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广东金田电热制品有限公司与中国农业银行珠海分行金融衍生品种交易纠纷再审民事裁定书

2021-06-20 13:02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粤民申467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广东金田电热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珠海市金湾区。

法定代表人:李冠达,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卫军,广东七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利民,男,该公司董事。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分行。住所地:广东省珠海市。

负责人:饶本勇,该分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力华,北京德恒(珠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曲红,北京德恒(珠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广东金田电热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田公司)因与被申请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分行(以下简称农行珠海分行)金融衍生品种交易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4民终1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金田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以双方相距远,书面申请交易无法锁定即时汇率为由,认定双方的交易模式应该是采用邮件、电话即时性询价→下单锁价→事后补签书面申请书,完全是主观臆断,违背事实。双方住所地相距不远,仅30公里左右,农行珠海分行的分支机构红旗支行距金田公司仅10分钟车程,不影响办理业务,因此二审判决的上述论述不能成立。双方办理的是远期美金结售汇业务,是对未来较长时间汇率价格的判断,并非即时汇率,且美金对人民币汇率价格较稳定,二审判决认定汇率瞬息万变是不负责任的。农行珠海分行在外汇业务上只赚不赔,没有任何风险,其员工才会大胆违规操作,这是农行珠海分行违规交易的真实目的,二审判决关于农行珠海分行追求客户利益最大化的认定,是错误的。农行珠海分行未提交以往双方交易的资料证明金田公司存在事后补签申请书的情形,更无证据证明双方协商一致变更交易程序。农行珠海分行提供的电子邮件截图、其员工证言不具备证据的“三性”,不具有证据效力,因此,本案不应认定双方变更交易程序。(二)二审判决认定双方形成新的交易习惯,是草率和错误的。二审判决认定的交易习惯不符合相应司法解释规定。农行珠海分行作为金融机构在金融衍生品交易中需要承担相应的信息披露和风险提示义务,双方在交易中发生偏离规定交易程序的情形时,农行珠海分行负有对客户的风险提示义务,应主动纠正不合规定的交易模式。二审判决没有对所谓的“交易习惯”中的“下单锁价”进行说明,也没有查明即便存在所谓的“交易习惯”时事后书面申请的时限是多久。农行珠海分行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双方存在迟滞半年之久不需补签书面交易申请书的交易习惯,二审判决认定案涉26笔交易有效成立,是错误的。(三)二审判决认定双方以自己的行为改变了交易操作模式,却又认定该模式仍需要金田公司提出申请方能启动,自相矛盾和逻辑混乱,完全站不住脚。(四)熊某皇是交易联系人,二审判决凭空认定其作为经办人员负责具体交易,超出自由裁量权的边界,构成权力滥用。(五)二审判决认定金田公司无法合理解释询价、索价、下单邮件往来的行为,也未见金田公司在事后的多次协商中立即提出农行珠海分行擅自交易的异议,纯属强词夺理。(六)二审判决以金田公司可能基于亏损不愿意补签书面申请,但不能就此推断案涉交易并非金田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为由,认定案涉26笔交易有效成立,违反了主协议的约定,属于严重的主观臆断,剥夺了金田公司的交易自由权。(七)二审判决认定金田公司违约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由于金田公司没有提交书面交易申请,也没有追认无权处分人的行为,案涉26笔交易合同未成立,不存在违约。(八)二审判决仅凭农行珠海分行提供的电脑屏幕截图就认定农行珠海分行亏损1996325元,并认为农行珠海分行仅是认为不应承担责任,但对损失金额是否计算错误未提出具体异议,主观臆断和强行认定金田公司认可亏损数额,显然是滥用自由裁量权。金田公司与案涉26笔交易无关,不清楚交易是否真实发生、亏损是否真实存在。金田公司不是外汇交易员,无从知晓交易具体信息,二审法院要求金田公司对农行珠海分行提出的损失金额是否计算错误提出异议,并在金田公司无能力提出异议时采纳农行珠海分行主张的损失,是错误的。据此,金田公司请求依法予以再审。

农行珠海分行提交意见认为,金田公司的再审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依法予以驳回。

本院认为,本案为金融衍生品种交易纠纷。根据金田公司的再审申请,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案涉26笔远期结售汇业务交易是否成立以及金田公司是否应当对该交易的损失承担责任。

本案中,金田公司主张双方未变更交易模式,没有形成《人民币对外汇衍生交易主协议》之外的交易习惯,在其未按协议约定就案涉26笔交易出具书面交易申请的情况下,交易并未有效成立,其不应承担责任。对此,虽然双方签订的上述协议虽约定远期外汇交易应以金田公司向农行珠海分行发出传真或专人递送书面申请为前提,但是,从双方的实际操作来看,并未严格按照《人民币对外汇衍生交易主协议》约定的以传真或者书面申请为前提的交易程序进行,而是先由金田公司通过邮件、电话等方式询价,确定价格后要求农行珠海分行下单锁定,而后补签书面交易申请以完善交易手续。具体到本案而言,该交易所涉邮件亦可反映上述有别于《人民币对外汇衍生交易主协议》约定的实际交易模式。案涉26笔交易亦采用金田公司熊某皇作为经办人通过邮件方式询价,确定价格后农行珠海分行下单锁定、向金田公司发送《远/择期结售汇签约通知书》告知交易情况,而且农行珠海分行还曾向金田公司发出《人民币与外汇衍生交易保证金追加通知书》,要求金田公司为案涉26笔交易追加交易保证金,但是现有证据均未表明金田公司向农行珠海分行提出擅自交易的异议,对案涉交易不予确认。因此,二审判决根据本案的实际交易情况,并综合双方办公场所的位置距离、外汇市场变化情况以及外汇交易特点等因素,认定双方已变更了《人民币对外汇衍生交易主协议》约定的以书面申请为前提的交易模式,形成了新的交易习惯,案涉26笔交易符合双方的交易习惯而有效成立,金田公司应对案涉交易的亏损金额承担责任,处理正确。珠海农行已就亏损金额1996325元进行举证说明,金田公司虽不予认可,但并未提出反驳证据,故二审采信上述亏损金额并无不当。综上,金田公司的再审申请缺乏理据,本院予以驳回。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广东金田电热制品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秦 旺

审判员 陈 颖

审判员 陈韶妍

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简晓莹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