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谌亮谌越追偿权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6 15:58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729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谌亮,男,1979年1月18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赣州市全南县。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谌越,男,1975年8月17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赣州市全南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谌志康(系谌越的父亲),住江西省赣州市全南县。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何长珍,女,1972年5月1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始兴县。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韶关市惊涛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马坝大道222号安顺达大厦13楼。

法定代表人:王鹏。

再审申请人谌亮、谌越、何长珍因与被申请人韶关市惊涛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惊涛公司)追偿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2民终169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谌亮、谌越、何长珍申请再审称:二审认定本案是追偿权纠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证据及谌亮、谌越、何长珍提供的新证据均可以证明,本案的代偿人是惊涛公司的总经理王鹏,而不是惊涛公司,惊涛公司不是本案适格原告。王鹏是案外人,谌亮、谌越、何长珍从来没有委托过王鹏代偿按揭款,王鹏代偿按揭款是为了个人目的,谌亮已汇14期款给王鹏共445,760.14元,而王鹏汇给谌越在徽商银行芜湖三山支行(以下简称徽商银行)的还款账户435,492.8元,王鹏从中每月营利733.38元。谌越与徽商银行签订的《个人借款合同》约定了借款担保,抵押人是韶关市曲江新众合运输有限公司,保证人是集瑞联合重工有限公司,惊涛公司不是本案借款的担保人。惊涛公司于2017年10月9日起诉谌亮、谌越欠其375,676.56元,当时谌亮只欠2017年9月的按揭款31,106.63元,根据徽商银行的证明,惊涛公司于2017年11月29日才将剩余借款结清,惊涛公司是未还款先起诉,没有事实依据。惊涛公司原审提交的《担保函》、徽商银行出具的《证明》《代偿通知函》均是伪证。谌越、何长珍没有申请惊涛公司就案涉借款提供担保,双方也没有签订过任何担保合同。原审证据证明王鹏每月都已向谌越还款账户汇款,徽商银行却称谌越已连续三期未还款,存在矛盾。原审扣押谌亮的汽车不公平。惊涛公司、王鹏勾结徽商银行,侵害谌亮、谌越、何长珍权益,刻意制造错案。请求对本案进行再审,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

再审审查期间,谌亮、谌越、何长珍向本院提交谌亮、何长珍与徽商银行签订的《个人借款抵押合同》、徽商银行个人借款凭证、谌越向徽商银行出具的《承诺函》、徽商银行业务凭证、王鹏与谌亮微信聊天记录等材料,以证明其再审申请主张。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再审审查的焦点是原判决判令谌越、何长珍支付惊涛公司代偿款366,874.61元是否存在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情形。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谌越、何长珍的涉案借款系由谌亮向惊涛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鹏支付,再由王鹏向谌越的徽商银行还款账户汇款。惊涛公司向徽商银行出具了《担保函》,为谌越、何长珍的案涉借款提供保证,徽商银行予以认可。双方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关于保证的规定。惊涛公司的还款行为并未加重谌越、何长珍的违约责任,亦并无证据证明惊涛公司与徽商银行恶意串通以签订担保合同的方式损害谌越、何长珍的利益,故谌越、何长珍主张惊涛公司、王鹏勾结徽商银行,侵害谌越、何长珍权益的主张不能成立。王鹏是惊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惊涛公司与王鹏未就王鹏还款行为是否代表惊涛公司产生争议,故谌亮、谌越、何长珍关于代偿人是王鹏而非惊涛公司,惊涛公司并非本案适格原告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谌亮、谌越、何长珍因案涉车辆质量争议停止还款后,惊涛公司实际向徽商银行支付了自2017年9月起谌越、何长珍未清偿的借款366,874.61元,原审判决判令谌越、何长珍向惊涛公司支付相应的代偿款并无不当。

综上,谌亮、谌越、何长珍的再审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谌亮、谌越、何长珍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洪堂

审判员  张怡音

审判员  辜恩臻

二〇二〇年七月九日

法官助理高静

书记员潘万琴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