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沃尔玛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与上海驭翔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24 09:59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1893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沃尔玛(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农林路69号深国投广场二号楼2-5层及三号楼1-12层。组织机构代码:71093685-8。

法定代表人:SeanJohnClarke,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博也,广东圣天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迁爱,广东圣天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驭翔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区练塘镇朱枫公路6186弄8幢14号。组织机构代码:78786631-7。

法定代表人:张加高,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苏悦,上海市新文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沃尔玛(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尔玛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上海驭翔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驭翔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5)深福法民二初字第23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沃尔玛公司上诉请求:1.确认其有权在应付上海驭翔公司1746220.88元的款项中直接扣除上海驭翔公司应向其支付的供应商支持694547.4元、折扣券补偿312528元、降价补偿277569.1元、彩页178216元及联合促销补偿360元,总计1463220.5元,变更原审判决第一项为沃尔玛公司向上海驭翔公司支付款项283000.38元,利息计算基数亦变更为283000.38元;2.维持原审判决第二项;3.一、二审诉讼费由上海驭翔公司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本案争议焦点为COOP协议是否合法有效及沃尔玛公司是否有权从上海驭翔公司的应收货款中以直接扣款的方式收取相应的COOP协议款。涉案COOP协议款共计1806220.50元,涉及80份COOP协议,其中,13份COOP协议无法提供协议版本,涉及金额283000元,33份COOP协议为纸质协议,均有上海驭翔公司公章确认,涉及金额814100元,34份COOP协议为双方通过沃尔玛公司的EDI(电子数据交换系统)签订的在线协议,涉及金额709120.50元。上海驭翔公司在一审庭审中确认了33份COOP纸质协议的真实性,上述协议陆续签订于2010年至2012年期间,明确记载了促销时间、产品以及应由上海驭翔公司承担的促销费用金额,按照常理,如果沃尔玛公司从未履行或基本未履行促销约定,在2010年的COOP协议未履行的情况下,上海驭翔公司显然不可能再签2011年及2012年的COOP协议。根据双方签订的供应商协议及《零售供货链分许可协议》,34份在线COOP协议的打印件与签字盖章的书面协议具有同等法律效力,上海驭翔公司的确认既是对COOP协议费用金额的确认,也是对相应促销活动已经履行的确认,原审未确认34份COOP在线协议的真实性,认定有误。

上海驭翔公司辩称:1.34份C00P协议未加盖上海驭翔公司的公章,真实性无法确认,不应作为定案证据;2.上海驭翔公司虽在其他33份C00P协议上加盖了公章,但对应的费用应当有沃尔玛公司履行协议的对账,沃尔玛公司未就是否履行举证,这些协议实际未履行,沃尔玛公司不应收取协议约定的费用。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本院二审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详见原审判决书)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买卖合同纠纷。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沃尔玛公司是否有权依据34份上海驭翔公司未盖章确认的C00P协议和33份上海驭翔公司盖章确认的C00P协议,从上海驭翔公司的应收货款中扣除相应款项。本院对此分别分析、认定如下:

一、关于沃尔玛公司是否有权依据34份上海驭翔公司未盖章确认的C00P协议,从上海驭翔公司的应收货款中扣除相应款项。沃尔玛公司主张,上述协议系双方通过沃尔玛公司的EDI(电子数据交换系统)签订的在线协议,虽无上海驭翔公司盖章确认,但与签字盖章的书面协议具有同等法律效力。上海驭翔公司对上述协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且认为沃尔玛公司并未实际履行上述协议,而沃尔玛公司未通过公证等方式证明上述协议的真实性,也未举证证明其实际履行了上述协议,故本院对上述协议的真实性以及沃尔玛公司已实际履行上述协议的事实不予确认,对沃尔玛公司提出的其有权依据上述协议从上海驭翔公司的应收货款中扣除相应款项的主张不予采信。

二、关于沃尔玛公司是否有权依据33份上海驭翔公司盖章确认的C00P协议,从上海驭翔公司的应收货款中扣除相应款项。该批协议中,其中一份费用性质为降价、涉及金额为6万元的协议,因上海驭翔公司在原审庭审中确认沃尔玛公司可以扣除该协议项下款项,故原审认定该6万元应从沃尔玛公司应付上海驭翔公司的货款中予以扣除,有事实依据,本院予以确认。其他32份上海驭翔公司盖章确认的C00P协议,涉及金额为754100元。上海驭翔公司确认协议的真实性,但主张沃尔玛公司未实际履行协议,不应收取协议约定的费用。本院认为,双方在上述协议中约定付款方式为“自动帐扣”、“自动从应付账户扣除:公司于供应商签署本协议之日从供应商应付账户扣除本协议项下费用总额”,即上海驭翔公司盖章确认即产生自动从其应收账款中扣除相应费用的法律后果。上海驭翔公司向沃尔玛公司长期供货,对此应十分清楚,但其盖章确认,之后亦未及时提出异议,说明其认可沃尔玛公司扣款的理由和数额。现上海驭翔公司主张沃尔玛公司扣款的理由不成立,应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其未能举证证明其主张,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原审认定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沃尔玛公司可以依据上述协议从上海驭翔公司的应收货款中扣除754100元,沃尔玛公司还应向上海驭翔公司支付货款992120.88元(1806220.88元-60000元-754100元),利息以992120.88元为基数,自2014年7月1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至款项清偿之日止。

综上,沃尔玛公司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本院对成立部分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5)深福法民二初字第2309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5)深福法民二初字第230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沃尔玛(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上诉人上海驭翔贸易有限公司支付款项992120.88元及利息(以992120.88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标准自2014年7月1日起计至款项清偿之日止);

三、驳回被上诉人上海驭翔贸易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上诉人沃尔玛(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则应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被上诉人上海驭翔贸易有限公司预交53800元,因其变更诉讼请求,金额降低,应依法收取20516元,由上诉人沃尔玛(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负担11269元,由被上诉人上海驭翔贸易有限公司负担9247元;33284元退还被上诉人上海驭翔贸易有限公司。二审案件受理费17968.98元,由上诉人沃尔玛(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负担12183元,由被上诉人上海驭翔贸易有限公司负担5785.98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胡  志  光

审判员 何    溯

审判员 唐  林  波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 房依蒙(兼)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