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朱建芬广州市宝城汽车出租有限公司不当得利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6 16:09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粤民申256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朱建芬,女,1968年11月7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涛,广东大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广州市宝城汽车出租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新隆沙西1号1幢103房。

法定代表人:周少龙,该公司经理。

再审申请人朱建芬因与被申请人广州市宝城汽车出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城公司)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1民终1520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朱建芬申请再审称,一、撤销一、二审判决,判决宝城公司向朱建芬支付征地补偿费179,000元和搬迁费5000元;二、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宝城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二审法院在调查取证程序中存在违反法律强制规定,导致做出了对朱建芬不公的判决。《广州市宝城汽车出租有限公司荔湾区芳村新隆沙西1号地块收地补偿协议》(以下简称《补偿协议》)第4.1条和第5.1条约定宝城公司所收取的补偿金额高达211,736,147.22元,补偿方式为“一次性补偿”,此笔补偿金是否包含对租户的补偿,一、二审法院未能调查核实。《补偿协议》第5.5条约定明确宝城公司负责征地范围内对租户的清退和安置工作,虽然此条款没有约定具体的安置和清退的细节,但一、二审法院未能对宝城公司如何安置和清退租户进行必要的调查。以上事实直接关系宝城公司是否已不法侵占朱建芬的利益,一、二审法院对这些关键事实没有进行必要调查并且没有作出合理合法的解释。二、朱建芬向一、二审法院提供了宝城公司已对其他租户进行征地补偿的线索,但均被故意忽视。在本案一审期间,朱建芬向一审法院提供了《关于宝城公司已取得涉案诉争的补偿款的情况说明》,陈述了宝城公司对同一地段、同一性质的19名承租人进行了不同程度补偿的事实,二审期间朱建芬向二审法院提供了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执行局(2019)粤0103执86号案的执行和解笔录,证明了宝城公司对同一地段和同一性质的租户进行补偿的情况。但一、二审法院对此均并没有进行调查核实,严重损害了朱建芬的合法利益。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不当得利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为:二审法院驳回朱建芬关于宝城公司应向其返还征收补偿费179,000元和搬迁费5000元的诉请是否存在认定事实和法律适用错误。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因他人没有法律依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朱建芬主张宝城公司根据《补偿协议》收到的211,736,147.22元补偿金中包含了朱建芬应得的征收补偿费179,000元和搬迁费5000元,但《补偿协议》并没有约定朱建芬所主张的征收补偿费和搬迁费。朱建芬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宝城公司收取了朱建芬主张的征收补偿费和搬迁费。《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条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应当对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给予公平补偿。”因此,房屋被国家依法征收后,征收补偿对象为房屋所有权人,朱建芬作为案涉房屋的承租人主张征收补偿费没有法律依据,朱建芬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搬离案涉房屋产生了搬迁费5000元。因此二审法院驳回朱建芬关于宝城公司应向其支付因租赁房屋征收的补偿费179,000元和搬迁费5000元的诉请并不存在认定事实和法律适用错误。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朱建芬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洪堂

审判员  李民韬

审判员  张怡音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三日

法官助理罗翔华

书记员李茵

赖鸿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