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郎永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梅州分公司电信服务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9 17:11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968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郎永华,男,1962年2月12日出生,满族,住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梅州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彬芳大道138号全球通大楼。

负责人:许耀顺。

再审申请人郎永华因与被申请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梅州分公司(以下简称移动梅州分公司)电信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14民终14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郎永华申请再审称,(一)一、二审程序违法,判决超期。一、二审判决均已超过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判决期限。(二)二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请求依法再审。郎永华上诉时提交了《二审延期举证申请书》、《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申请书》、《二审证据清单》等材料,但二审法院对郎永华二审提交的证据没有进行质证,未纠正一审法院的枉法裁判。(三)二审判决属枉法裁判,将郎永华当庭答辩时提出的有利事实和理由删减,作出违背客观事实的推论。郎永华与移动梅州分公司之间不是债权关系。(四)一、二审判决存在认定事实不清,不合逻辑,前后矛盾的问题。移动梅州分公司持续侵害郎永华的合法权益至今,不存在超出诉讼时效的问题。二审判决认为郎永华在郎永华提起本案诉讼已明显超过诉讼时效属认定事实不清。(五)一、二审判决未合理分配举证责任,二审法院未根据郎永华的申请进行调查取证。(六)一审判决在移动梅州分公司承认其在办理业务的流程方面的确存有不足的情况下,认定移动梅州分公司在业务办理程序上不存在违规操作毫无事实根据。(七)一、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存在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的情形。移动梅州分公司非法过户,无正当理由导致郎永华被中止电信服务,损害郎永华的合法权益,应当向郎永华赔礼道歉、赔偿损失。一、二审判决未适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进行判决,属适用法律错误。(八)二审判决存在遗漏审理的问题。郎永华在上诉状中的第二项诉讼请求为:确认移动梅州分公司在未经郎永华到场、未同意及签字的情况下,将郎永华名下的手机号码过户给案外人等的行为违法,二审未对上述诉讼请求进行审理。(九)一审存在歪曲诉讼请求、超出诉讼请求判决的情形。一、二审将郎永华要求“赔礼道歉”的请求歪曲为“赠礼道歉”,明显不当。(十)二审判决枉法裁判的证据确凿。二审将争夺涉案号码权属人的诉讼歪曲为使用权纠纷,属于偷换概念的枉法裁判。郎永华名下的手机号码数量众多,只要发票上的客户姓名仍是郎永华,则郎永华就是权属人。至于郎永华将手机号码借给案外人使用是其自由处分的权利,移动梅州分公司不能非法过户。综上,请求:1.撤销一、二审判决;2.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3.确认移动梅州分公司在未经郎永华到场、未同意及签字的情况下,将郎永华名下的手机号码过户给案外人等的行为违法;4;确认一审判决存在编造、歪曲诉讼主张为“赠礼道歉”、超期送达等的程序、内容、实体违法;5.确认二审判决歪曲诉讼请求为“赠礼道歉”、“由被告裁定诉讼费用”、遗漏诉讼请求、超出诉讼请求等的程序、内容、实体违法;6.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移动梅州分公司承担。

被申请人移动梅州分公司提交意见称,(一)客户凭身份证或者凭密码办理业务,可视为机主本人或者机主委托他人办理的情况,因此移动梅州分公司在业务办理程序上并不存在违规操作的情形。(二)本案属于合同纠纷,而非侵权纠纷,故郎永华要求赔礼道歉和支付精神损失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三)郎永华未能举证证明其存在资料费、打印费、误工费、律师咨询费等损失,故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且这些费用属于郎永华自身的举证费用,故移动梅州分公司无需承担上述费用。(四)涉案手机号码系郎永华依据与移动梅州分公司之间的相关协议在2004年期间取得使用权的,故属于债权请求权,应当依法适用诉讼时效。郎永华作为上述号码的使用权人,对于上述号码的过户、销户等相关事实,应是及时知情的。据此,郎永华以其不知情为由在十多年后提起本案诉讼,明显超过了诉讼时效,依法应予以全部驳回。综上,请求驳回郎永华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结合再审申请人主张的再审事由和被申请人的答辩意见,本案再审审查的主要问题为:郎永华一审提出的诉讼请求能否被支持的问题。

郎永华一审提出的诉讼请求为:1.移动梅州分公司公开向郎永华赔礼道歉,并赔偿一元精神损失费给郎永华;2.移动梅州分公司赔偿郎永华的资料打印费及误工费、律师咨询费、起诉费用计5000元。本案系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合同当事人未适当履行合同义务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损失赔偿数额应当相当于违约所造成的损失,但不能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精神损失不属于违反合同的赔偿范围,赔礼道歉亦不属于违反合同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方式。故本案无论移动梅州分公司是否存在违约行为,郎永华要求移动梅州分公司赔偿精神损失费及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均不成立,二审对郎永华的该项诉讼请求予以驳回并无不当。郎永华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因提起本案诉讼而存在资料打印费、误工费、律师咨询费等损失,故应当自行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郎永华要求移动梅州分公司赔偿上述费用缺乏依据,二审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郎永华提出一、二审法院在审理中存在程序不当的问题,因其均未能提出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原审存在严重违反程序,应当再审的情形,故本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郎永华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郎永华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赵 虹

审判员 赖尚斌

审判员 王 凯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蒋晓莉

书记员陈欣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