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陈太龙陈晓霞追偿权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6 15:24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粤民申541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陈太龙,男,1958年11月2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苏明,广东粤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陈晓霞,女,1973年1月2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原审第三人:叶佳达,男,1972年3月3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

再审申请人陈太龙因与被申请人陈晓霞及第三人叶佳达追偿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3民终76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陈太龙申请再审称,(一)原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陈晓霞与第三人叶佳达曾系夫妻关系,双方于1997年10月30日登记结婚,2005年(即第三人收取案涉工程款的时间),陈晓霞以按揭方式首付20多万元贷款57万元购买位于深圳市南山区,2010年还清58万元贷款和利息。2012年3月2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1)粤高法民一提字第365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徐闻县红坎油库发油台改造工程的施工项目是陈太龙与叶佳达合伙经营。该判决生效后,2013年4月22日陈太龙向湛江市霞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合伙协议纠纷,要求叶佳达支付应得工程款1588076元给陈太龙,陈晓霞与叶佳达为逃避债务,在同年6月24日,陈晓霞以登记价2382299元将南山区高新南环东路滨福庭园5号楼906房的唯一房产出卖给案外人姚雅琼。同时,于同年8月12日,陈晓霞与叶佳达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上称“女方名下银行存款100万元,双方各分得50万元。”同年10月,陈晓霞在与叶佳达协议离婚后,又以430多万元全款购买位于深圳市宝安区房产。然而,从陈晓霞工作单位深圳市南山区学府中学工资发放表、社保参保明细中可以看出,2003年,刚到深圳工作的陈晓霞每月工资仅有三千多元,到了近几年其工资收入才过万。由上述事实明显可看出,第一、2005年前后陈晓霞的年薪才四、五万元,却能首付二十多万元在深圳购买房产,其前夫叶佳达收取与陈太龙合伙工程款的时间亦发生在2005年,并且在三年内还清58万元贷款及利息,因此,有理由认为叶佳达因工程施工等生产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工程款收益正好用于购买上述房产,亦即用于家庭生活之中。第二、陈太龙于2013年4月22日向湛江市霞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合伙协议纠纷之诉,要求叶佳达支付应得工程款1588076元给陈太龙,陈晓霞在陈太龙提起上述诉讼后两个月内迅速卖掉上述夫妻共同房产,又在卖掉房产后一个多月内迅速与叶佳达协议离婚,且陈晓霞协议离婚之前将位于深圳市南山区产以登记价238299元卖出,但在随后的离婚协议中却写道“女方名下银行存款100万元,双方各分得50万元”,明显与事实不符,因此陈晓霞与叶佳达在陈太龙提起合伙协议之诉后所作的一系列动作证明了陈晓霞通过虚假离婚来逃避其共同拖欠的夫妻债务。第三、陈晓霞在协议离婚后不久,又于2013年10月以430万元的价格全款购入新的房产,陈晓霞只是一个普通教师,且生活在消费水平较高的发达城市深圳,结合陈晓霞的工资水平,在深圳工作十年就能凭其一个人的工资收入全款买下430多万元的房子,不符合常理。陈晓霞虽声称是其个人收入购买,但陈晓霞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其有能力具备如此数额巨大的存款,因此其存款中必然包含了叶佳达的生产经营所得。离婚协议仅产生对内的效力,不能对抗叶佳达,其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产生的夫妻共同债务,即使离婚了亦应该共同偿还。(二)原一审、二审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作出判决,但本案不该适用上述法律依据。叶佳达拖欠陈太龙的工程款债务及利息是基于双方曾经合伙承接徐闻县红坎油库发油台改造工程的施工项目,根据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湛中法民三终字第7号民事判决,该工程应得工程实际结算款3331367.06元及尚欠工程款1266367.06元在2005年已经全部由叶佳达领取,叶佳达应将其中1588076元工程款及相应利息支付给陈太龙。叶佳达所收取的该笔工程款是基于生产经营活动所产生的收益,而不是借债用于生活需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二项的规定,生产、经营的收益归夫妻共同所有。因此,叶佳达在与陈晓霞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生产经营活动收取的3331367.06元工程款,该笔收益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叶佳达侵占了其合伙人陈太龙应得的工程款,因而形成了追偿之债,即使是叶佳达一方以个人名义对外从事的经营活动所负的债务,但因其经营收入已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或已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该债务也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因此陈晓霞应承担共同清偿责任。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裁定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追偿权效纠纷。根据陈太龙的再审申请,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叶佳达向陈太龙所负的债务是否属于叶佳达与陈晓霞的夫妻共同债务及陈晓霞是否应就叶佳达向陈太龙所负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陈太龙与叶佳达因合伙协议发生纠纷,另案生效判决认定叶佳达应向陈太龙支付工程款1,588,076元及其利息。陈太龙于本案中主张该债务为叶佳达与陈晓霞之间的夫妻共同债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叶佳达与陈晓霞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为1997年10月30日至2013年8月13日。陈晓霞并非是陈太龙与叶佳达之间合伙协议的当事人,也未参与叶佳达从事的经营活动。且陈太龙亦无证据证明叶佳达将上述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因此,依据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叶佳达向陈太龙所负的债务不属于叶佳达与陈晓霞的夫妻共同债务及陈晓霞无需就叶佳达向陈太龙所负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综上,陈太龙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情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陈太龙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洪堂

审判员  张怡音

审判员  李民韬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十三日

书记员  刘碧华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