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张土付毛海海上通海水域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18 10:26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民终45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土付,男,1955年8月7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阳西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毛海,男,1992年10月5日出生,汉族,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合浦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世锋,广西唐程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吴寿坤,男,1969年9月5日出生,汉族,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

上诉人张土付因与被上诉人毛海、原审被告吴寿坤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州海事法院(2016)粤72民初71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2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因以其他方式无法送达,本院向原审被告吴寿坤公告送达法律文书。2018年7月31日,上诉人张土付、被上诉人毛海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世锋参加了二审法庭调查。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土付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二判项,改判吴寿坤赔偿毛海精神损害抚慰金28000元,本案诉讼费用由毛海负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对涉案精神损害抚慰金酌定为38000元,此于受诉法院所在地的标准而言明显过高。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毛海于涉案事故中应自行承担10%的责任,依照上述规定,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应为28000元。一审判决在认定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时未考虑计算标准和伤者自身过错的因素,存在不当,应予纠正。二审法庭调查中,张土付确认:依照相关生效判决认定的责任比例,张土付与吴寿坤应对毛海的损失承担90%的责任,一审判决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38000元,则其应赔偿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为34200元(38000元×90%=34200元),其上诉状所载数额有误。

毛海答辩称:精神损害抚慰金应按伤残等级计算,并无责任比例之分。张土付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吴寿坤未提供答辩意见。

毛海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吴寿坤赔偿毛海损失410200元,其中误工费84963元、护理费15993元、交通费3000元、住宿费2448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200元、营养费3600元、残疾赔偿金171008、精神抚慰金100000元,张土付与吴寿坤对毛海的上述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本案的诉讼费由张土付、吴寿坤承担。一审庭审中,毛海将其上述第1项诉讼请求变更为:吴寿坤按前案判决确定的90%责任比例赔偿毛海损失386100元,其中误工费102180元、护理费16595元、交通费3000元、住宿费2448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200元、营养费3600元、残疾赔偿金17100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增加费用为鉴定费1500元,总额为406000元,张土付与吴寿坤对毛海的上述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

一、生效判决已查明的事实及作出的处理。

在(2013)广海法初字第1025号(以下简称1025号)案件中,毛海诉称:2013年7月13日,吴寿坤牵头与毛海等五人在阳江市闸坡港口为张土付所有的“粤阳西渔31235”船、“粤阳西渔31236”船(以下简称两渔船)进行制冷保温机安装,于7月20日安装完毕,毛海每天约获得150至200元不等的报酬。一审法院作出1025号案的民事判决查明如下事实:两渔船为新装双拖渔船,建造完工日期为6月21日,船舶所有人为张土付。

7月24日上午,毛海等五人在为“粤阳西渔31236”船的冷冻舱隔温层填充隔温材料时发生爆炸火灾事故,毛海等五人被不同程度烧伤。毛海当天被送入阳江市人民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1.全身多处特重度火焰烧伤60%,浅Ⅱ°10%,深Ⅱ°40%Ⅲ°10%,头面颈部、躯干、四肢、臀部;2.中度-重度吸入性损伤;3.低蛋白血症;4.左肺炎症。7月26日,毛海出院,出院诊断为:1.全身多处特重度火焰烧伤60%,浅Ⅱ°10%,深Ⅱ°40%Ⅲ°10%,头面颈部、躯干、四肢、臀部;2.中度-重度吸入性损伤;3.低蛋白血症;4.左肺炎症。出院情况为:患者已过休克期,生命征平稳,自觉创面疼痛不适,无畏寒、发热,无头晕、头痛,无视物模糊……头面颈部、躯干、四肢见烧伤创面,散在大小不等水泡,部分表皮已脱落;烧伤面积达60%,浅Ⅱ°10%,深Ⅱ°40%Ⅲ°10%。出院医嘱:注意加强营养及休息;转至其他医院继续治疗。

毛海提交了阳江市人民医院出具的JA88758052、JA88758054、JA88758055、JA88758056及7月26日的收费票据,记载其分别支出医疗费用591.40元、159.30元、2.90元、646.60元、28350.23元,合计29750.43元。

为转到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附属医院)继续治疗,毛海租用了医疗救护车。对于该费用,毛海提交了阳江市人民医院出具的救护车长途出诊收费知情同意书和该医院于7月25日出具的结算票据。救护车长途出诊收费知情同意书记载,患者毛海因病情需要往广西南宁治疗,需救护车运送,患者同意支付医院救护车长途出诊费。该医院出具的结算票据记载,7月25日收到毛海长途出车费6120元。

张土付对毛海租车转院继续治疗的事实未提出异议,但认为租车费是毛海发生的,其不清楚,该费用应以发票为准。吴寿坤对毛海主张的上述事实无异议。

7月28日至8月28日,毛海在附属医院继续治疗。附属医院的病情简介专页记载,入院初步诊断:1.全身多处特重度火焰烧伤55%,浅Ⅱ°17%,深Ⅱ°30%Ⅲ°8%;2.重度吸入性损伤;3.低蛋白血症。诊疗经过:入院后予抗感染、创面换药、营养支持对症等处理,并于7月30日和8月9日行创面清创、切削痂植皮、头取皮术。目前病情稳定。建议:1.继续行烧伤残余创面清创换药;2.烧伤愈合创面抗瘢痕医疗。

附属医院于8月27日向毛海发出的住院催款单记载:毛海本次住院已交住院预交金71010元,目前实际发生费用为117849.53元,现大概需补交46839.53元,具体补交金额请咨询主管医生。此外,毛海还提交了其在附属医院的桂O(13)No38549450、26436362的门诊收费收据,分别支出120.34元和154.47元。

对于上述医疗费用的支付情况,毛海及吴寿坤均认可,已支付的医疗费用全部为吴寿坤垫付,目前尚欠医院部分医疗费用,具体数额以发票为准。张土付称,吴寿坤支付了多少费用其不清楚,其没有支付过医疗费用,既然毛海与吴寿坤均认可系吴寿坤垫付,张土付认为应以发票为准。

事故发生后,张土付向广东省渔政总队闸坡大队(以下简称闸坡渔政大队)报告,该大队立即赶赴事故现场展开善后处置工作,并于9月29日作出《关于“粤阳西31236”船冻柜失火事故调查报告》(以下简称事故调查报告),认定事故发生的经过如下:“粤阳西渔31236”船出厂时冷冻舱未安装制冷设备,船主张土付通过其女婿陈亚弟知道吴寿坤会安装调试制冷设备,于是通过电话联系到吴寿坤,双方口头协议由吴寿坤承包该船冷冻舱制冷设备安装工程。之后,吴寿坤联系施工人员,7月12日吴寿坤带领毛海等五人到闸坡,于13日对该渔船冷冻舱制冷设备进行安装。该设备安装完毕后,调试期间冷冻舱达不到制冷保温要求。经吴寿坤检查发现原因是冷冻舱舱壁密封度不好,需要对冷冻舱隔温层填充隔温材料,并将情况告知张土付。张土付与吴寿坤协商,由吴寿坤继续承包该船冷冻舱舱壁隔温材料填充工作。7月21日起,吴寿坤等人开始工作,24日上午9时左右,毛海等五人照常开工,大约一个小时后,冷冻舱内突然发出一声巨响,毛海等五人未明白发生什么事,发现身上衣服着火,迅速相继爬出舱口。张土付和船员听到爆炸声后,立即赶到现场,发现毛海等五人已烧伤。张土付立即拨打120求救,并组织船员及时将受伤人员送上岸由救护车转往医院救治。事故调查情况为:事故发生当天下午17时,海陵区安监局、海陵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闸坡边防派出所及闸坡渔政大队工作人员对事故现场进行勘验,派人对船主及船员询问了解现场情况。25日上午派人到阳江市人民医院了解受伤人员情况,因伤者伤势严重,无法进行现场情况询问笔录。9月26至27日,经联系伤者家属确认伤者伤势好转可以进行询问笔录后,闸坡渔政大队派出工作人员到南宁、北海两地对伤者进行询问,了解当时发生事故的情况。事故原因分析:根据现场勘查及对相关人员询问了解,初步认为本次事故的主要原因是:1.施工人员未经培训上岗,没有专业知识,在施工前没有认真阅读产品使用说明,不懂施工所使用材料的特性及使用注意事项,盲目使用;施工现场没有足够的通风换气设施,五名施工人员在狭小的冷冻舱内同时施工,施工材料挥发出大量易燃易爆气体积聚在狭小的冷冻舱内无法及时排出,导致易燃易爆气体浓度过高,极容易因有施工人员吸烟或者电器、手机产生火花引发爆炸燃烧。2.承包方负责人吴寿坤不在现场监管施工,对招收的员工没有岗前培训(及三级教育),致使施工工人盲目施工。事故性质认定:该船建造及设备安装基本完工,正在安装调试制冷设备,未持有渔业船舶检验证书,未投入渔业生产,在制冷设备安装调试过程中发生爆炸燃烧,造成五人烧伤,认定为工伤事故。事故责任认定:1.毛海等五人不按施工材料的产品说明及使用注意事项盲目施工、使用;事故现场散落的手机、烟盒、吸食过的烟头等物品,说明五名施工人员不按特殊工种的施工要求携带火种、易产生火花物品进入施工现场。毛海等五名施工人员违反有限空间作业操作规程对事故的发生应负直接责任;2.工程承包人、联系人吴寿坤及其联系来的毛海等五人均无施工资质,吴寿坤对施工现场没有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事故发生当日,吴寿坤不在施工现场,对施工人员及施工过程没有进行安全监督管理和岗前培训,吴寿坤对事故的发生应负直接责任;3.船主即张土付将制冷设备安装调试及冷冻舱舱壁隔温层填充工程承包给无专业资质的个体施工者即吴寿坤,施工过程中,张土付对施工人员及施工过程没有进行安全监督,对事故的发生应负间接责任。

1025号判决认为,关于毛海与张土付及吴寿坤之间的法律关系。闸坡渔政大队的事故调查报告认定,喷泡工程的承包人为吴寿坤,即在喷泡工程中,系吴寿坤雇佣了毛海等五人。根据事故调查报告所附的询问笔录,吴寿坤在2013年8月30日的询问笔录中称,其到“粤阳西渔31236”船安装冰柜冷气、喷塑是陈亚弟到其处联系;7月13日做工,16日发现冰柜保温有空隙,吴寿坤和船主、陈亚弟反映情况,双方找人完成该工程。毛海等五人在9月26日和27日的询问笔录中均称,是吴寿坤带毛海等五人到“粤阳西渔31236”船做工的,也是跟吴寿坤联系。由此可见,系吴寿坤与张土付或陈亚弟联系了制冷装机及喷泡工程。同时,李兴旺在该案第一次开庭中称,其对泡沫工程是否为后来再协商不清楚,吴寿坤把材料送过来,毛海等五人就施工,工具、泡沫材料都是吴寿坤带过来的,是吴寿坤直接指定毛海等五人做泡沫工程;工程的承包、吃饭时关于泡沫工程的承包协商,其都没有参与。李兴旺的上述庭审陈述表明毛海等五人并没有参与喷泡工程的协商、承包等事宜。该陈述与吴寿坤及毛海等五人在闸坡渔政大队调查的询问笔录的内容一致,故对事故调查报告中关于喷泡工程的承包人为吴寿坤的认定予以采信,即在喷泡工程中,系吴寿坤雇佣了毛海等五人。虽然毛海等五人及吴寿坤对上述认定提出了异议,且李兴旺在第一次庭审结束后由其代理人在庭审笔录的末页补充了与开庭时相矛盾的陈述,毛海等五人在第二次开庭时的陈述也与李兴旺第一次开庭时的陈述相矛盾,但毛海等五人及吴寿坤对事故调查报告的异议没有举证证明,且毛海等五人对其第二次开庭时否认李兴旺第一次开庭时的陈述亦没有提供充分的反驳证据,故对毛海等五人及吴寿坤关于喷泡工程系张土付雇佣毛海等五人及吴寿坤一起施工的主张不予支持。吴寿坤雇佣毛海为吴寿坤承包的渔船喷泡工程施工,双方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根据事故报告的认定,涉案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是毛海等五人不具备涉案工程的施工资质,未经培训上岗,盲目使用施工材料,缺乏安全意识;吴寿坤作为工程承包人、联系人,组织了没有资质的施工人员,且对其没有进行安全监督管理和岗前培训,对施工现场没有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事故发生时吴寿坤不在施工现场,对事故的发生应负直接责任;张土付将涉案工程承包给无专业资质的吴寿坤,对施工人员及施工过程没有进行安全监督,对事故的发生应负间接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二款的规定,张土付应当知道吴寿坤没有相应资质,仍将涉案喷泡工程发包给吴寿坤,张土付应当与吴寿坤对毛海的涉案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毛海对涉案事故自行承担10%的责任,张土付及吴寿坤承担90%的责任。由于毛海明确表示只请求张土付赔偿其所有经济损失,不主张吴寿坤承担责任,因此,张土付应当对毛海的涉案损失承担90%的责任。

关于毛海损失的数额。毛海向阳江市人民医院支付了医疗费29750.43元,向附属医院支付了门诊费274.81元和预交了医疗费71010元,尚欠46839.53元。毛海提交的救护车长途出诊收费知情同意书和结算票据,能够证明转院租车事实及费用的发生,对其主张的6120元租车费予以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对民事主体合法权益的保护主要是通过损害填补的方式来实现,由于上述费用的已付部分吴寿坤已垫付,张土付无需向毛海重复支付,至于已付部分医疗费用的处理,属于张土付与吴寿坤之间的责任分担问题,与毛海在该案中对张土付的主张属不同的法律关系,不属该案的处理范围。对于尚欠的费用46839.53元,张土付则需按90%的责任比例向毛海赔偿损失42155.58元,最终判决张土付赔偿毛海损失42155.58元。

毛海、张土付不服1025号判决,均提起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粤高法民四终字第93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93号判决)认为,关于喷泡工程是否独立于装机工程及是否属于吴寿坤承包的工程范围,分析如下:一是喷泡工程的目的在于保持冷冻舱低温,毛海和吴寿坤主张喷泡的目的系在于固定木板,该主张与事实不符,不予支持。二是喷泡工程与装机工程的施工场所和目的一致。涉案的装机工程和喷泡工程的施工地点均在“粤阳西渔31236”船的冷冻舱内,涉案爆炸事故亦发生于冷冻舱内。毛海、张土付和吴寿坤均对吴寿坤承包装机工程及吴寿坤为张土付的冷冻舱安装制冷设备的目的是增加冷冻效果的事实无争议,结合前述分析的喷泡工程的目的在于保持冷冻舱低温的结论,应认定涉案喷泡工程和装机工程的施工目的一致。三是涉案爆炸事故发生后各方证言证实喷泡工程和装机工程为一个整体工程。关于毛海与张土付、吴寿坤之间的关系认定问题及张土付与吴寿坤应否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该案事实表明,毛海系吴寿坤为进行涉案装机工程施工雇佣而来,在装机完毕后,为实施附带的喷泡工程,毛海继续留在冷冻舱内开展喷泡作业。对于毛海上诉提出的涉案渔船火灾原因未能查清的问题,因毛海不能提供证据推翻闸坡渔政大队关于事故原因的认定,故法院采信闸坡渔政大队调查报告中的原因分析结论。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涉案喷泡工程和装机工程为一整体工程,施工目的均为增加或保持冷冻舱的冷冻效果,均由吴寿坤承包并组织施工,应认定吴寿坤雇佣了毛海为其承包的工程进行施工,因双方之间无书面劳动合同,故毛海和吴寿坤之间成立劳务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毛海和其雇主吴寿坤应当根据各自的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责任。二审中,毛海对于一审认定其对涉案事故负间接责任和应自行承担10%的过错责任没有提出异议,张土付则上诉主张毛海应自行承担40%的过错责任,但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主张,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二审对一审判决上述认定予以维持。吴寿坤作为涉案工程承包人,组织了没有上岗证的人员进行实际施工,且对施工人没有提供安全保护措施,事故发生时亦不在现场,对事故的发生应负主要责任。因此,一审判决认定吴寿坤作为接受劳务关系的一方应承担90%的过错责任并无不当,二审对此予以维持。而张土付系涉案船舶的船东,其身份为涉案工程的发包人,虽然其与涉案受害人毛海不存在劳务关系,但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张土付作为发包人将涉案工程发包给没有提供从事装机和喷泡工程相应资质或施工许可的吴寿坤承包,且放任施工人无证上岗,对施工现场亦未提供充足的安全生产条件,其应与吴寿坤一并就毛海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审判决对此认定正确,二审予以维持。毛海在二审中对于一审判决认定的损失数额没有异议,张土付虽对此有异议,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反驳,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因毛海提起该案诉讼仅提供了医疗费和租车费的凭据作为经济损失的证据,故二审仅就毛海诉请的医疗费和租车费进行审理。因张土付与吴寿坤为连带责任人,对涉案事故的发生承担90%的过错责任,而毛海和吴寿坤在一审时对于已付医疗费和租车费由吴寿坤垫付的事实予以确认,鉴于此,张土付在该案中应就毛海尚欠的医疗费用按过错比例予以承担,即90%的尚欠医疗费用,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二审予以维持。吴寿坤作为连带责任人,就其多付的款项可另案向张土付追偿,该案不作处理。最终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围绕毛海在本案提出的诉讼请求查明的事实

毛海称其为农村户口,事故发生前和吴寿坤从事制冷机安装工作有半年时间。毛海于2012年12月25日在北海市公安局海角派出所办理了流动人口居住登记,拟居住期限为一年,居住地址为北海市海城区云南路。毛海提交了其与黄成业签订的两份房屋租赁协议,毛海从2007年4月2日至2017年12月30日租住黄成业位于北海市银海区银滩镇房屋。

毛海受伤后,从2013年7月24日起至7月26日在阳江市人民医院住院,出院医嘱为注意加强营养及休息,转至其他医院继续治疗。毛海从7月26日至10月4日在附属医院住院治疗,住院期间长期医嘱单写明留陪人一名,出院医嘱为定期换药,防治感染、促进创面愈合;半年内避免强光直晒;防治瘢痕,功能锻炼;出院后1个月返院复查,若有不适,请及时就诊;出院带疤痕贴、弹力套等。

2016年6月4日,毛海委托北海市中天司法鉴定所(以下简称中天鉴定所)对其残疾程度进行鉴定,该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结论为毛海在船上工作时不慎被火烧伤全身多处,治疗终结后出现如下后遗症:1.面部瘢痕形成面积达到面部面积45%;2.全身多处(面部瘢痕除外)皮肤瘢痕形成,面积达全身体表面积26.5%。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桂高法发(2002)28号文件精神,意外受伤所致伤残适用GB18667-2002《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评残,参照该标准第4.5.2(i)条、第4.8.11条、附则5.1条之规定,以上损伤及其后遗症分别构成Ⅴ(五)级、Ⅷ(八)级伤残。毛海支付了鉴定费用1500元。

毛海的诉讼请求具体计算如下:1.误工费,住院72天,出院休养半年182天,共242天,按船舶制造业每年100571元÷一年250个工作日×254天为102180元;2.护理费,由毛海哥姐护理,参照农业职工的年收入28812元÷一年250个工作日×72天×2人为16595元;3.交通费3000元,没有车票,按毛海家属从北海往返南宁以及毛海为诉讼收集材料、出庭等车费酌情计算,一般乘坐大巴,一趟费用约70多元;4.住宿费,陪护人员在外租住房屋的费用,没有票据,按广东省公务员出差标准每天340元×72天为24480元;5.住院伙食补助费,参照广东省公务员出差标准每天100元×72天为7200元;6.营养费,医嘱要求加强营养,按伙食费标准一半酌情计算为每天50元×72天为3600元;7.残疾赔偿金,按每年13360元×20年×(60 4)为171008元;8.鉴定费1500元;9.精神抚慰金100000元。毛海庭审中主张按受诉法院广东省2016年-2017年度赔偿标准计算。

《广东省2016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规定:2015年全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3360.40元,伙食补助费每天100元,农业行业年平均工资28812元,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国有同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64654元。《2016年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根据2015年度统计数据制定,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6321元,农、林、牧、渔业年平均工资33983元。营养费的赔偿标准,可以按照当地居民平均生活费标准的40%-60%比例计算。

另查,毛海于诉讼中申请财产保全,请求扣押张土付所有的“粤阳西渔31236”船,扣押期间允许其继续营运该船,但不得抵押、处分和光船租赁该船,要求张土付向一审法院提供410000元的担保。一审法院于2016年9月21日作出(2016)粤72民初717号之一民事裁定,准许了毛海的申请,毛海交纳了财产保全申请费2570元。

关于吴寿坤主张毛海等五人的前期医疗费用及转院治疗的租车费等由陈章权垫付的问题,吴寿坤提交的证据材料在1025号案件中曾提交,且在该案庭审中五毛海及吴寿坤均称,已支付的医疗费用全部是吴寿坤垫付,1025号判决和93号判决中均认定已付医疗费和租车费由吴寿坤垫付的事实。毛海、陈豪德、李兴旺、陈豪德在本案的一审庭审中称:据其所了解,应该是吴寿坤叫陈章权代吴寿坤支付的医疗费,钱是吴寿坤的,其不知道陈章权是什么人,没有见过;对于垫付医药费用确认书,其并不清楚钱是出自谁的手,但是名字是陈章权的,确认书是代理律师让其签署的。

张土付答辩请求判令吴寿坤赔偿其渔船财产损失30000元,在庭审中,张土付述称对吴寿坤要另案起诉,对毛海等五人要反诉,要求毛海赔偿张土付30000元财产损失。张土付庭后提交了反诉状,将毛海等五人列为被反诉人,吴寿坤列为第三人,请求法院判令吴寿坤及毛海等五人共同承担各自侵权责任的全部赔偿费用,吴寿坤赔偿张土付渔船财产损失30000元。2017年5月3日,张土付申请对毛海等五人不用予以反诉。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是一宗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

毛海因身体遭受侵害起诉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其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关于毛海与吴寿坤、张土付之间的法律关系及事故责任的划分,已为发生法律效力的法院判决所确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二款的规定,毛海与吴寿坤、张土付在本案诉讼期间均未提供确实、充分的相反证据推翻发生法律效力的93号判决的认定,本案援引上述认定作为本案责任划分的依据。因此,一审法院对张土付关于本案全部损失应由吴寿坤及毛海等五人承担的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毛海主张的各项赔偿请求的计算。本案于2016年12月13日进行一审开庭审理,其赔偿标准应适用2015年的统计数据。具体赔偿数额如下:

误工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毛海从2013年7月24日至10月4日住院治疗72天,出院医嘱需要定期换药、返院复查,半年内避免强光直晒等,结合毛海损伤达到四、五级伤残的事实,毛海主张误工时间为2454天合理,一审法院予以确认。毛海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有固定收入,且未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平均收入状况,结合毛海在庭审中陈述事故前从事的工作及其在1025号案件的起诉状中陈述每天收入150元至200元,可参照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职工年平均工资标准64654元计算毛海254天的误工费为44992.10元。

护理费:毛海因涉案事故造成头面、躯干、臀部、四肢等多处烧伤,住院期间除了医院护理外,其主张家属自行安排的护理,属于合理费用。依照上述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毛海主张由其哥姐两人进行护理,但在附属医院住院期间的医嘱写明留陪人一名,应按医疗机构的意见以一人计算护理费。毛海没有举证证明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当地护工的劳务报酬标准,其主张按农业行业年均收入计算护理费合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因护理费是按照护理人员实际误工收入或护理当地的报酬标准而非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计算,毛海的父母均为广西人,本应按广西同行业年均收入标准计算其护理费,鉴于毛海主张的标准每年28812元低于广西农、林、牧、渔业年平均工资标准,这是毛海对其权利的处分,一审法院予以准许。72天护理费为5683.46元。

交通费:毛海居住地不在其治疗医院所在地,交通费实际发生,但毛海未提交交通凭据,一审法院酌情按1000元计算。

住宿费:毛海主张的住宿费为护理人员发生的费用,但未提交该费用实际发生的凭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住院伙食补助费:毛海以每天100元的标准主张其住院期间的伙食补助费用合理,按毛海实际住院时间72天计算,为7200元。

营养费:依照上述司法解释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的规定,毛海两次住院虽无医嘱需加强营养,鉴于在同一事故中受伤的陈豪德出院医嘱要求其注意加强营养及休息,而毛海的伤残等级高于陈豪德,可以比照计算毛海的营养费。结合毛海伤残程度,毛海的营养费可以按照当地居民平均生活费标准酌情按每天25元计算72天为1800元。

残疾赔偿金:根据中天鉴定所鉴定意见书,毛海身体所受损害分别构成四级、五级伤残,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GB18667-2002)附录B多等级伤残的综合计算方法B.2规定,以伤残等级最高处的伤残赔偿指数,加伤残赔偿附加指数,即增加一处伤残所增加的赔偿比例。附加指数在0-10%之间。伤残赔偿指数是指伤残者应当得到伤残赔偿的比例。B.2中的伤残赔偿指数是按该标准3.6条规定,以伤残者的伤残程度比例作为伤残者的伤残赔偿比例。该标准3.6条伤残等级划分,将受伤人员的伤残程度划分为10级,从第Ⅰ级100%到第Ⅹ级10%,每级相差10%。一审法院酌情认定毛海伤残赔偿系数为63%。毛海的户口性质为农村居民,其残疾赔偿金以每年13360.40元按毛海的伤残赔偿系数计算20年为168341.04元。

鉴定费:鉴定费发票显示,毛海为涉案鉴定事宜共支出1500元,且吴寿坤、张土付对此无异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上述赔偿金额合计230516.60元,毛海自负10%的责任,吴寿坤负90%的赔偿责任即207464.94元。

精神损害抚慰金:毛海因伤致残,精神遭受损害,其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上述司法解释第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一条的规定,酌定为38000元。

关于吴寿坤主张毛海等五人的前期医疗费用及转院治疗的租车费等由陈章权垫付的问题,因吴寿坤提交的证据材料在1025号案中亦有提交,而吴寿坤和毛海在该案的庭审笔录中均称该费用为吴寿坤垫付,这一事实已得到生效判决的认定。吴寿坤现作出与前案不同的陈述,且未提交足以推翻生效判决所认定事实的证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三条、第十六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一审法院作出如下判决:一、吴寿坤赔偿毛海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共计207464.94元;二、吴寿坤赔偿毛海精神损害抚慰金38000元;三、张土付对前述第一、二项判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四、驳回毛海的其他诉讼请求。以上金钱给付义务,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由于毛海在法庭调查终结前减少诉讼请求数额,一审受理费应收取7091.50元,由毛海负担2583.04元,吴寿坤、张土付负担4508.46元。财产保全申请费2570元,由吴寿坤、张土付负担,迳付毛海。

一审查明的事实有相关证据予以佐证,张土付、毛海于二审中均表示对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无异议,故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根据一审判决、当事人的上诉、答辩及二审法庭调查情况,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在于一审判决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认定是否不当。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一款规定:“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第十一条规定:“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由此表明,精神损害赔偿的具体金额应根据以上方面因素和案件有关情况予以综合认定。一审法院根据各方在涉案事故中的过错程度、毛海的受伤状况,并考虑一审法院所在地和毛海居住地的年人均收入、消费水平等,酌定毛海可得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38000元,此并无不当。张土付关于以该金额作为基数,再根据双方责任比例来计算其应支付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二审主张缺乏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张土付的上诉请求缺乏理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亦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土付的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其自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侯向磊

审判员  李民韬

审判员  莫 菲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三日

法官助理贺伟

书记员田里程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

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