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湛江市长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徐闻县海安镇经济发展总公司船舶经营管理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18 11:14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民终41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湛江市长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湛江市开发区观海路143号金海岸商住楼A03A-2房。

法定代表人:周四,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土胜,北京市炜衡(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艳婷,北京市炜衡(广州)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徐闻县海安镇经济发展总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徐闻县海安镇人民政府内。

法定代表人:姚忠,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国志,广东誉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湛江市长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信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徐闻县海安镇经济发展总公司(以下简称海安公司)船舶经营管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州海事法院(2016)粤72民初95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长信公司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海安公司向长信公司返还收益款610万元,并支付从2011年6月17日起至还清收益款止的利息;二、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海安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如下:一、海安公司无法与广东徐闻港航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徐闻海运公司)签订《回购协议书》,是致使《合作回购紫荆九号轮股权协议》(以下简称《合作协议》)无法继续履行的唯一原因。根据《合作协议》有关条款的约定,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回购协议书》是海安公司有效回购“紫荆九号”轮49%股权的唯一标志,也是长信公司注资回购该49%股权的依据,但海安公司未能签订《回购协议书》,致使《合作协议》不能继续履行。二、一审判决以《关于确认“紫荆九号”轮总造价及股金交付工作的函》(以下简称《确认函》)与《关于终止注资回购紫荆九号轮股权的函》(以下简称《终止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及长信公司违约的依据错误。《确认函》和《终止函》未送达给长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指定的联系人或负责收件的人。海安公司称已送达给许仕实,但许仕实非长信公司员工,只是涉案合作的介绍人,故一审法院以长信公司未收到的函件而非《合作协议》认定长信公司未支付股金违约,属于错误认定。三、一审判决认定长信公司起诉超过诉讼时效错误。《合作协议》第七条约定的合作期限为30年,即协议的履行期限为30年。现尚在合同期限中,长信公司在与海安公司交涉退款无果的情况下才起诉请求解除合同,该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而且2015年3月28日双方当事人还进行协商,也构成时效中断。四、海安公司同时收取长信公司和徐闻港航公司的航线利益,其双重获利有失公平。根据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的《合作建造船舶合同》第六条约定,海安公司十年可得运力额度及航线收益为637万元。因长信公司是在”紫荆九号”轮未投入使用时即一次性给付10年,故双方协商给付610万元。按一审判决,海安公司不签订《回购协议书》能够额外从徐闻港航公司获利航线收益,致使海安公司双重获利,怂恿海安公司的违约行为。长信公司二审庭审时补充上诉认为:《合作建造船舶合同》和《合作协议》违反了《国内水路运输管理规定》第二十一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九条,属无效合同,并且即使有效,也因海安公司未与徐闻港航公司签订《回购协议书》,而导致《合作协议》的生效条件不具备。

海安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事实和理由如下:一、一审查明事实清楚,海安公司已按照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履行相应的义务,造成合同不能履行的唯一原因是长信公司没有能力缴交39%的股金,而不是《回购协议书》。《合作协议》第三条虽然约定《回购协议书》为前置条件,但长信公司并不能举证存在该《回购协议书》,故《回购协议书》不是《合作协议》不能履行的原因。海安公司已按《合作协议》履行取得49%股权的义务,但长信公司并没有能力支付49%或39%的股权款,长信公司的违约行为是导致《合作协议》不能继续履行唯一原因。二、许仕实是长信公司的实际控股人和经营者,长信公司称未收到涉案两份函件不符合事实。(一)一审期间,长信公司提供的住所实为民居,根本没有公司存在,也无人上班,海安公司是无法将函件送达给长信公司的登记住所。(二)在整个缔约过程中,都是许仕实与海安公司协商,许仕实自称是长信公司的经理及实际控制人。(三)一审期间,长信公司已明确承认许仕实是该公司员工,对海安公司提交的《授权委托书》无异议。长信公司是在收到海安公司的新证据之后,才否认许仕实的身份,没有依据。三、一审判决认定长信公司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正确。海安公司于2012年8月10日将《确认函》送达长信公司,要求长信公于2012年8月23日前将39%股权款支付给海安公司,逾期海安公司有权没收610万元股权收益。即使按长信公司主张海安公司违约未签订《回购协议书》,也应从《合作协议》签订之日后20天开始计算时效,但长信公司于2015年才就该610万元起诉,也已超过诉讼时效。四、海安公司没收长信公司610万元符合法律规定,长信公司称有失公平缺乏依据。(一)长信公司与海安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是双方在平等条件下签订,协议中约定的前十年610万元的收益金也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述。(二)海安公司将610万元合同违约金与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之间的股权收益金混合进行计算,得出海安公司属于双重获利的结论,计算方式错误。(三)海安公司没收长信公司610万元远远达不到因长信公司违约而造成海安公司的损失。首先,虽然《股权协议》约定前10年有一次性股权收益款610万元,但是10年后的收益是在徐闻港航公司所实际支付的收益款增加50%,这部分收益是巨大的,远超610万元。其次,依《合作协议》约定,在长信公司回购的49%股权中,海安公司的干部职工有权回购10%。这可以增加海安公司干部职工的收益。再次,如果不是长信公司与海安公司签订《股权协议》,海安公司有足够的时间通过其他渠道取得资金回购49%的股权,所创造的收益会更多。为此海安公司没收610万元合法有据,不存在显失公平。海安公司在二审庭审补充答辩认为:本案转让的是轮船的股权,船舶的经营不属于行政许可的内容,并非转让行政许可。而《国内水路运输管理规定》也不属于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长信公司认为合同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回购协议书》不影响《合作协议》的履行,《合作协议》已经生效。

长信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长信公司与海安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2.海安公司返还股权收益款610万元给长信公司,并支付从2011年6月17日起至还清股权收益款止的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2016年5月16日已计1,918,128.09元)3.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由海安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0年4月22日,徐闻港航公司、海安公司、徐闻海运公司三方签订《合作建造船舶合同》,约定徐闻港航公司出资建造船舶,徐闻海运公司提供交通部批复的有关建造一艘40车位680客位客滚船顶替“徐海03”轮批文的运输船舶额度、航线。“徐海03”轮的航线指标、运力额度属海安公司所有。合作建造的客滚船投入营运后,海安公司、徐闻海运公司同意并积极配合将该船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变更为徐闻港航公司名下,该船舶名称暂定为“紫荆九号”轮。新建客滚船所有建造费用、营运费用均由徐闻港航公司投资。新建船舶所有权和经营权属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在任何时候均不得主张该船的所有权和经营权等,船舶所有证书均由徐闻港航公司负责办理、保管,徐闻海运公司应配合徐闻港航公司办理相关证书,船舶投产前以徐闻海运公司名义登记产权,办理营运证,船舶投入营运后,徐闻海运公司应积极配合徐闻港航公司将该船所有权、经营权转移到徐闻港航公司名下。船员配备及船舶经营管理等均由徐闻港航公司负责,船舶投入营运后的经营费用、经营后果由徐闻港航公司单独承担。收益分配方式:从船舶正式投入营运起,第一年,徐闻港航公司从该轮收益中提取140万元分月支付给海安公司作为海安公司运力额度及航线收益。从第二年起,每年从该轮收益中提取130万元分月支付给海安公司等。合作期限:自协议生效起至该船舶运营报废为止,期限为30年,期满后,该船舶运力额度、航线权回归海安公司所有,徐闻港航公司协助海安公司办理相关手续,该船资产由徐闻港航公司处置,在合作期间若海安公司占有该船股份,则按股权比例参与该船舶的各项权益。若日后海安公司有自有资金,可以参股该轮。参股方式为以货币资金入股,海安公司直接以货币资金向徐闻港航公司回购股份。船舶总股份为船舶建造初期总投入和银行贷款利息。利息按银行贷款利息计算。海安公司回购该轮的总股份应低于49%,具体的分配方案由两方另行制定补充协议。若参股成功,协议收益分配方式约定徐闻港航公司每年给海安公司作为运力和航线收益额度按参股股本比例调低。徐闻县海安镇政府在合同上盖章并注明经镇党委班子成员讨论同意该合同条款。

2011年6月8日,长信公司、海安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约定鉴于前述《合作建造船舶合同》的约定,由于海安公司资金不足,与长信公司合作上述回购事宜。协议第一条约定双方一致同意“紫荆九号”轮建造期间长信公司以海安公司的名义投入回购该轮总股份的49%股权所需的全部资金,海安公司依据《合作建造船舶合同》和《回购协议书》享有和承担的权利和义务均由长信公司享有和承担,长信公司实际行使海安公司的权利和义务时,均以海安公司的名义履行,“紫荆九号”轮总股份的49%的股权所享有的收益由长信公司享有;协议第二条约定回购股份所需要资金的计算方式和支付方式根据《合作建造船舶合同》的有关条款规定执行,“紫荆九号”轮在建过程中,长信公司有权派人代表海安公司参与该轮的管理及建造总成本的核算,未经长信公司同意,海安公司不得私自与徐闻港航公司或其他第三人确认该轮建造成本,否则视为海安公司违约;协议第三条约定《回购协议书》作为本协议的前置条件,条款和文字不得变更修改,由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长信公司按照《回购协议书》约定的支付方式付款;协议第四条约定长信公司在本协议签订之日起十天内一次性支付610万元给海安公司作为“紫荆九号”轮运营前十年的一次性股权收益款,但二十天内海安公司保证取得该轮总股份的49%股权的有效回购权,否则属于海安公司违约,同时在办理《回购协议书》时,长信公司要给予支持和配合。“紫荆九号”轮运营前十年期间,长信公司无需另行向海安公司支付股权收益款,运营满十年后,长信公司在每年12月底前按徐闻港航公司所依约的每年实际付给海安公司股权比例收益款增加50%的金额向海安公司支付股权收益款。如长信公司付给海安公司610万元后,回购后续资金跟不上,造成回购不成功,由此造成的损失由长信公司承担,并且长信公司无权向海安公司追偿首期付款610万元及其利息;协议第五条约定海安公司必须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有关协议,确保长信公司在“紫荆九号”轮总股份的49%股权利益,并且在该轮产权证上注明长信公司拥有49%的产权,同时,海安公司应以法律能够承认的形式保障长信公司投资的合法权益,真正使长信公司行使股权所有的权利,否则视为海安公司违约;协议第六条约定在长信公司回购的49%股权中,海安公司的干部职工有权回购不超于10%的股权但同时承担相对应比例的义务;协议第八条约定,“紫荆九号”轮开始运营后,该轮进行利益分配时,利益分配款项须全部直接支付给长信公司,海安公司无权挪用。如擅自挪用,则视为海安公司违约;协议第九条约定,海安公司在签署任何有关“紫荆九号”轮的协议、文件或作出任何涉及该轮经营管理的决定前,必须提醒告知长信公司并获得长信公司的书面同意,否则视为海安公司违约;协议第十条约定本协议有效期限以船舶经营之日起到该船舶运营报废为止,期限为30年,期满后“紫荆九号”轮所享有的原属“徐海03”轮的线路营运权归属海安公司;协议第十一条约定违约责任为如海安公司违约,则应在1个月内退还前期长信公司已支付的股权收益款610万元及其银行同期贷款利息;如长信公司违约,海安公司有权没收长信公司首期付给海安公司的610万元;协议第十二条约定本协议自双方签字盖章后,长信公司付给海安公司第一期资金610万元之日起正式生效;协议第十三条约定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于2010年4月22日签订的《合作建造船舶合同》及后续将要签订的回购协议书为本协议的附件,作为本协议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6月17日,长信公司支付610万元给海安公司。

2011年12月5日,徐闻港航公司向海安公司出具关于回购股份有关问题的函,告知海安公司根据《合作建造船舶合同》的有关约定,其同意海安公司回购“紫荆九号”轮49%的股份。合同建造船舶总股本包含船舶建造费用及利息、船舶建造招投标相关费用、船舶设计费用、监造人员费用、办理船舶所有权及运营相关费用等,具体数额在船舶建造结算后经评估后确定。为配合“紫荆九号”轮办理相关证书,请海安公司在10日内先将船舶建造费用(合同造价为7,979万元)的49%即39,097,100元支付到其帐户,其他部分待总股本确定后再支付。“紫荆九号”轮所有权登记暂按上述股比登记即海安公司占49%等。

徐闻港航公司提供的关于紫荆九号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记载,2012年3月20日上午,徐闻港航公司人员及海安公司人员姚忠、梁汉飞、任振翔、陈美珍就合作船舶“紫荆九号”轮建造期间增减工程费用结算情况进行审核,并对未确定的项目费用和船舶总造价的结算事宜进行了讨论明确,并形成纪要。该纪要有徐闻港航公司人员签名,但无海安公司人员签名。

2012年6月7日,徐闻港航公司与海安公司签订关于“紫荆九号”船总造价审计及出资额交付补充协议,约定双方同意聘请广东千福田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对“紫荆九号”船总造价进行专项审计,并同意以此专项审计报告出具后2日内书面予以确认。其费用列入“紫荆九号”船经营成本,双方按实际出资比例共同承担。海安公司同意按双方确认的总造价的49%出资,自双方确认之日起的1个月内向徐闻港航公司交付。交付期限截止,若海安公司实际出资额不足49%时,徐闻港航公司同意按实际出资额确认所占该船股比。8月7日,徐闻港航公司向海安公司发出关于支付尚欠合作建造“紫荆九号”轮款项的通知,称于6月7日与海安公司签订了关于“紫荆九号”船总造价审计及出资额支付的补充协议,双方于8月7日共同确认“紫荆九号”轮总造价为89,951,013.14元,依协议海安公司按总造价49%出资,应向其支付船舶建造款44,075,996.44元,海安公司已于3月16日向其支付7,943,850.28元,尚欠船舶建造款36,132,146.16元,海安公司应于9月7日前支付,支付期限截止,若海安公司实际出资额不足49%时,其按实际出资额确认海安公司所占该船股比。

2012年8月10日,海安公司向长信公司发出《确认函》,称“紫荆九号”轮已于2012年1月29日投产营运,经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共同聘请广东千福田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对该轮建造总费用进行专项审计,并经长信公司派员与海安公司共同审核同意该轮总造价确认为89,951,013.14元。长信公司回购该轮的39%股份,总计35,080,895.13元,须在8月23日前将股金转汇海安公司账户,以便于注入徐闻港航公司,若逾期不注入资金,海安公司将视为长信公司违约并自动放弃回购该轮股份,海安公司有权没收长信公司给付的610万元,并收回39%的股权。该函由许仕实签收。9月3日,海安公司作出《终止函》,告知长信公司其要求长信公司在8月23日前将回购“紫荆九号”轮39%股权注入其司帐户,已超期10天,仍未收到长信公司的复函和股金,根据合作回购“紫荆九号”轮股权协议第四条的约定,其决定即日起终止长信公司注资回购“紫荆九号”轮股权的权利,股金由其筹集,并没收长信公司首期付给其的610万元。海安公司提交了9月5日将该函送达给长信公司合作伙伴许仕实签收的送达回证,但没有提交该送达回证的原件供核对,长信公司认为未见过、未收过该函。

2012年10月10日,徐闻港航公司向海安公司发出关于“紫荆九号”轮股比的函,称海安公司交付其“紫荆九号”轮股金为8,995,101.31元,占“紫荆九号”轮总股份的10%,其占有该轮总股份的90%,鉴于海安公司未能按双方议定的日期交足股金,其不再接受海安公司交付股金。

2015年3月18日,长信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称其与海安公司签订的合作回购“紫荆九号”轮协议没有完全履行,委托许仕实、任振翔前往海安公司商谈退还610万元事宜。一审庭审中长信公司对授权委托书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可,在法庭询问许仕实是否长信公司的人时,长信公司给予肯定回答,对于许仕实任什么职务要回公司核实,公司授权许仕实去追610万元。但在庭后提交的证据意见清单中长信公司认为授权委托书不真实、不合法,认为许仕实不是长信公司员工和合作伙伴,而是介绍长信公司、海安公司签订涉案合同的介绍人,授权委托书如何加上许仕实的名字长信公司不清楚。

一审庭审中长信公司、海安公司对于《合作协议》为有效合同以及解除该合同均无异议,但均认为合同解除的原因为对方违约。长信公司述称其签订《合作协议》的合同目的是确定回购,拥有49%的股权,并将该股权登记到长信公司名下,具体体现在《合作协议》的第五条。长信公司不知道徐闻港航公司出具的关于回购股份有关问题的函,一直催促海安公司签订《回购协议书》,在《合作协议》约定的二十天内取得有效回购权至徐闻港航公司出具关于回购股份有关问题的函的期间,没有要求解除合同。除了派人跟踪签订《回购协议书》,其他行为一律没有参加。海安公司认为《回购协议书》应当在交钱确定回购股份后再签订,长信公司所称将49%股份登记给长信公司,也是指回购成功后再登记,是后履行义务。对于船舶造价的确认,长信公司当时派人在场并同意,但没有书面证据。

另查明:长信公司于一审诉讼中向徐闻县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查封海安公司在徐闻港航公司应得和收益款130万元,徐闻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21日作出(2016)粤0825民初600号之二民事裁定,限制徐闻港航公司向海安公司支付应得收益款130万元,期限一年。长信公司为此交纳了财产保全申请费5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涉案长信公司、海安公司因履行合作回购“紫荆九号”轮协议产生争议,本案案由为船舶经营管理合同纠纷。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归纳并评析如下:

一、造成合同解除的违约责任的归属,长信公司要求返还款项及利息是否符合合同约定。长信公司、海安公司签订的合作回购“紫荆九号”轮股权协议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有效。由于长信公司、海安公司对于合同的效力和解除合同均无异议,一审法院确认长信公司解除合同的主张。

对于违约责任的归属,从涉案协议的约定看,对海安公司违约的情形约定了五处,分别为协议第二条海安公司不得私自与徐闻港航公司或其他第三人确认“紫荆九号”轮建造成本、第四条海安公司在签订协议的二十天内保证取得该轮总股份的49%股权的有效回购权、第五条确保长信公司49%的股权利益、第八条运营收益的支付及第九条须经长信公司同意才能签订关于“紫荆九号”轮的协议等。协议第五条、第八条和第九条的约定均为回购成功后对长信公司权利的保障,而涉案事实上并未能完成“紫荆九号”轮49%股权的回购,上述约定并没有实际履行的基础。长信公司以海安公司没有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回购协议书》,取得“紫荆九号”轮49%的有效股权,长信公司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而主张解除合同,即长信公司主张海安公司违约依据的是协议的第四条。该条约定的有效回购权是否等同于《回购协议书》,双方当事人存在争议。在涉案协议中,多次出现回购协议书的字样,但协议第四条采用“有效回购权”的表述方式,表明签订合同时当事人并未将有效回购权与《回购协议书》视为同一概念。在长信公司认为体现其合同目的的协议第五条中,也只约定海安公司必须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有关协议,以确保长信公司在“紫荆九号”轮总股份的49%的股权利益,即涉案协议约定的保障长信公司合同目的实现的方式并不限于签订《回购协议书》,也包括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的有关协议,因此协议第四条约定的海安公司取得有效回购权的方式,不限于回购协议书,还应当包括有关协议。《合作建造船舶合同》已经约定了海安公司可以参股该轮,海安公司回购该轮的总股份应低于49%,徐闻港航公司于2011年12月5日出具的关于回购股份有关问题的函,再次明确同意海安公司回购“紫荆九号”轮49%的股份,应视为海安公司取得了该轮49%股权的有效回购权。虽然海安公司未在涉案协议约定的二十天内取得徐闻港航公司对回购权的确认,但长信公司未对此提出异议,也一直未向海安公司主张承担违约责任,视为长信公司最终对海安公司迟延取得回购权确认的认可。海安公司提交的《确认函》要求长信公司于2012年8月23日前支付“紫荆九号”轮39%股金,长信公司没有按期支付,徐闻港航公司最终于10月10日在关于“紫荆九号”轮股比的函中确认不再接受交付股金,导致合作回购“紫荆九号”轮股权协议中回购49%股权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是由于长信公司未能按期支付股金所导致。对于海安公司确认“紫荆九号”轮的建造成本是否经过长信公司的同意,海安公司并未提交书面证据予以证实,但在涉案协议中,双方曾约定长信公司实际行使海安公司的权利和义务时,均以海安公司的名义履行,在徐闻港航公司盖章确认的关于紫荆九号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中,记录了任振翔参加了“紫荆九号”轮建造期间费用问题的讨论,虽然该会议纪要上并无任振翔的签字,结合海安公司送达给长信公司的《确认函》的内容,可以认定长信公司知道并参加了“紫荆九号”轮的建造成本结算。因此长信公司主张海安公司违约应退回首期付款610万元及利息没有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涉案的诉讼时效。长信公司主张海安公司承担违约责任,应当从长信公司知道或应当知道海安公司违约之日起计算诉讼时效。海安公司认为从2012年8月23日即海安公司要求长信公司支付“紫荆九号”轮39%股金截止日期起计算诉讼时效,因海安公司提交的证据证明《确认函》已送达长信公司,该函明确要求长信公司须在2012年8月23日前将39%股金转汇海安公司,逾期不注入,将视为长信公司违约并自动放弃回购,海安公司有权没收长信公司给付的610万元,并收回39%的股权。此时长信公司应当知道其未在期限内支付股金,海安公司将采取没收610万元股权收益、收回39%股权的行为,即长信公司的合同目的自此时起已无法实现,但长信公司直到2015年3月18日才委托许仕实、任振翔前往海安公司处商谈退款事宜,而未能提交证据证明期间曾向海安公司主张权利,长信公司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于2016年12月27日判决:一、解除湛江市长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徐闻县海安镇经济发展总公司于2011年6月8日签订的《合作回购紫荆九号轮股权协议》;二、驳回湛江市长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7,927元、财产保全申请费5000元,由湛江市长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长信公司提交了二份新的证据材料:1.湛国资人事【2009】136号《关于湛江包装材料公司工会主席候选人的批复》;2.湛江包装材料公司在2017年1月24日出具的《证明》。拟证明许仕实自2009年至今一直担任湛江包装材料公司工会主席职务,非长信公司的员工或股东,无权代表长信公司签收任何文件。海安公司在长信公司未授权许仕实的情况下,主张许仕实签收相关文件视为送达给长信公司,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长信公司实际也每收到许仕实交来的任何文件。海安公司质证认为:一、《证明》虽然有湛江包装材料公司的公章,但是并没有经手人,不符合证据的形式,对其合法性不予认可;二、即使许仕实在湛江包装材料公司工作,但是法律并不禁止许仕实在两个公司工作;三、长信公司在一审开庭时,其代理人也是特别授权,其代理人称许仕实是长信公司的员工兼经理。长信公司对我方一审提供的证据九长信公司出具给海安公司的《授权委托书》没有异议,也证明许仕实是长信公司的员工。

本院认为,本案为船舶经营管理合同纠纷。根据长信公司上诉与海安公司的答辩意见,本院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合作协议》的效力应如何认定;二、长信公司在履行《合作协议》过程中,是否违反合同约定,能否向海安公司请求退还首期款610万元及利息;三、长信公司退还款项的诉请是否已超过诉讼时效。

一、关于《合作协议》的效力应如何认定的问题。

2011年6月8日海安公司与长信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约定长信公司以海安公司的名义投入回购“紫荆九号”轮总股份的49%股权所需的全部资金,海安公司依据《合作建造船舶合同》享有和承担的权利和义务均由长信公司承担。即海安公司将其依据《合作建造船舶合同》对船舶所享有的49%股权权益转让给长信公司,该内容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没有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依法应认定有效。长信公司上诉认为海安公司的转让行为涉及转让水路运输经营资格因而违反《国内水路运输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的规定,缺乏理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认定《合作协议》有效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二、关于长信公司在履行《合作协议》过程中,是否违反合同约定,能否向海安公司请求退还首期款610万元及利息的问题。

长信公司上诉认为由于海安公司没有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回购协议书》,导致《合作协议》无法继续履行,因此应返还长信公司已付首期款610万元及其利息。经查,根据《合作协议》第三条约定,《回购协议书》作为《合作协议》的前置条件,条款和文字不得变更修改,由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长信公司按照《回购协议书》约定的支付方式付款。同时《合作协议》第十三条又约定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的《合作建造船舶合同》及后续将要签订的《回购协议书》为协议的附件,作为《合作建造船舶合同》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从上述合同中有关《回购协议书》的约定内容来看,《回购协议书》是需在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合作建造船舶合同》之后签订。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回购协议书》的目的在于确保长信公司在“紫荆九号”轮总股份的49%股权权益以及长信公司能够按照《回购协议书》约定的支付方式付款。海安公司虽然没有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回购协议书》,但在2012年6月7日和8月7日徐闻港航公司已以书面函件形式告知海安公司,海安公司支付尚欠船舶建造款36,132,146.16元即可享有49%的股比,否则按实际出资额确认海安公司所占该船股比。函件表明徐闻港航公司认可只要海安公司支付建造轮船49%费用,就可拥有对所建轮船“紫荆九号”轮49%的股权权益。由于《合作协议》约定,海安公司依据《合作建造船舶合同》和《回购协议书》享有的权利和承担的义务均由长信公司享有和承担,长信公司实际行使海安公司的权利和义务时,均以海安公司的名义行使,故徐闻港航公司的函件已足以表明海安公司在支付款项的情况下,可以取得“紫荆九号”轮49%的股权权益,从而长信公司也可通过海安公司行使“紫荆九号”轮49%股权权益。2012年8月10日,海安公司向长信公司发出《确认函》,由许仕实签收。对于许仕实的身份,2015年3月18日长信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给海安公司,长信公司委托许仕实与海安公司协商退还610万元有关事宜。一审庭审中长信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确认许仕实为长信公司的人员,但具体担任什么职务需核实。长信公司虽然在二审中提供许仕实在湛江包装材料公司任职的证明,但不能据此否认许仕实可代表长信公司从事民事行为,故许仕实的签收行为应视为是代表长信公司签收。在《确认函》中,海安公司根据徐闻港航公司限期缴纳船舶建造款的期限要求长信公司在2012年8月23日前支付款项以取得相应的股权,否则视为长信公司违约并自动放弃回购该轮船股份。从上述事实可知,海安公司通过函件形式已达到保证海安公司在与徐闻港航公司合作船舶“紫荆九号”轮中享有49%股权权益和确定付款时间的目的,尽管海安公司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没有签订《合作协议》所约定的《回购协议书》,但不会影响长信公司依据《合作协议》行使权利、履行义务。长信公司上诉认为由于海安公司未与徐闻港航公司、徐闻海运公司签订《回购协议书》致使《合作协议》无法履行、海安公司违约的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长信公司没有按照约定支付剩余款项,依据《合作协议》的约定,长信公司无权向海安公司追偿首期款610万元及其利息,海安公司有权没收长信公司已支付的首期款。一审认定恰当,本院予以维持。

三、关于长信公司请求退还610万元款项及利息的权利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

如上所述,长信公司违反合同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应承担违约责任。长信公司对海安公司无返还款项的请求权,故也不存在起算长信公司请求海安公司退还款项权利的诉讼时效问题。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长信公司的上诉理由与请求均不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67,927元,由长信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侯向磊

审判员  李民韬

审判员  王 芳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三日

法官助理李俊松

书记员黄海彦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