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林楚雄与深圳市保利物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26 14:30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722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林C雄,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

委托代理人:孙M生,广东深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BL物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南山区5号国人大厦A栋4楼402单元。

法定代表人:古M先,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周华斌,湖南天润合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BL物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JHY花园停车场,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侨城东路XX花园。

负责人:李运。

委托代理人:周华斌,湖南天润合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林C雄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BL物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L公司)、被上诉人深圳市BL物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JHY花园停车场(以下简称JHY停车场)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5)深福法民三初字第5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4月2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林C雄委托代理人孙M生,被上诉人BL公司和被上诉人JHY停车场共同委托代理人周华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林C雄上诉请求:一、撤销福田区人民法院(2015)深福法民三初第574号民事判决,改判JHY停车场、BL公司赔偿林C雄车辆损失9600元。二、JHY停车场、BL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

林C雄系深圳市福田区侨城东路XX花园业主,长期居住此地并凭BL公司的车辆进出管理卡将车辆停放在JHY停车场内。2015年8月1日夜,林C雄持停车卡将所驾驶粤B×××××宝马小轿车停放在JHY停车场指定的停车区域内,次日上午林C雄发现自己停放的小轿车后视镜被盗并遭损坏。林C雄将车辆被毁的情况报JHY停车场后,于当日上午与JHY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向天安派出所报案并向JHY停车场投保的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报案。

林C雄与JHY停车场、BL公司系车辆保管合同关系,林C雄所驾车辆交由JHY停车场、BL公司保管后,JHY停车场、BL公司理应尽心尽责,但JHY停车场、BL公司疏于管理,造成林C雄损失。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JHY停车场、BL公司应全部赔偿林C雄实际损失。一审法院在确认JHY停车场、BL公司与林C雄存在物业管理合同关系的情况下,认为JHY停车场、BL公司应对涉案车辆履行保管义务,但又以林C雄没交停车费为由驳回林C雄的起诉。林C雄认为:林C雄与JHY停车场、BL公司存在的车辆保管合同关系中,JHY停车场、BL公司只要发放停车卡并接收林C雄停车,就应该履行对林C雄的车辆保管义务,JHY停车场、BL公司接收林C雄车辆并存在保管事实后,林C雄车辆在JHY停车场处造成被盗损失,JHY停车场、BL公司应予赔偿。林C雄拖欠JHY停车场、BL公司物业费因JHY停车场、BL公司服务不到位,一直与业主处于纠纷状态,对林C雄拖欠的管理费等JHY停车场、BL公司可以另行主张权力,与本案的损害赔偿无关。且林C雄所欠停车费只有二个月,而不是自2006年以来一直未交。故此,林C雄请求上级法院对一审判决予以改判。

JHY停车场、BL公司辩称,一、涉案车辆被盗,这是林C雄单方的说法,虽然有报案记录,但公安并没有对此进行破案的结论,事实有待进一步核实。二、关于涉案车辆9600元反光镜维修费问题,JHY停车场、BL公司认为作为七座的越野宝马车,应该购买有商业险,既然发生了损失,林C雄就应该报保险理赔。JHY停车场、BL公司即便要确定林C雄的损失,也应该是林C雄在报保险之后确定的损失,但本案中林C雄并没有报保险的记录。关于维修费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证据确凿充分,请求二审法院驳回林C雄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

林C雄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JHY停车场、BL公司共同赔偿林C雄车辆损失9600元;2、JHY停车场、BL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BL公司是JHY花园的物业管理单位。林C雄系JHY花园1栋12E、F单元的业主。

2002年12月20日,深圳市燕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向林C雄发放车位使用证,使用证上注明林C雄车号粤V×××××拥有JHY花园地下停车场第274号车位使用权。凭此证无需缴纳车位管理费,有效期限与租赁合同相同,此证不得转借他人使用。

2006年2月10日,JHY花园业主委员会与BL公司签订《物业服务委托合同》,约定由BL公司对深圳市JHY花园实行物业管理。委托管理事项中包含负责物业规划红线内交通、车辆行驶及停泊、负责保障小区安全监控和巡视等保安工作以及负责收取车辆管理服务费。

2014年8月2日,林C雄拥有的粤B×××××车辆在JHY花园停车场停放时,左、右侧倒后镜片丢失。BL公司向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报保险后,该公司工作人员前往现场查勘,并出具查勘定损记录,但保险公司并未对林C雄车辆后视镜片丢失进行理赔。原因是BL公司投保的物业管理责任保险中公众责任险附加停车场责任条款中免责条款约定车上零部件或附属设备被盗窃、被抢劫、被抢夺属于免责事由。

因为倒后镜片丢失,林C雄购买后视镜片支出9600元,并提交了相应的发票。

原审庭审中,JHY停车场、BL公司主张林C雄自从BL公司入驻涉案小区进行物业管理服务后,林C雄未按照惯例缴纳每月50元的停放服务费。对此,林C雄予以确认,但认为并非是没交,而是因为BL公司提供的物业服务存在质量问题,与多数业主发生争议,造成林C雄缓交停车费,而并不是不交停车费。

一审法院认为,林C雄与BL公司之间存在物业管理服务合同关系。林C雄的车辆停放在金海园花园停车场内,JHY停车场作为物业管理单位的BL公司的下属分支机构,应对涉案车辆履行保管义务。但作为对价,林C雄应向BL公司或JHY停车场支付应由其支付的每月停车费。林C雄作为业主自2006年以来从未向JHY停车场、BL公司支付其应支付的停车费,履行合同亦存在违约的情形。在双方履行合同均有过错的情况下,林C雄要求JHY停车场、BL公司对林C雄车辆倒后镜丢失承担赔偿责任无法律依据,也有违公平原则。对于林C雄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驳回。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林C雄的诉讼请求。原审案件受理费50元(已由林C雄预交),由林C雄负担。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林C雄的车辆倒后镜片丢失时停放于JHY花园地下停车场38号车位,而非林C雄享有车位使用权的274号车位。

BL公司与JHY停车场在二审审理中提交了JHY花园监控画面的照片以及JHY安保编制与监控设备使用情况说明。上述照片显示,JHY花园地下车库出入口及通道均有监控设备。情况说明陈述:“1、JHY现安保编制为13人,分两班制,每班设置固定岗3名,地面巡逻1名,车库巡逻1名、领班1名,巡逻岗对小区实施24小时不定式巡逻签到,且各栋楼层与地库每班不少于4次签到。2、监控设备分路面、地库、电梯三大区域,共计摄像头60个,录像保存时间为30天,并配备监控人员24小时值班。”另外,BL公司在一审审理过程中提交了涉案车辆发生倒后镜丢失当天即2014年8月2日的服务区域巡逻签到表,显示当天涉案小区物业各服务区域均有5至6次不定时巡逻。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林C雄与BL公司之间为保管合同关系还是物业服务合同关系。

林C雄系涉案JHY花园业主,而BL公司系JHY花园的物业服务企业,依据JHY花园业主委员会与BL公司签订的《物业服务委托合同》第二条,业主委托BL公司管理的事项包括了“物业规划红线内交通、车辆行驶与停泊”,而BL公司有权据此向业主收取车辆管理服务费,故双方形成了物业服务合同关系。林C雄主张双方为保管合同关系不当,本院不予支持。林C雄的车辆停放在JHY花园停车场内,故BL公司以及其下属分支机构JHY停车场对涉案车辆有车辆管理服务的义务,林C雄亦应当向BL公司或JHY停车场支付每月的停车费。林C雄自2006年以来从未支付停车费,其行为已构成了违约。

依据上述《物业服务委托合同》第十六条,“(BL公司)应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小区内业主人身和财产的安全、完整和不受损害。如业主的人身、财产受到损害、(BL公司)须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已经采取有效措施竭尽所能地履行其职责。”本案中,林C雄的车辆虽遭受了损害,但该损害并非BL公司或JHY停车场造成,且依据BL公司和JHY停车场提交的证据,JHY地下停车场已配备有效的监控设备,事件发生时BL公司也已进行了合理的巡逻,应当认定BL公司已经采取了有效措施履行其物业服务的职责。另一方面,林C雄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车辆倒后镜的丢失系BL公司和JHY停车场未尽物业管理责任所致,故BL公司和JHY停车场不应再对涉案车辆倒后镜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原审驳回林C雄的诉请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上诉人林C雄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林C雄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赖秋姗

审 判 员  聂 效

代理审判员  王丹妮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林 翘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做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