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张明球刘美姣不当得利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6 15:23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1210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明球,男,1959年8月2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吴川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小岩,广东正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浩斌,广东正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刘美姣,女,1979年8月2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

再审申请人张明球因与被申请人刘美姣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8民终34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张明球申请再审称:(一)刘美姣收取张明球30万元,没有法律上或约定的事实依据。刘美姣主张30万元是转让其持有的湛江市祥银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银公司)9%股份的股份转让款,该主张没有证据证明,也不符合情理,更与祥银公司各股东签订的《湛江市祥银贸易有限公司章程》《股东入股合作协议》《关于湛江祥银贸易有限公司清算协议》相矛盾。从上述公司章程及协议可知,祥银公司的股份比例始终为刘美姣占31%、张明球占29%、杨阳与郭凤冲各占20%。刘美姣主张其原占股40%并将9%的股份以30万元转让给张明球,没有证据证明,缺乏事实依据。(二)二审判决认为张明球在二审期间提交的《湛江市祥银贸易有限公司章程》不属于新证据并不予采纳,属于错误。该公司章程中约定的股东出资比例与《股东入股合作协议》一致,印证了祥银公司的股份比例始终为刘美姣占31%、张明球占29%、杨阳与郭凤冲各占20%。(三)二审判决采信杨阳、郭凤翔、郭凤冲的证人证言,不符合证人出庭作证的程序要求,违背证据认定规则,不足以推翻本案的书面证据。证人郭凤翔并非祥银公司的股东,也不参与公司事务,其仅是郭凤冲的哥哥,不具备证人资格。郭凤翔、郭凤冲没有出庭作证,接受询问,其证人证言应属无效证据。杨阳出庭作证称刘美姣持有40%股份,听说刘美姣以30万元的价格向张明球转让9%的股份。但杨阳承认其没有在场,是听刘美姣电话知晓的,该传来证据没有证明力。杨阳的证言不能推翻祥银公司各股东签订的公司章程及协议。综上,请求对本案进行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不当得利纠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的规定,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本案中,张明球共向刘美姣支付了80万元,双方均确认其中50万元是张明球作为祥银公司股东的出资。对于其余30万元的用途,双方存在争议。张明球主张其误以为其享有祥银公司29%的股份需要出资80万元,在祥银公司清算后才知道实际只出资了50万元,另外30万元被刘美姣个人收取。刘美姣则主张原约定其享有祥银公司40%股份但不实际出资,涉案30万元是张明球向其购买祥银公司9%股份而支付的股份转让款。虽然张明球与刘美姣之间没有签订书面的股份转让协议,但祥银公司另两位股东杨阳、郭凤冲的证言与刘美姣的主张一致,两人均称原约定刘美姣不出资占40%的股份、张明球以30万元购买刘美姣9%的股份。张明球称刘美姣的主张与《股东入股合作协议》约定的股东持股比例相矛盾,但《股东入股合作协议》也约定了祥银公司实际投资总额为150万元、按股东之前协商比例注入各自资金。在公司其他股东均表示张明球以30万元购买刘美姣9%股份的情况下,张明球称其不知道实际出资额的说法不符合常理。二审判决认定刘美姣收取涉案30万元是基于其与张明球之间的口头协议,具有法律根据,并无不当。

至于张明球在二审期间提交的《湛江市祥银贸易有限公司章程》,属于其本可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但其直到二审期间才提交,不属于新证据。且该公司章程中的股东、股东出资及公司出资总额均与之后签订的《股东入股合作协议》不一致,对本案的事实认定没有影响。二审法院不予采纳该证据,亦无不当。

综上,张明球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张明球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洪堂

审判员  辜恩臻

审判员  张怡音

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七日

法官助理李金迪

书记员古陆珠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