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宏邦电子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君鑫荣电子有限公司赵君臣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24 09:55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3民终1450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宏邦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沙井后亭第二工业区82号二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30604476X9。

法定代表人:马健雄,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艳玲,广东华商(龙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君鑫荣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龙岗区龙城街道爱联新屯村新屯中路50号新屯大厦804A单元,组织机构代码051538345。

法定代表人:赵君臣,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赵君臣,男,汉族,1970年3月3日出生,住四川省阆中市。

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凤丹,广东斯子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市宏邦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邦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君鑫荣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鑫荣公司”)、赵君臣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7民初1421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宏邦公司上诉请求:一、维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7民初14211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二、撤销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7民初14211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改判被上诉人赵君臣连带支付上诉人宏邦公司货款966182元及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2016年8月19日起计至本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三、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两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依据《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被上诉人赵君臣应对自己财产独立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财产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一审法院将证明股东自己财产独立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财产的举证责任分配给上诉人宏邦公司,举证责任分配错误。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虽然提交了2012年至2015年度的审计报告,但该审计报告并不足以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赵君臣个人财产。第一,四份审计报告的形成时间均为2016年9月29日,均在上诉人宏邦公司2016年9月12日起诉之后,说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并未按照法律规定在每一会计年度终了时进行审计,上述审计报告均是为了应付涉案诉讼而临时委托出具的。第二、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提交的审计报告所供审计的财务资料系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单方提供,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所供审计的财务资料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而且四份审计报告的审计意见均说明“由于贵公司未能提供全面的会计资料,我们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确认2012年度财务报表是否适当,无法对贵公司财务报表在所有重大方面是否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编制,及是否公允反映了2012年度的财务状况以及2012年度的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发表意见”。对于2013至2015年度的审计报告也均有同样的审计意见说明。第三,原审法院查封的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机器设备,以及被上诉人赵君臣多次通过个人账户支付公司的款项,被上诉人赵君臣上述行为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之间的关系,以及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应付上诉人宏邦公司的货款等,在上述审计报告中均未有体现,进一步说明了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提交的审计报告不具有客观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不能够证明被上诉人赵君臣个人财产独立于被上诉人君鑫荣电子有限公司公司的财产。二、上诉人宏邦公司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双方之间自2014年建立业务关系,股东被上诉人赵君臣通常通过个人银行账户向上诉人宏邦公司支付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货款,并在涉案《对账单》上签名,两被上诉人的财产并不独立。被上诉人赵君臣未能举证证明自己的财产独立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资产,依法应对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拖欠上诉人的货款及利息承担连带付款责任。

两被上诉人辩称:一、两被上诉人在一审时向法院提交的2012年度至2015年度会计报表及审计报告,以证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成立时股东履行了如实出资义务,从成立至今每年均有严格且完整的财务会计和审计管理及报表,不存在法定代表人或股东财产与公司财产发生混同的情况,不符合公司人格否定制度。被上诉人赵君臣已经尽到了举证责任,一审质证时上诉人宏邦公司对该审计报告的真实性也是认可的。二、从上诉人宏邦公司提交的证据表明,以及事实上可以表明,被上诉人赵君臣并不存在为逃避公司债务而抽逃转移公司财产,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行为,被上诉人赵君臣作为法定代表人,在盖有公司公章的对账单及付款协议上签名只是履行职务的行为,对账行为也是公司对公司的行为,被上诉人赵君臣既不是担保人也不是保证人,故被上诉人赵君臣不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反而作为法定代表人的赵君臣在公司几乎无法生存的时候,以及银行账户和机器设备被上诉人宏邦公司查封冻结的情况下,多次自己掏腰包发放员工工资,以及支付本案的上诉人宏邦公司的部分货款,以支撑该公司。三、关于上诉状中上诉人宏邦公司提出的被一审法院查封的机器设备为何没有在审计报告中体现出来的回应:首先一审法院在查封扣押清单中有这三台机器设备,被一审法院查封不假,但是并没有显示或确认该机器设备的归属即所有权问题。其次,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注册资本是人民币10万元,本来就是一家外贸公司,经营范围是网上从事电子原器件的技术开发购销,国内贸易货物及技术进出口,经营电子商务,不包括加工生产。所以工厂和工厂里面的机器设备不属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固定资产,被上诉人赵君臣将保留追究上诉人宏邦公司因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的赔偿权利。综上,我国实行公司有限责任制度,《公司法》第3条明确规定,股东以其出资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公司以其全部资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公司法制定有限责任公司的基本立法点是鼓励投资、鼓励创业、设立公司,在股东合法经营,没有恶意损害债权人合法利益的前提下,并不能因为公司经营亏损而将公司应承担的责任转嫁于每位股东或法定代表人。请求法庭驳回上诉人的全部上诉请求。

上诉人宏邦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两被上诉人支付货款966182元及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6年6月1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2、本案诉讼费由两被上诉人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上诉人宏邦公司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之间存在业务往来,上诉人宏邦公司向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供应电子产品,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在上诉人宏邦公司出具的《送货单》上签字确认。2016年6月13日,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向上诉人宏邦公司出具《付款协议》,承诺分期向上诉人宏邦公司支付货款。被上诉人赵君臣也在上述协议上签字确认。2016年8月19日,上诉人宏邦公司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进行对账,确认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欠上诉人宏邦公司货款1086182元,上诉人宏邦公司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均在上述对账单上盖章确认。被上诉人赵君臣分别于2016年9月9日、9月18日、10月26日向上诉人宏邦公司支付货款20000元,截至庭审之日止,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尚欠上诉人宏邦公司货款966182元未支付。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宏邦公司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按照法律规定及约定全面、正确履行各自的权利义务。上诉人宏邦公司向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供应货物,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理应向上诉人宏邦公司支付相应货款966182元及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对账之日即2016年8月19日起计至本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上诉人宏邦公司以被上诉人赵君臣曾多次通过个人银行账户向其支付过货款且在《对帐单》签名为由,要求被上诉人赵君臣对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付款责任,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判决如下:一、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上诉人宏邦公司货款966182元及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2016年8月19日起计至本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二、驳回上诉人宏邦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查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一审期间提交了2012年至2015年度的审计报告。四份审计报告的形成时间为2016年9月29、30日,均在上诉人宏邦公司2016年9月12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之后。2012年度审计报告的审计意见载有“由于贵公司未能提供全面的会计资料,我们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确认2012年度财务报表是否适当,无法对贵公司财务报表在所有重大方面是否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编制,及是否公允反映了2012年度的财务状况以及2012年度的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发表意见”。2013、2014、2015年度的审计报告也均有同样的审计意见。

又查,被上诉人赵君臣一审期间提交了赵君臣名下的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两张。被上诉人赵君臣2016年9月9日、9月18日的分别向上诉人宏邦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健雄的个人账户转账20000元,共计40000元。

本院二审认定,一审判决认定的其他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赵君臣是否应对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涉案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第六十四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公司法对公司人格否认制度的确认,第二十条作为总则部分的规定,适用于一切公司,包括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第六十四条可以理解为对于第二十条适用于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情况下举证责任的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负有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举证义务,否则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中,两被上诉人在一审期间提交了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2012年至2015年度的审计报告,以证明被上诉人赵君臣的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本院认为,四份审计报告不足以证明被上诉人赵君臣个人财产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公司财产相互独立。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在每一会计年度终了时编制财务会计报告,并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经审查,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2012年至2015年度的审计报告于2016年9月29、30日出具。审计时间均在一审法院受理本案诉讼后,不符合前述法律规定的在每一会计年度终了时编制财务会计报告,并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要求。第二,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财务报表虽经审计,但四份审计报告的审计意见均表明,因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提供的财务资料不全面,无法对公司财务报表发表意见。综上,四份审计报告均无法证明被上诉人赵君臣的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

此外,对于被上诉人赵君臣个人账户偿还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欠款的情况,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原始财务凭证没有记载,未依照会计准则在公司2016年度的财务报表予以反映,亦不足以证明公司财产的独立性。

综上所述,本案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上诉人赵君臣的个人财产与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公司财产相互独立,被上诉人赵君臣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对并被上诉人君鑫荣公司的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上诉人宏邦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7民初1421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7民初1421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被上诉人赵君臣对本判决第一项的债务向上诉人深圳市宏邦电子有限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上诉人深圳市君鑫荣电子有限公司、赵君臣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则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7011元,保全费5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4022元,均由被上诉人深圳市君鑫荣电子有限公司、赵君臣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胡  志  光

审 判 员 翟    墨

代理审判员 夏    静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廖嘉颖(兼)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