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蚁庆荣杨红英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20 13:30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80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蚁庆荣,男,1962年3月2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静屏,广东银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杨红英,女,1976年9月18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余姚市。

再审申请人蚁庆荣因与被申请人杨红英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1民终177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蚁庆荣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没有按照《商铺租赁合同》的约定来界定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对蚁庆荣单方面提前解除合同的责任、是否适当交还商铺及杨红英是否合理止损、商铺装修物的归属、处理等责任的认定,严重背离了双方当事人签订合同时的真实意思表示。1.合同约定的蚁庆荣终止合同应承担的责任是明确的,不应随意扩大。合同约定如蚁庆荣单方解除合同,所交押金由杨红英所有,除此之外并没有约定其他违约责任。合同第六条约定了合同终止的条件,蚁庆荣主动提出终止合同,目的在于阻止经营上继续亏损,而杨红英不愿意终止合同,是为了规避收回商铺后难以招到承租人的风险。二审判决责令蚁庆荣承担超过合同约定的责任,背离了合同的约定。2.根据合同关于合同期满时恢复铺位间隔原样的约定,结合商铺的使用性质,蚁庆荣已完成了适当交还商铺的义务,二审判决认定蚁庆荣损害了商铺的基本使用功能,同样违背了合同的约定,与实际脱节。3.对合同终止后装修物的归属,合同做了明确的约定,应按合同约定作为判断杨红英提出的诉求是否合理的依据,划分双方当事人的责任。(二)二审判决诉讼费负担比例不当。

杨红英提交意见称,(一)一、二审判决认定双方签订的《商铺租赁合同》于2016年12月2日解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二审判决认为“由于双方对合同约定交还标准的条款理解有分歧,故应遵循公平合理原则来确定蚁庆荣交还商铺的适当性”是正确的。一审判决认为恢复范围包括修复商铺一楼与夹层之间的上下楼梯、拆除送餐电梯、修复送餐电梯贯穿的夹层楼板、拆除夹层内现有间隔、拆除并清空夹层内厨房设备,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蚁庆荣单方面提前解除合同,在交还商铺时更应从不造成出租人额外负担的角度来考虑。(二)一、二审对诉讼费分摊的处理是正确的。

本院经审查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八十六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再审案件后,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百零一条、第二百零四条等规定,对当事人主张的再审事由进行审查。

根据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在本案《商铺租赁合同》约定的租赁期限到期前,蚁庆荣提前单方解除了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的规定,杨红英有权要求蚁庆荣恢复原状、赔偿损失。因双方当事人对租赁合同约定的交还商铺的标准存在争议,二审判决按照公平合理的原则来确定蚁庆荣交还商铺的适当性并无不当。一审法院根据商铺的性质、正常使用功能等来确定交还商铺应恢复的范围,并根据评估机构估算的费用确定商铺恢复正常使用的费用,符合本案实际情况,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蚁庆荣提出的诉讼费用的分摊问题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应当再审的事由,本院不予审查。

综上所述,蚁庆荣的再审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应当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蚁庆荣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张永明

审判员  谭 甄

审判员  何曲伟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钟镜培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