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洲际油气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国鼎晟贸易有限公司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二审民事裁定书

2021-06-16 16:09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粤民终75号

上诉人(原审申请人):洲际油气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南省海口市西沙路28号。

法定代表人:王文韬,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南秋,北京德恒(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谭显玉,北京德恒(长沙)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申请人):深圳市国鼎晟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法定代表人:杨雄杰。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敏,广东融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洲际油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洲际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国鼎晟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鼎晟公司)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一案,不服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8民特78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

洲际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裁定;2.确认洲际公司与国鼎晟公司签订的GDS-ZJYQ-20180111号《借款合同》第10.6条所约定的仲裁条款无效。事实和理由:(一)2019年7月22日,国鼎晟公司向湛江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湛江仲裁委)提交《仲裁申请书》和《仲裁条款效力认定申请书》,请求确认涉案仲裁条款的效力。湛江仲裁委于2019年8月6日作出(2019)湛仲字第1791号决定书,后将《仲裁申请书》《仲裁条款效力认定申请书》等送达给洲际公司。湛江仲裁委在受理国鼎晟公司仲裁条款效力认定申请至作出决定期间,未通知洲际公司,剥夺了洲际公司依法享有的就涉案事实与法律适用发表意见及辩论的权利。同时,湛江仲裁委在受理国鼎晟公司仲裁条款效力认定申请后,未通知洲际公司即作出了决定,侵害了洲际公司的知情权及选择将该案件交由人民法院审理的权利,也侵害了人民法院审理确认仲裁条款效力案件的优先权。一审法院机械地套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的规定,驳回洲际公司的申请,法律适用错误。(二)涉案仲裁条款约定,双方应将争议提交湛江仲裁委在深圳仲裁解决。湛江仲裁委无权在深圳进行仲裁活动,故涉案仲裁条款无效。(三)洲际公司与国鼎晟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同时,洲际公司与国鼎晟公司的关联企业深圳赋格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信息咨询服务协议》。《借款合同》与《信息咨询服务协议》是同一借贷法律关系中密不可分的两个协议。《信息咨询服务协议》中约定是由合同签订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如果将《借款合同》与《信息咨询服务协议》分由仲裁和人民法院管辖,将浪费司法资源。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8年1月19日,国鼎晟公司与洲际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合同编号为GDS-ZJYQ-20180111号,其中第10.6条约定:“凡因本合同引起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各方可协商解决;协商不成,应提交湛江仲裁委在深圳仲裁解决,按该会当时有效的仲裁规则书面审理。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相关各方均有约束力。除非仲裁庭有裁决,仲裁费应由败诉一方负担。败诉方还应补偿胜诉方的律师费等支出。”

2019年7月22日,湛江仲裁委根据国鼎晟公司提交《仲裁申请书》及其与洲际公司签订的编号为GDS-ZJYQ-20180111号《借款合同》项下的仲裁条款,受理双方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案。同日,国鼎晟公司向湛江仲裁委提交《仲裁条款效力认定申请书》,申请湛江仲裁委对其与洲际公司签订的编号为GDS-ZJYQ-20180111号《借款合同》中约定的仲裁条款约定“发生纠纷时,提交湛江仲裁委在深圳仲裁解决”的仲裁条款效力给予效力认定。湛江仲裁委于2019年8月6日作出(2019)湛仲字第1791号决定书,决定如下:“确认国鼎晟公司与洲际公司签订的编号为GDS-ZJYQ-20180111之《借款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合法有效,该案属于湛江仲裁委管辖并继续审理。”

2019年9月26日,洲际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确认仲裁协议无效申请。截止一审法院听证时,仲裁机构尚未作出仲裁裁判。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为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案,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七条及相关的法律、司法解释予以审查。2019年7月22日,湛江仲裁委根据国鼎晟公司提交《仲裁申请书》及其与洲际公司签订的编号为GDS-ZJYQ-20180111号《借款合同》项下的仲裁条款,受理双方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案。同日,国鼎晟公司向湛江仲裁委提交《仲裁条款效力认定申请书》,申请湛江仲裁委对其与洲际公司签订的编号为GDS-ZJYQ-20180111号《借款合同》中约定的仲裁条款的效力。湛江仲裁委于2019年8月6日作出(2019)湛仲字第1791号决定书,确认国鼎晟公司与洲际公司签订的编号为GDS-ZJYQ-20180111号《借款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合法有效,该案属于湛江仲裁委管辖并继续审理。

2019年9月26日,洲际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确认其与国鼎晟公司签订的编号为GDS-ZJYQ-20180111号《借款合同》第10.6条所约定的仲裁协议无效申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仲裁机构对仲裁协议的效力作出决定后,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或者申请撤销仲裁机构的决定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在本案中,国鼎晟公司在仲裁庭开庭前,以其与洲际公司之间签订的编号为GDS-ZJYQ-20180111号《借款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向湛江仲裁申请确认,湛江仲裁委于2019年8月6日作出(2019)湛仲字第1791号决定书,确认国鼎晟公司与洲际公司签订的编号为GDS-ZJYQ-20180111号《借款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合法有效,该案属于湛江仲裁委管辖并继续审理。之后,洲际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确认仲裁协议无效申请,一审法院应依法不予受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仲裁司法审查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之规定,“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不符合受理条件的,裁定驳回申请。前款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的案件,申请人再次申请并符合受理条件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当事人对驳回申请的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故一审法院应对申请人洲际公司的申请依法予以驳回。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二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仲裁司法审查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之规定,一审法院裁定:驳回洲际公司的申请。

本院对一审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仲裁机构对仲裁协议的效力作出决定后,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或者申请撤销仲裁机构的决定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湛江仲裁委于2019年8月6日作出《决定书》,确认《借款合同》项下的仲裁条款有效,并向洲际公司邮寄送达了《决定书》。洲际公司于2019年9月26日向湛江中院申请确认《借款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效力。洲际公司申请的时间明显在湛江仲裁委作出的《决定书》之后,根据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其申请应予驳回。至于洲际公司上诉所称《借款合同》中的仲裁条款约定湛江仲裁委异地开庭,不影响本案的处理结果。故一审法院裁定驳回洲际公司的申请,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洲际公司的上诉请求不成立,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李洪堂

审判员  张怡音

审判员  李民韬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二日

法官助理周瑾

书记员刘碧华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