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陈霖张子聪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2 10:14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粤民申786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陈霖,男,1991年12月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静昊、林家仪。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子聪,男,1991年10月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

一审第三人:谭国栋,男,1988年5月1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

再审申请人陈霖因与被申请人张子聪、一审第三人谭国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1民终2117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陈霖申请再审称:(一)陈霖与张子聪之间不存在借款关系,陈霖从没有承认过本案的借款关系,本案的借款关系存在于张子聪与第三人谭国栋之间,陈霖只是中间人,不应承担还款责任,一审判决不采信陈霖的理由依据不足。(二)二审判决歪曲事实作出错误判决,陈霖在仲裁中的陈述实际上是说明张子聪虚构借款,企图通过仲裁方式使陈霖承担还款责任,并没有自认借款及借款年利率24%。(三)二审判决颠倒事实,以涉案借款并未约定还款期限,利息应从实际出借之日起开始计算,支持张子聪的诉讼请求,显然违反法律规定,张子聪起诉时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为此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依法再审改判驳回张子聪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2015年3月27日,张子聪向陈霖转账支付35万元。张子聪称上述款项是其出借给陈霖的,因双方是同学、朋友关系,且陈霖家境良好有足够的偿还能力,故张子聪未要求陈霖出具借条,为此提供(2017)穗仲案字第7922号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裁决书,在该《裁决书》中,陈霖答辩称:“(一)1.申请人(张子聪)与被申请人是中学同学。2014年11月,在一次聚会中,申请人提出有闲置资金可一起投资赚取利润。申请人负责出资,被申请人出力及资源。2014年12月13日,双方协商入股被申请人认识的谭国栋任法定代表人的广东合煌投资有限公司。……经过商量分析后确定合作,投入的资金通过借款方式以保证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的资金安全。……4.2015年3月份,由于公司新投入的光伏项目即将启动,缺乏开工运作资金,谭国栋向其他的股东借款后,再次向被申请人提出借款,被申请人也向申请人转告借款的需求,申请人了解情况后同意借款。2015年3月30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招商银行个人账户转入35万元。同日,被申请人向谭国栋个人账户分别转入20万元、5万元、5万元(其中扣除了利息)。谭国栋借款后没有还款,项目也没有落地。”陈霖对此不予确认,称案涉借款的实际借款人是谭国栋,陈霖仅是中间人,张子聪将案涉35万元借款转给陈霖后,陈霖于收到款项的当日即2015年3月30日向谭国栋转账三笔,金额分别为5万元、5万元、20万元,剩余5万元是扣除了陈霖之前出借给谭国栋的款项,为此提交了陈霖转账30万元给谭国栋的银行转账明细、谭国栋与陈霖于2014年8月1日签署的《借据》(借款金额3万元)、谭国栋与陈霖于2014年10月15日签署的《借据》(借款金额96300元)、张子聪与陈霖的微信聊天记录、通话录音、张子聪作为贷款人、谭国栋作为借款人及陈霖作为中间人分别与2014年12月15日、2015年1月9日、2015年3月30日签订的三份《借据》和《借款说明》的复印件。由于张子聪对陈霖提供的2014年12月15日、2015年1月9日、2015年3月30日三份《借据》和《借款说明》复印件的真实性均不予确认,且陈霖也未能提供其他证据予以佐证,在此情况下,二审法院在综合当事人陈述及案涉证据后,认定张子聪与陈霖存在案涉借款关系,并根据(2017)穗仲案字第7922号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裁决中陈霖自认的内容以及陈霖在本案二审庭审过程中的答辩内容,认定涉案借款的借款利息标准为年利率24%,且因涉案借款并未约定还款期限,该利息应从实际出借之日起开始计算并无不当。陈霖申请再审的事实与理由,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陈霖的再审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陈霖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金锦城

审判员  胡晓清

审判员  王 晶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邓 欣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