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台山市富通达软包装材料科技公司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深圳分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再审民事裁定书

2021-06-16 16:02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粤民申412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台山市富通达软包装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台山市水步镇龙山路50号。

法定代表人:王毓年,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庆元,广东连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华富街道皇岗路5001号深业上城(南区)二期60层、59层5901。

负责人:林耸,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星奎,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雁冰,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台山市富通达软包装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通达公司)因与被申请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粤07民终6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20年4月2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

富通达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二审认定事实错误,归纳焦点问题错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关于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相关规定,应当再审。涉案机械设备出险原因为强台风“天鸽”,争议焦点是《保险单明细表》第12条特别约定第3点“兹经保险双方同意,本保单对于屋顶或外墙不是钢筋混凝土或砌体结构的建筑物及在其下存放的保险财产,仅承保火灾或爆炸责任”内容的效力。一、二审法院对上述内容认定错误。(一)1.《财产综合险条款》第五条列明的保险责任符合富通达公司“全保”的投保意愿,但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并未使用该经批准或备案的《财产综合险条款》,签发的《财产综合险保险单》《保险单明细表》加入特别约定第3点,是对批准或备案的保险条款内容的变更,该建筑物限制承保的特别约定不符合富通达公司要求“全保”的投保需求。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在签发《财产综合险保险单》前后,并未通过任何形式告知富通达公司包括第3点在内的特别约定内容,亦未进行说明。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在未取得富通达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径行在《财产综合保险单》中列明建筑物限制承保特约条款,是对富通达公司信赖利益的损害,以及对富通达公司投保选择权、决定权的损害。2.涉案保险在保险单签发时,投保单根本不存在,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也未交付保险条款给富通达公司,其不可能履行提示义务。并且,《保险单明细表》《投保单》中特别约定部分,建筑物限制承保特约条款的文字表述,与其他特约事项在文字、字体表述方式上完全一致,无任何足以引起富通达公司注意的明显标志。3.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增加的特别约定第3点属于扩大批准或备案的保险条款中的免责范围。免责情形的扩大,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理应针对富通达公司投保一切险和综合险的请求,履行提示说明义务,否则该免责情形对富通达公司不产生效力。4.投保人事后在《投保单》上盖章不产生对建筑物限制承保特约条款的追认效果。富通达公司在《投保单》上盖章,仅对之前的投保行为追认,不能视为对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事前已就限制承保特约条款与富通达公司进行过磋商的确认,不能视为对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已经履行了提示说明义务的确认。(二)1.从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将自己委派的公估公司出具的公估报告作为证据提交给法院的行为看,足以说明本案保险标的遭受到损失及受损项目是客观真实存在的,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对保险标的遭受损失也是确认的。2.保险标的损害是随着事故发生而产生的,损失存在并不是以保险标的是否实际维修为前提的,也不是以涉案保险标的是否进行了维修作为保险金赔付条件。具体损失金额应综合评估价格,而不能因富通达公司未提交支出票据而不予确认。据此,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赔付保险金8,585,107.22元及公估费188,872.35元给富通达公司。

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辩称,涉案争议的特别约定第3点,为投保人与保险人协商一致的非格式条款。格式条款是指一方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的条款,往往并未针对特定的签约对象、标的物,但本案特别约定第3点不属于此类条款。该约定属于保险责任范围,并非免责条款。特别约定在投保单内以专门章节的形式呈现,第3点内容清晰且不存在歧义,保险人履行了法定提示和说明义务。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先出保单再提供投保单、保险条款是出于富通达公司的要求。即便投保单和保险条款系在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出具保险单后才由富通达公司盖章,也应认定为富通达公司对投保单载明的特别约定第3条内容的追认。在广东沿海地区,对简易建筑仅承保部分风险,排除台风暴风险系财产保险中的常态,并且审判实践对此普遍认可。因此,富通达公司关于特别约定第3点效力提出的主张均不能成立,该约定合法有效,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不应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是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根据富通达公司的再审申请,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二审法院认定特别约定第3条对双方具有约束力是否存在认定事实错误。

涉案保险单所附《保险单明细表》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保单》(以下简称《投保单》)中特别约定第3条载明“兹经保险双方同意,本保单对于屋顶或外墙不是钢筋混凝土或砌体结构的建筑及在其下存放的保险财产,仅承保火灾和爆炸责任。如本约定和其它条款或约定存在冲突,以本约定为准。”首先,对屋顶或外墙不是钢筋混凝土或结构的建筑物及在其下存放的保险财产,仅承保火灾及爆炸责任的约定,《投保单》《保险单明细表》均有相关表述,且《财产综合险条款》中亦有相关内容,在上述内容反复出现且内容明确的情形下,富通达公司作为商事主体应当对其内容有一般意义上的知悉和理解。富通达公司在《投保单》上盖章确认并作声明认可,应认定属于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二审法院认定涉案特别约定第3条对双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富通达公司存放于涉案建筑中的机器设备因台风造成损失,太平洋保险深圳分公司不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并无不当。

综上,富通达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台山市富通达软包装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李洪堂

审 判 员 张怡音

审 判 员 李民韬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 罗 洁

书 记 员 李志恒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