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赵惠森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20 13:30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粤民申1341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赵惠森,男,1941年10月1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

法定代理人:赵日光(赵惠森的儿子),男,1972年4月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住所地广东省惠州市鹅岭北路41号。

法定代表人:陈子林。

再审申请人赵惠森因与被申请人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13民终30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赵惠森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忽略和遗漏支持赵惠森诉讼请求的二项主要理由。赵惠森上诉提出本案医疗损害鉴定搞错了一项主要责任归属,把原本是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的过错,误判为是赵惠森的过错,同时还提出一审采纳鉴定结论适用法律错误。赵惠森在上诉状中已充分举证证明《司法鉴定意见书》有错误,证明是医院的责任导致患者不能做“静脉溶栓”从而“直接影响脑梗塞的治疗”,二审判决不理会赵惠森提出的上述二项理由,也没有指出不成立的原因。本案应追加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比例。(二)有证据证明本案鉴定所采用的“住院病历”不完整。新证据是患者家属在整理材料时发现的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开具有445.67元“西药费”的门诊收费票据,在所有的病历都找不到与此票据相关的内容,证明赵惠森的主治医生私自出售不明药品给患者应用,违反《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第三条的规定,病历记录不完整。(三)本案用来做医疗损害鉴定的主要证据《住院病历》未经质证,赵惠森在一审质证时只是对病历封存状态予以认可,并没有认可其内容的真实性。(四)二审法庭上已证实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在“住院病历”记录上有冒名顶替的作假行为,但二审判决没有判其负相应的责任。本案急诊医生没有神经内科医生资质是违反医疗规范的,医院为逃避责任在住院病历上记录急诊医生的位置上填写另一个有相应资质的医生姓名,说明医院在住院病历上作假。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一、二审判决均确定本案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判决首页将本案案由表述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不当,本案应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八十六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再审案件后,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百零一条、第二百零四条等规定,对当事人主张的再审事由进行审查。

根据二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就赵惠森在一、二审中对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2016)医鉴字第42号《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提出的相应问题和异议,二审法院向南方医科大学鉴定中心致函,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7年11月14日作出答复函指出,关于静脉溶栓治疗的争议医方已经明确告知有静脉溶栓的治疗方案情况下,患方不选择进行静脉溶栓治疗,患者未能获得静脉溶栓治疗系患方不接受溶栓治疗措施所致,医方已经尽到知情告知义务,不存在过失,故不谈因果关系及责任比例。赵惠森申请再审提出因医院的责任导致患者不能做静脉溶栓治疗影响患者的治疗,应追加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承担的责任比例的理由不成立。同时,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在答复函也指出,收费票据和清单不属于病历资料的范畴,也不是医疗损害鉴定的依据。赵惠森申请再审提交的门诊票据并不属于病历资料的范畴,仅凭该门诊票据并不足以证明本案鉴定所依据的“住院病历”是不完整的。二审判决已查明,一审法院已召集双方当事人对鉴定材料进行了质证,赵惠森认可病历的封存状态并同意将封存的病历进行鉴定,赵惠森对病历的真实性存在异议,但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医院存在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的情形。二审诉讼中,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提交了急诊医生的执行医师资格证,赵惠森申请再审提交的急诊病历复印件显示,急诊病历由急诊医生签名。赵惠森入住治疗后,住院病历由住院医生签名,没有违反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的规定,赵惠森据此认为住院病历造假的理由不成立。

综上所述,赵惠森的再审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应当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赵惠森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张永明

审判员  谭 甄

审判员  何曲伟

二〇一九年二月十八日

法官助理艾荣

书记员钟镜培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