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李沈红黎杰豪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2 10:34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粤民申301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李沈红,女,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日雄,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晓敏,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黎杰豪,男,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

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曹永朋,男,汉族,住广东省雷州市。

再审申请人李沈红因与被申请人黎杰豪,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曹永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1民终2329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李沈红申请再审称:(一)二审法院未查明本案基础法律关系。一审中曹永朋自认向黎杰豪借款200万元,故李沈红并未提出任何异议。二审庭审中黎杰豪出示其与曹永朋的微信聊天记录,当庭播放了部分语音,李沈红通过该微信聊天记录才知道案涉200万元并不是借款,而是曹永朋与黎杰豪及其他人开展的项目合作,黎杰豪为了避免风险才要求曹永朋出具借条。李沈红提出案涉款项可能为合作款项,二审法院未予审查,直接认定为借款关系,适用法律错误。(二)曹永朋在微信聊天中存在陈述不实的地方,如曹永朋陈述白云保利的房产是他自己购买的婚房,李沈红在一审中已证明该房产系婚前由李沈红母亲全款购买并登记在李沈红名下。曹永朋提到将部分涉案借款给了“公司财务”,二审法院未要求黎杰豪展示该语音的前后语音,也未注意该语音的前后文字表述,直接认定“公司”是指广州上一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一公司),认定案涉款项用于公司经营,与事实不符。结合黎杰豪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可知,该“公司”不是指上一公司,而是指合作项目的对方公司。二审法院仅依据黎杰豪单方截取的语音片段及上一公司的经营范围,认定案涉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事实认定不清。(三)李沈红与上一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曹永朋直接拿李沈红的身份证将李沈红登记为上一公司的股东及财务人员,相关股权转让、工商登记等事宜李沈红全不知情。二审判决后,李沈红委托广东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2017年2月15日上一公司《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法定代表人签字处“李沈红”的签名进行鉴定,鉴定结论为不是李沈红的笔迹,证明李沈红与上一公司没有任何关系。综上,李沈红请求再审本案。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黎杰豪诉请曹永朋、李沈红归还借款200万元及利息,并提供《借条》《银行转账凭证》微信聊天记录及上一公司《企业基础信用报告》等佐证,曹永朋对欠款事实无异议,李沈红主张案涉款项是曹永朋个人债务,是曹永朋用于与黎杰豪合作的款项,不是借款,但未能举证证明,二审法院根据当事人诉辩意见及举证情况,认定案涉借款为曹永朋与李沈红夫妻共同债务,判决二人归还借款本息,符合法律规定及本案实际,并无不当。

李沈红主张,二审判决后,经委托对上一公司《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法定代表人签字处“李沈红”的签名进行鉴定,结论为不是李沈红的笔迹,证明李沈红未参与上一公司经营,案涉借款不是夫妻共同债务。对此本院认为,黎杰豪在一、二审期间提交上一公司《企业基础信用报告》,证明上一公司由李沈红和曹永朋共同经营。李沈红质证认为,“该公司确实存在,但李沈红没有参与实质经营”,未否认是上一公司的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其再审期间提交的鉴定结论,拟证明内容既未超出其一、二审质证意见,也不能证明其未参与上一公司经营管理,且该证据不存在“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者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情形,李沈红以上述证据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新的证据”为由申请再审,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李沈红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李沈红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金锦城

审判员  王 晶

审判员  卫东亮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姚 琳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