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华庆健身科技惠州有限公司朱昌生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7 15:13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375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华庆健身科技(惠州)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马安镇新湖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陈晏正,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锦林,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丽燕,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朱昌生,男,1970年5月16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蕲春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培,惠州市惠城区水东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再审申请人华庆健身科技(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庆公司)因与被申请人朱昌生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粤13民终697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华庆公司向本院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二审判决,改判驳回朱昌生的全部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用由朱昌生承担。主要理由如下:(一)朱昌生已就同一事实提起劳动仲裁,并与华庆公司达成调解,一、二审法院受理并支持朱昌生的诉讼请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二)《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护法》第五十八条属于准用性规则,一、二审法院适用该条法律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属适用法律错误。目前并没有相关民事法律对工伤保险待遇和普通民事赔偿两者可以同时兼得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亦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护法》第五十八条“有关民事法律”的规定。(三)朱昌生主张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护法》规定要求华庆公司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并无依据,即使要求华庆公司赔偿,朱昌生亦未举证证明华庆公司存在过错,不能直接认定华庆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四)朱昌生已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不足部分华庆公司已经补足,即使根据法律规定职业病患者可以同时享有工伤保险赔偿请求权和民事赔偿请求权,但并不意味着朱昌生能够获得双倍、重复赔偿。首先,朱昌生主张的残疾赔偿金与工伤保险待遇中所享受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及华庆公司给付的差额部分性质相同,不应重复赔偿。其次,后续医疗费、营养费已在劳动仲裁阶段获得一次性医疗补助金赔偿,不应再重复赔偿。最后,精神损害赔偿金在工伤赔偿中并无明确法律规定,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致人残疾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残疾赔偿金,朱昌生也已获得该项赔偿。此外,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亦指出本质相同的赔偿项目应予扣除。(五)一、二审法院关于赔偿项目及其计算方式不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首先,朱昌生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城镇居住工作及有收入一年以上,故伤残赔偿金应根据其农村户口标准计算。其次,精神损害抚慰金与朱昌生所受实际精神损害程度不符。华庆公司并无故意侵害的过错,且根据惠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朱昌生遭受的损害后果实质并未给其造成特别严重的精神损害,一、二审法院支持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明显过高。此外,营养费缺乏证据证明,实质并不存在。后续治疗费未实际发生,《广东华标痕迹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关于后续治疗费也仅为“原则上建议”且对后续治疗时间未作认定。一、二审法院直接采用鉴定意见建议的治疗费用,并支持十年的后续治疗费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被申请人朱昌生称,本案并非以工伤保险待遇纠纷起诉,不构成重复诉讼。一、二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并结合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03)第20号文件规定的赔偿项目及计算方式支持朱昌生的诉讼请求,适用法律正确,并体现了公平公正。朱昌生作为工伤伤者是无过错的,华庆公司并无证据证明其无过错,朱昌生的相关证据足以证明因华庆公司的过错而造成必须终身接受治疗的严重职业病后果,一、二审法院适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二条规定正确。此外,一、二审判决是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会议纪要的指导精神裁判的,不存在重复赔偿的问题。朱昌生不符合领取伤残津贴条件,只能领取数额不多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其与残疾赔偿金性质不同,且赔偿数额差距大,适用标准不同。朱昌生虽然为农村户口,但在位于城镇区域的华庆公司居住生活长达七年,且有相对稳定的非农业性质收入达一年以上,故一、二审判决项目不存在重复,计算标准符合法律规定。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是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根据华庆公司的再审申请,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华庆公司是否应向朱昌生赔偿涉案款项;二、华庆公司的赔偿数额是否恰当。

首先,惠州市惠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朱昌生受到的人身伤害为工伤。因此,朱昌生有权就所受工伤获得赔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朱昌生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因此,朱昌生在工伤保险外,就未能获赔部分向华庆公司主张赔偿不构成重复起诉。其次,《工伤认定决定书》已经查明朱昌生于2015年3月至2016年7月间因工作接触苯、甲苯、二甲苯,经鉴定为职业性慢性苯中毒,华庆公司未能提交相反证据证明上述病症系因朱昌生违规操作所致,故二审法院认定华庆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第三,关于是否存在重复赔偿的问题。伤残赔偿金352,245.9元已经扣减了仲裁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相同性质的已赔付金额,不属于重复赔偿。营养费24,000元及后续治疗费377,580元并未包含在仲裁调解事项范围内,亦不属于重复赔偿。此外,伤残补助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性质并不相同,且现有法律规定并未排除当事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获得伤残补助后,再于侵权损害赔偿中向用人单位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权利,故二审法院酌定华庆公司支付5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并无不妥。第四,关于赔偿数额的计算问题。《工伤认定决定书》已经查明朱昌生在华庆公司任职达一年以上,华庆公司主张朱昌生应按农村户口标准计算伤残赔偿金与事实不符。此外,二审法院为避免当事人诉累,依据鉴定结论支持后续治疗费用,其处理结果并无不妥。因此,华庆公司的再审申请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华庆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华庆健身科技(惠州)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洪堂

审判员  张怡音

审判员  辜恩臻

二〇一九年九月十二日

法官助理罗洁

书记员许瀚丹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