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钟向明钟向阳排除妨害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6 16:07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粤民申124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钟向明,男,1970年10月1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英旭,广东惠泰(惠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钟向阳,男,1972年8月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英旭,广东惠泰(惠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陈斯雅,女,1989年4月12日出生,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

一审第三人:惠阳区淡水镇淡环村尧岭村民小组。住所地: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淡水淡环村委会尧岭村。

负责人:袁伟东。

再审申请人钟向明、钟向阳因与被申请人陈斯雅、一审第三人惠阳区淡水镇淡环村尧岭村民小组(以下简称尧岭村民小组)排除妨害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13民终25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钟向明、钟向阳申请再审称:(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赠与书》是陈斯雅伪造的。该《赠与书》形成时间为邹四妹患肝癌住院期间,在其身患重病全身乏力的状态下是无法正常书写的,案外人邹燕珍也曾亲自向陈斯雅承认,《赠与书》中邹四妹的签名为邹燕珍所写,该签名也完全不同于邹四妹此前日常所写的笔迹。该《赠与书》是陈斯雅及邹燕珍一手伪造的。且根据常理,邹四妹当时已经病重,拿汤匙都没有力气,即便签名也不可能把名字写的那么规整,二审法院违背常理,在未对签名做司法鉴定的情况下仅凭一个与陈斯雅有利益、亲属牵连的证人就作出认定,明显有违常理,与事实不符。(二)即使《赠与书》为邹四妹自愿所签,且性质为赠与合同,该《赠与书》及《协议书》也因违反强制性法律规定以及损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而无效。1.《协议书》违反了划拨土地使用权管理暂行办法;2.根据尧岭村民小组关于涉案土地分配方案,分配名单定下后3年不变,若享有分配的村民在此3年内死亡,其分配份数保留,已出港的村民无份参与分配。《赠与书》《协议书》中将尚未分配的属于尧岭村民小组的集体财产协议分配赠与给无分配资格的出港村民(钟向英、陈斯雅),损害了第三人利益。在邹四妹去世时,尧岭村民小组会将该份额保留再重新调整分配给有权分配集体财产的本村村民。《赠与书》将尧岭村民小组保留的份额赠与给无分配资格的陈斯雅,严重损害了尧岭村民小组的利益。(三)《赠与书》所涉土地及土地权益为尧岭村民小组集体所有,邹四妹无权处分。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裁定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排除妨害纠纷。根据钟向明、钟向阳的再审申请,本案的争议问题为:陈斯雅是否享有涉案土地的相关权益。

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邹四妹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签署《赠与书》,将涉案土地的相关权益赠与陈斯雅。该《赠与书》为其真实意思表示,并未违反法律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陈斯雅依据《赠与书》依法取得邹四妹的财产,享有涉案土地的相关权益。钟向明、钟向阳申请再审主张《赠与书》系陈斯雅伪造的,但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至于涉案《赠与书》是否损害了尧岭村民小组的利益,尧岭村民小组未对此提出主张,本院对此不予审查。综上,钟向明、钟向阳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情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钟向明、钟向阳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洪堂

审判员  张怡音

审判员  李民韬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三日

法官助理周瑾

书记员刘碧华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