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李军伟广州广船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侵权责任纠纷再审民事裁定书

2021-06-20 14:26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粤民再24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李军伟,男,汉族,1973年7月7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嵩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进学,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广州广船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芳村大道南40号第29幢。

法定代表人:陈磊,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芳芳,广东邦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帆,广东邦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广船国际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珠江管理区西路68号首层。

法定代表人:韩广德,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崇武,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婷婷,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广州造船厂医院。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芳村大道南42号。

法定代表人:周庆,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继华,广东邦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李军伟因与被申请人广州广船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广船人力公司”)、广船国际有限公司(下称“广船国际公司”)、广州造船厂医院(下称“广船医院”)侵权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1民终98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8年6月8日作出(2018)粤民申1912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9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李军伟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进学,广船人力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帆,广船国际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崇武,广船医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继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再审申请人李军伟申请再审称:二审法院对李军伟有关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后续治疗费等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违反法律规定。1.一、二审判决已确认广船人力公司、广船国际公司对李军伟罹患职业病应承担侵权责任,根据《职业病防治法》、《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相关规定,李军伟除应获得工伤赔偿外,还应获得人身损害赔偿,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后续治疗费等。李军伟在一审诉讼中已提交广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的《广州市劳动能力鉴定结论》证明李军伟被认定为劳动能力障碍程度七级,并申请法院对其后续治疗费用进行司法鉴定。若法院认为李军伟主张残疾赔偿金等项目应以劳动能力丧失程度司法鉴定结论为依据,李军伟申请法院委托鉴定。2.二审判决后,李军伟自行委托鉴定机构对后续治疗费进行了鉴定。2017年12月29日,广东法源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李军伟后续治疗费为34977元/年。《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没有规定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后续治疗费具有同质性;李军伟七级伤残只能领取到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为6个月工资数额,远不足以支持李军伟的后续治疗;2016年8月31日,广船人力公司已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停止为李军伟购买社会保险,李军伟已无法享受工伤医疗待遇。再审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广船人力公司、广船国际公司、广船医院支付向李军伟支付残疾赔偿金42364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36441元、精神抚慰金100000元、后续治疗费768000元、营养费120000元。

被申请人广船人力公司答辩称:1.李军伟主张广船人力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缺乏法律依据。《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条仅是初步规定,但至今最高人民法院尚无司法解释对赔偿项目及数额进行规定。《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违反法律规定,不能适用于本案。2.广船人力公司对李军伟采取了相关的职业病防护措施,对李军伟患职业病没有过错。3.李军伟请求广船人力公司支付后续治疗费缺乏依据。李军伟的治疗费均可以向工伤保险基金申请处理,不应由广船人力公司承担。损害赔偿一般遵循实际损失原则。司法鉴定机构虽有建议性意见,但没有确定后期必然发生费用的具体数额。李军伟诉请的后续治疗费数额巨大,不宜在本案一并处理,应待实际发生后另行通过合法途径解决。李军伟在再审中提交的鉴定结论不具证据效力。对后续治疗费进行鉴定属于李军伟在一审期间的举证责任,本案没有证据证明李军伟因客观原因无法取证,其没有在一审期间提交该证据系其怠于履行举证责任所导致,因此该证据不应作为再审新证据予以采纳。4.李军伟请求广船人力公司支付营养费没有事实依据。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被申请人广船国际公司答辩称:1.同意广船人力公司的答辩意见。2.李军伟因患职业病而享受工伤待遇,应按照工伤保险程序处理。李军伟所主张的后续治疗费等费用与其可获得的工伤保险待遇本质相同,不应获得支持。3.《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赔偿对象是用人单位,不能作为广船国际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依据。

被申请人广船医院答辩称:1.同意广船人力公司和广船国际公司的答辩意见。2.广船医院系提供体检服务的医疗机构,并非用人单位。3.李军伟未提交证据证明广船医院有隐瞒并延误李军伟病情的行为,广船医院的体检行为与李军伟患职业病没有因果关系,故李军伟要求广船医院承担连带责任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本院再审认为,劳动者因患职业病获得工伤保险待遇后,可另行以人身损害赔偿为由请求用人单位承担赔偿责任;如人身损害赔偿项目与劳动者已获得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本质上相同,应当在人身损害赔偿项目中扣除相应项目的工伤保险待遇数额。一、二审法院已认定广船人力公司、广船国际公司应对李军伟因职业病而造成的人身损害承担侵权连带赔偿责任,但未查明李军伟可以获得的人身损害赔偿项目及具体数额,以及李军伟已获得的与其遭受人身损害项目本质上相同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的具体赔偿数额,认定基本事实不清。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四)项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1民终9828号民事判决及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5)穗南法万民初字第210号民事判决;

二、本案发回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重审。

审判长  李震东

审判员  万季明

审判员  钟向芬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九日

法官助理陈培纯

书记员王晓微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