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傅敏珊刘海燕委托理财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20 13:00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1041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傅敏珊,女,1969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田思浩,北京观韬中茂(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华文,北京观韬中茂(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刘海燕,女,1971年1月2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吉春,广东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嘉伟,广东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任佩,男,1983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石首市。

一审被告:广东贵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法定代表人:任佩,该公司总经理。

再审申请人傅敏珊因与被申请人刘海燕,一审被告任佩、广东贵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丰公司)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1民终68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傅敏珊申请再审称,(一)一、二审判决认定刘海燕与傅敏珊是共同投资关系,共同委托贵丰公司进行投资理财,属于事实认定错误。事实上是傅敏珊将100万元委托给刘海燕进行理财,刘海燕再自行委托贵丰公司进行投资,傅敏珊并未直接与贵丰公司产生合同关系。傅敏珊与刘海燕之间的委托,与刘海燕与贵丰公司之间的委托,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合同关系。二审判决对任佩、贵丰公司依据《补充协议》对刘海燕作出的赔偿,认为“只是针对刘海燕个人的赔偿,不包括对傅敏珊的赔偿”,该认定错误。(二)刘海燕应与任佩、贵丰公司共同对傅敏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刘海燕向傅敏珊出具的保本承诺对刘海燕具有约束力。广州中院的生效判决并未排除傅敏珊向刘海燕主张亏损金额。任佩、贵丰公司应对傅敏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综上,请求对本案依法进行再审。

刘海燕提交意见称,傅敏珊的再审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本案争议的主要问题为让海燕应否在本案中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1民终1822号生效判决查明,刘海燕与傅敏珊之间系共同委托贵丰公司进行期货理财投资,一、二审法院在各方当事人均未能提供相反的证据足以推翻生效判决查明事实的情况下,对上述事实予以确认,理据充分。傅敏珊主张其将100万元委托给刘海燕进行理财,刘海燕再自行委托贵丰公司进行投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1822号判决已判令刘海燕将扣除损失后剩余款项中属于傅敏珊的部分及利息返还给傅敏珊,并驳回了傅敏珊要求刘海燕返还其他损失款项的诉请,傅敏珊在本案中再次起诉刘海燕,要求刘海燕赔偿损失,属于重复诉讼,一、二审法院不予支持正确。傅敏珊主张刘海燕已获得任佩、贵丰公司的赔偿,要求刘海燕向其返还获得的赔偿,对此,刘海燕、任佩、贵丰公司分别出具书面说明,称相关赔偿款均明确只针对刘海燕个人的赔偿,不包括对傅敏珊的赔偿。傅敏珊主张刘海燕向其返还获得的赔偿,依据不足。傅敏珊申请再审所提理由及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傅敏珊的再审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傅敏珊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陈 颖

审判员 肖 薇

审判员 陈韶妍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刘鑫文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