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翰星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南光贸易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2021-06-16 15:50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粤民辖终22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翰星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万源路2158号泓毅大厦1301室。

法定代表人:丁莉(DingLi)。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雪楠,上海申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南光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澳门特别行政区罗理基博士大马路223-225号南光大厦14楼。

授权代表:赖展京、张清。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洁,北京大成(珠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梅,北京大成(珠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东南光实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珠海市迎宾南路1155号中建商业大厦16楼。

法定代表人:范吉生,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洁,北京大成(珠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邢斌,北京大成(珠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翰星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翰星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南光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光公司)、广东南光实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原广东南光实业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南光公司)及原审被告丁莉、张庆喜合同纠纷管辖权异议一案,不服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4民初108号之一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上海翰星公司上诉称,一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裁定,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裁定驳回被上诉人的起诉。事实与理由:一、一审裁定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错误。本案为涉港澳、涉外民事纠纷,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编《涉外民事诉讼程序的特别规定》第二百六十五条的规定。二、本案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五条规定的情形,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五百三十二条关于中国法院不方便管辖的规定,驳回被上诉人的起诉。一审裁定认定本案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五百三十二条第二、第四项的规定错误。三、一审裁定认为本案原告主体资格问题不属于管辖异议审查范围错误。一审法院以2009年签订的协议书立案于法无据。本案起诉的依据最多是2011年形成的《合作协议书》,该协议书双方主体为港澳企业,没有内地诉讼主体,故本案不受内地法院管辖。四、一审法院认定涉案合同签约地为珠海错误。2009年《合作协议书》以传真方式形成,传真单显示从澳门至上海,未涉及珠海;2011年《合作协议书》右上角的“签约地点:珠海”字样并非协议条款,不是合同当事人对合同签订地的合意,合同签订地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四条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确定。在香港翰星公司缺席的情况下,一审法院认定香港翰星公司签约后未对合同内容包括签约地提出过异议,视为双方就合同的全部内容达成一致意见,缺乏事实依据。五、2011年《合作协议书》中关于“可交由珠海市法院或仲裁机构解决”是典型的或诉或裁争议解决条款,一审法院认定仲裁条款无效后按法定管辖确定,断章取义认定“交珠海市法院”的表述,是对管辖问题的约定不当。

本院经审查认为,南光公司为澳门特别行政区公司,香港翰星公司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公司,丁莉、张庆喜为新加坡共和国公民,故本案为涉外、涉港澳合同纠纷。由于上海翰星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本案管辖权提出异议,故应适用我国内地法律审查本案管辖权问题。

根据一审查明的事实,广东南光公司、南光公司与上海翰星公司、香港翰星公司之间签订的2009年《合作协议书》及南光公司与香港翰星公司之间签订的2011年《合作协议书》第五条均约定:“在上述协议执行过程中如发生任何纠纷或异议,双方应协商解决,如协商后仍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可交由珠海市法院或仲裁机构解决”。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关于“当事人约定争议可以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条款无效”的规定,前述协议约定中关于仲裁条款的约定无效,但前述约定中关于珠海市法院管辖的约定,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未违反法律规定,应认定为合法有效,并视为协议当事人选择珠海市法院作为纠纷管辖法院。由于两份涉案协议均注明签订地是“珠海”,同时珠海也是本案原告广东南光公司的住所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关于“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的规定,上述协议管辖的约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双方均应遵守。南光公司、广东南光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符合地域管辖的规定。同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明确第一审涉外民商事案件级别管辖标准以及归口办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一条第一款的规定,一审法院管辖诉讼标的额人民币1000万元以上的第一审涉外民商事案件。本案诉讼标的额超过人民币1000万元,南光公司、广东南光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符合级别管辖的规定。

上海翰星公司在上诉中主张本案有涉外因素,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编《涉外民事诉讼程序的特别规定》的规定,一审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属法律适用错误。由于涉案《合作协议书》中有关于协议管辖的约定,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编中只有关于特殊地域管辖的规定,并无关于协议管辖的特别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九条关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进行涉外民事诉讼,适用本编规定。本编没有规定的,适用本法其他有关规定”的规定,本案应当适用该法第三十四条关于协议管辖的一般规定。因此,本院对上海翰星公司前述主张不予支持。

上海翰星公司还主张涉案协议的签订地不是珠海市。根据一审查明的事实,两份涉案协议书右上角均标明:“签约地点:珠海”,香港翰星公司在两份协议上签章,并无证据显示该公司在协议签署时对签约地点的表述有异议,因此,上海翰星公司主张协议当事人并未对此形成合意,本院不予采信。同时,上海翰星公司主张协议以传真或电邮形式签订,实际签订地并非珠海,但上海翰星公司并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合同的实际签订地。而且,即使涉案协议的签订地点并非珠海,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四条关于“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合同约定的签订地与实际签字或者盖章地点不符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约定的签订地为合同签订地;合同没有约定签订地,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不在同一地点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最后签字或者盖章的地点为合同签订地”的规定,由于两份涉案协议书均约定合同签订地为“珠海”,故本案应认定“珠海”为合同签订地。

另外,原告主体资格问题系本案实体审查范畴,不属于管辖权异议审理的范畴,一审法院对此未进行认定正确。上海翰星公司以此为由主张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至于本案能否适用中国法院不方便管辖的规定的问题。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五百三十二条的规定,由于本案当事人已协议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管辖,且广东南光公司为我国内地公司,故本案不符合该规定第二、第四项规定的适用条件,不能适用该规定。上海翰星公司主张本案应适用该规定驳回被上诉人的起诉,缺乏理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本案属于一审法院管辖的案件范围,一审裁定认定一审法院依法对本案具有管辖权正确。翰星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李洪堂

审判员  李民韬

审判员  张怡音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法官助理李雪

书记员赖鸿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