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林某1佛山市禅城区中心医院有限公司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20 13:31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272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林某1,男,2015年10月27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醴陵市。

法定代理人:林某2(林某1父亲),男,1973年7月31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文登市。

法定代理人:何某(林某1母亲),女,1989年2月12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醴陵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振国,国浩律师(广州)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婉文,国浩律师(广州)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佛山市禅城区中心医院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石湾三友南路3号。

法定代表人:张新民。

再审申请人林某1因与被申请人佛山市禅城区中心医院有限公司(简称禅城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6民终593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林某1申请再审称,(一)禅城中心医院存在伪造、篡改病历资料的情形,胎心监护图显示的胎心率与产前待产记录单上记载的胎心率相互矛盾。依照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应推定禅城中心医院有过错。(二)赖以作出鉴定意见的依据不真实客观,其假设的情形不符合何某实际接受的诊疗情况。1.以被篡改、伪造的病历作为依据进行鉴定,不能得出真实客观的鉴定结论。2.谈话记录是何某被胁迫所签。当时数名医护人员围着何某,称若不签名,则不对其采取治疗措施,小孩则有生命危险。鉴定人出庭接受询问时表示,若法院查明谈话记录确为胁迫签订,其可修改鉴定意见。事实上,在谈话记录上签名的时间是13时50分,距离14时30分林某1出生仅约半个小时,已来不及行剖宫产术。在不能缩短胎儿宫内窘迫时间的情况下,医护人员要求何某签写不同意剖宫产,要求顺产的内容,是为可能出现的不利后果推卸责任。3.鉴定意见作出的前提是,假定紧急情况下,禅城中心医院能在半个小时内对何某行剖宫产术。但禅城中心医院的手术医生周玢莹在接受二审法院询问时,确认其行剖宫产术一般需要一个小时的手术准备时间,紧急情况下也需要半个小时,在出现难产时不能行剖宫产术。(三)禅城中心医院未尽告知义务。何某孕检在禅城中心医院进行,入院待产时诊断胎儿为巨大儿,但禅城中心医院在何某办理住院手续时没有告知何某,其和胎儿的情况及建议采取的医疗措施。在签署产科分娩知情告知书时,也没有告知何某,其与其他产妇相比存在何种特殊的生产风险。禅城中心医院有义务评估何某分娩的风险等级,并提出剖宫产或阴道试产的相应建议,但其并未履行上述义务。(四)禅城中心医院未尽注意义务,是导致林某1目前残疾的主要原因。在胎儿窘迫时,由于禅城中心医院没有及时行剖宫产导致胎儿脑部缺氧,造成林某1目前残疾。鉴定意见认为禅城中心医院的过错比例为30%,显然过轻。综上,提出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民事再审申请审查案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六条规定,本案应对林某1主张的再审事由进行审查。具体分析如下:

(一)关于禅城中心医院有无伪造、篡改待产记录单记载的胎心数值的问题。案中,患儿林某1以胎心监护图与待产记录单的胎心数值不一致为由,主张禅城中心医院伪造、篡改病历。对此禅城中心医院解释,胎心监护图的胎心数值是监护时段内设备记录的实时胎心变化,常受胎动、孕妇体位变化及胎心探头接触不良的影响;待产记录单的胎心数值是每两个小时护士听诊一次所记录的胎心数值,故二者载明的胎心数值可能存在不一致的情况。禅城中心医院的上述解释符合医学常识,原判决认为仅以二者载明的胎心数值不一致,尚不足以证明禅城中心医院伪造、篡改相关病历,并无不当。

(二)关于鉴定意见是否明显依据不足的问题。1.如上所述,胎心监护图与待产记录单的胎心数值不一致,并不足以证明禅城中心医院伪造、篡改相关病历。且经双方当事人确认,何某(患儿林某1的母亲)待产记录单并非作出鉴定意见所依据的材料。故即使禅城中心医院存在伪造、篡改待产记录单的行为,也不能据此就认定鉴定意见的依据不足。2.根据林某1在诉讼中提交的《与患者家属谈话记录》,禅城中心医院已告知何某已确定的诊断有胎膜早破、B族链球菌感染等,未确定的诊断有胎儿窘迫、巨大儿,并详尽告知其继续阴道试产可能出现的预后,何某在其上手写“不手术,要求顺产”并签名。现林某1在诉讼中主张何某系受胁迫签写上述内容,依据不足。故以《与患者家属谈话记录》作为鉴定依据,并无不当,鉴定意见并不存在明显依据不足的情形。

3.关于原判决酌定禅城中心医院承担30%赔偿责任是否过低的问题。林某1申请再审称禅城中心医院未根据胎儿情况向何某提出分娩方式的建议,原判决认定禅城中心医院仅承担30%赔偿责任过低。但根据鉴定意见,鉴定机构提出医方过错参与度为30%左右的建议时,已充分考虑禅城中心医院存在“未推荐剖宫产手术,对分娩方式的选择存在欠缺”等行为。本案鉴定意见形式完备,不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原判决予以采信,并在该鉴定意见建议范围内酌定禅城中心医院承担30%赔偿责任,并无不当。

综上,林某1的再审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林某1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张永明

审判员  谭 甄

审判员  何曲伟

二〇一九年五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陈捷

书记员方佳阳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