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郑红福谢志才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20 13:32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1853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郑红福,男,1979年11月10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太康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继军,广东华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谢志才,男,1974年6月17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赤水市。

再审申请人郑红福因与被申请人谢志才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3民终90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郑红福申请再审称,一、本案涉刑事案件,侦查机关认定无证据证明郑红福对谢志才进行了殴打,该事实应在本案中予以认定,但一、二审判决对此未明确认定,认定事实错误。二、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郑红福对谢志才进行了殴打,只有谢志才单方陈述,谢志才的伤情符合摔伤造成的特征。排除郑红福殴打谢志才,只能认定谢志才是自行摔伤,郑红福无过错,不应要求郑红福承担责任;若郑红福为躲避谢志才,谢志才立足不稳摔伤,郑红福无过错更不应承担责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二审判决认定与事实相悖,没有任何证据。三、过错推定仅适用于法律有明确规定的情形,一、二审判决采用过错推定原则认定郑红福有过错,与法律相悖。四、郑红福系农民工,生活困难,由于谢志才诬告陷害,使郑红福背负巨额债务。综上,请求再审本案,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谢志才的全部诉讼请求,诉讼费由谢志才承担。

谢志才提交意见称,2016年5月27日晚,郑红福与谢志才发生口角,后郑红福在深圳皇岗公园殴打谢志才,导致谢志才右手腕骨折。在协商赔偿过程中,谢志才要求八万元,但郑红福表示只能赔偿两万元,双方未达成共识。谢志才出院后找派出所协商赔偿事宜,但郑红福还是表示只能赔偿两万五千元,而谢志才坚决要八万元,调解未成功。后派出所告知可以向法院起诉维护权益,谢志才无奈只能委托律师起诉。谢志才是农民工,因本案导致右手无法干重活,家里断了唯一的生活来源,后续还需进行取钢板支架的手术,因此恳请有关部门公正处理。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民事再审申请审查案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八十六条的规定,本院对再审申请人郑红福主张的再审事由进行审查。

关于郑红福是否应对谢志才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二审判决根据谢志才提交的证据、深圳市公安局福强派出所事发后对相关人员的询问笔录及出具的《出警经过》等证据,认定谢志才与郑红福发生了打斗,谢志才因打斗而受伤,双方对本案事故的发生均有过错,郑红福的责任比例为50%,符合民事诉讼证据裁判规则,适用法律并无不当。刑事诉讼与民事诉讼对证据的证明标准要求不同,侦查机关在郑红福涉嫌故意伤害罪的侦查中认为证据不足,与本案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裁判规则作出的上述认定,并不矛盾。另,二审判决在裁判理由中写明,谢志才主张其伤害由郑红福造成,负有举证责任。即二审判决明确涉案侵权责任的归责是过错责任原则。郑红福申请再审称二审判决适用过错推定责任的归责原则错误,该主张缺乏依据。

综上所述,郑红福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应当再审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郑红福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张永明

审判员  谭 甄

审判员  何曲伟

二〇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艾荣

书记员钟镜培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