但其提供的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因此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一审判决驳回王岳西的全部诉讼请求,处理正确,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王岳西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423元,由王岳西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赖  秋  姗

审判员 张  秀  萍

审判员 朱    宽

二〇一九年八月六日

书记员 张思懿(兼)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