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刘之焕陈侃枫服务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20 12:37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488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刘之焕,男,1968年11月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陈侃枫,男,1975年6月2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再审申请人刘之焕因与被申请人陈侃枫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3民终229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刘之焕申请再审称,(一)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对口头订立合同,约定年费18万元,任何情况下不予退费的事实,一审中双方当庭予以确认。但原判决却错误认定为刘之焕对此“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2.“刘之焕还恐吓陈侃枫如果不提供相关费用,陈侃枫的家庭会遭到报应”只是陈侃枫的单方陈述,事实上刘之焕从未实施上述行为。原判决却仍以上述虚假陈述认定刘之焕有违公序良俗。(二)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刘之焕应陈侃枫的求助对其进行劝导,不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原判决对命理风水学的了解片面,把刘之焕提供的服务等同于迷信活动。法律并无明文规定命理风水属于封建迷信。综上,提出再审申请。

陈侃枫提交意见称,(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2016年6月11日,陈侃枫将吊坠交给刘之焕开光,刘之焕开光后要求陈侃枫支付年费18万元,陈侃枫每年赚到的钱还要提10%的分红。由于吊坠价值1万多元,故陈侃枫当场支付1万元取回吊坠。之后,刘之焕又打电话称如果不给钱的话,陈侃枫家里人都会有灾难。2016年6月16日,陈侃枫转账10万元给刘之焕。2016年6月17日,陈侃枫发觉被骗。当年7月,陈侃枫要求刘之焕退回款项,并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二)原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刘之焕以帮陈侃枫提供命理风水咨询为名,提供批八字、分析命理、物件开光、请神改运等服务,原判决认定上述活动涉及迷信,有违公序良俗正确,应予维持。综上,请求驳回刘之焕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民事再审申请审查案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六条规定,本案应对刘之焕主张的再审事由进行审查。具体分析如下:

陈侃枫以受欺诈为由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刘之焕返还11万元。在一审答辩中,刘之焕主张其是“凭借专有技术:玄学绝学——富贵发达命理风水,为社会各界提供私人专属命理风水顾问服务”。另据刘之焕向本院提供的一审法院2018年5月18日开庭笔录,刘之焕当庭陈述:“我方仅系为原告的人生决策提供咨询,具体如下:我方称原告2016年犯太岁,需佩戴玉合金的饰物,原告因……影响了健康,……,我方称其身体无碍,无需做脑部手术,我方就原告的生意方面亦提供了相应的意见,我方同时为其提供了开光的服务。”根据刘之焕本人关于“服务”内容的陈述可以认定,其向陈侃枫提供的“命理风水咨询服务”并非合法的宗教活动或单纯学理研究,而是以营利为目的开展的迷信活动,属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严禁利用合法证照从事封建迷信活动的通知》(工商个字〔1995〕第225号)所指应予查处的行为。原判决认为其行为有违公序良俗,故无效,并判令刘之焕返还陈侃枫已支付的11万元,并无不当。

综上,刘之焕的再审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刘之焕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张永明

审判员  谭 甄

审判员  何曲伟

二〇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陈捷

书记员方佳阳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