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天津启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前海通利华实业深圳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2 10:32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粤民申728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第三人、二审上诉人):天津启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自贸试验区(天津港保税区)。

法定代表人:张健宽。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玉昆,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智伟,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前海通利华实业(深圳)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

法定代表人:冯艳,副总经理。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罗冬祥,男,汉族,住湖北省京山县。

再审申请人天津启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隆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前海通利华实业(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利华公司)、罗冬祥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3民终2195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启隆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一、二审判决认定启隆公司与罗冬祥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但所依据的加盖启隆公司印章的文件均无原件,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关于证据的规定于事实认定错误。(二)启隆公司与通利华公司之前无任何业务往来,通利华公司作为大型企业,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如未签署正式合同,款项未支付至启隆公司公司账户而是支付至个人账户,款项往来未开具发票,王大伟为启隆公司监事,不得从事公司日常经营等,其在相信王大伟具备代理权上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不构成表现代理。(三)案外人王大伟伪造启隆公司印章己被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立案侦查并釆取了强制措施。2019年10月,启隆公司收到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鉴定意见告知书》。《鉴定意见告知书》记载,毛建法、王大伟签订的启隆公司订购合同、王大伟签字的编号TLH-161207的购销合同及王大伟情况说明上的‘天津启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印文与启隆公司提供的公章样本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的。二审法院收到启隆公司提交的《立案告知书》《鉴定意见告知书》后,仍根据《定购合同》认定启隆公司与罗冬祥之间买卖合同关系成立,认定事实错误。(四)与罗冬祥之间成立买卖合同关系的是通利华公司,不是启隆公司。即便认定案外人王大伟私刻印章签署合同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本案也无证据证明双方实际履行了《定购合同》。诸多证据证明双方并未履行该合同,如罗冬祥未向启隆公司支付款项,启隆公司也未向罗冬祥交付车辆。案涉车辆由通利华公司直接交付给罗冬祥,通利华公司也收到了罗冬祥支付(案外人王大伟转付)的购车款,通利华公司又向罗冬祥开具了发票,显然在案涉交易后期案外人王大伟向罗冬祥披露了买卖合同真实的相对方通利华公司,通利华公司也以实际行为履行了双方的买卖合同并向罗冬祥开具了发票,故承担相关法律责任的主体应是通利华公司。综上,启隆公司请求对本案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罗冬祥以所购车辆为事故车,存在欺诈为由,诉请启隆公司、通利华公司退还购车款、赔偿三倍损失共计428万元及利息,并提供案外人毛建法与启隆公司签订的《订购合同》,向启隆公司员工毛大伟支付购车款凭证等佐证。启隆公司否认与罗冬祥存在合同关系,对《订购合同》的真实性不予确认,认为合同上加盖印章系王大伟伪造,该公司对交易不知情,且已就王大伟伪造印章向公安机关报案。王大伟是启隆公司监事,罗冬祥作为消费者与之签订合同,且合同加盖了启隆公司印章,应视为已履行一般性审查义务。启隆公司虽然已就王大伟伪造印章向公安机关报案,但公安机关并未认定案涉合同签订时罗冬祥知晓印章为伪造,或存在罗冬祥与王大伟串通损害启隆公司利益的情形,其据此主张王大伟不构成表见代理,理据不足。案涉车辆发票虽然由通利华公司开具给罗冬祥,但通利华公司提供的购销合同、委托开具机动车发票确认书、免责声明书等证据,证明案涉车辆系启隆公司从通利华公司购买后,再出售给罗冬祥,通利华公司受启隆公司委托向罗志祥开具发票。一、二审法院根据当事人诉辩意见及举证情况,认定毛大伟签订合同构成表见代理,判决启隆公司退还购车款107万元及利息,赔偿车价三倍损失321万元,符合法律规定及本案实际,并无不当。

综上,启隆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天津启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金锦城

审判员  王 晶

审判员  卫东亮

二〇二〇年八月七日

书记员  姚 琳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