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钟敬北辛辉不当得利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6 16:14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797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钟敬北,男,1940年8月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化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秋钰,广东鸿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金生,广东鸿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李伟明,男,1949年12月2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化州市。

二审上诉人(一审被告):辛辉,女,1947年3月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化州市。

再审申请人钟敬北因与被申请人李伟明、二审上诉人辛辉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9民终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钟敬北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不清,缺乏证据证明。李伟明系化州市同庆农业机械厂(以下简称同庆机械厂)厂长,钟敬北答应协助李伟明处理与同庆镇政府的诉讼。李明伟称,必须由钟敬北出具一份证实李伟明已支付办案费用23万元的《证据》,再由李伟明将该份《证据》拿回同庆机械厂申请并取得办案经费。钟敬北出于帮助朋友之情书写了《证据》,实际上李伟明未将任何款项交给钟敬北。所以,钟敬北只写“证据”“预付”“经手人”,而不是“收据”“收款人”。该《证据》只能证明钟敬北参与过办案过程,不能证明款项已经交付的事实。二审判决认定李伟明于2013年11月4日交付23万元给钟敬北,并于2014年12月要求钟敬北归还所谓的办案费23万元,缺乏证据证明,认定事实错误。(二)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二审判决认定涉案款项为不当得利,支持李伟明的诉讼请求,属于适用法律错误。钟敬北是在同庆机械厂全体职工的授权下代为维护同庆机械厂的合法权益,有权处置相关资产事务。因此,钟敬北处置涉案财产具有充分的合法依据,并非不当得利。李伟明也没有证据证明已将款项交给钟敬北。2.二审判决认定李伟明为本案的适格诉讼主体,是错误的。涉案23万元款项是同庆机械厂通过全体职工决议委托钟敬北、李伟明用于办案的费用。假使钟敬北收取了23万元办案费,亦应由同庆机械厂追讨。钟敬北以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为由申请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李伟明以钟敬北收取其23万元款项于法无据为由主张钟敬北归还款项,故本案为不当得利纠纷。

李伟明主张其以现金方式将23万元款项交付给钟敬北,并提交了钟敬北出具的《证据》予以证明。该《证据》记载:“李伟明予付办案费230,000元正。此款如胜诉,交办案人员使用。如败诉,即如数返还。此据。”落款签名处内容为“经手人:钟敬北”。钟敬北辩称上述《证据》是配合李伟明出具的,其未收取过相关款项,该材料名称为《证据》而非《收据》,其签名处是经手人而非收款人。但从《证据》记载的“此款如胜诉,交办案人员使用。如败诉,即如数返还”内容来看,钟敬北已实际收取了相关款项。钟敬北对《证据》内容无法做出合理解释,其关于材料名称、经手人的抗辩不足以对抗该《证据》载明的内容。因此,二审判决认定李伟明已实际交付涉案款项给钟敬北,判令钟敬北归还款项,并无不当。

综上,钟敬北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钟敬北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洪堂

审判员  辜恩臻

审判员  张怡音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日

法官助理李金迪

书记员古陆珠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