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潘敬东陆莉萍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2 10:07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粤民申806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潘敬东,男,1968年9月3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现住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劭文、郭坚生,均为广东新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陆莉萍,女,1962年12月2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陶美娟,女,1946年7月9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株洲市石峰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陆建平,男,1964年1月15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株洲市石峰区。

三被申请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铣,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广州业鑫房地产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天鹿南路233号214。

法定代表人:黄瑞昌。

再审申请人潘敬东因与被申请人陆莉萍、陶美娟、陆建平、一审被告广州业鑫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业鑫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1民终2119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潘敬东申请再审称:雷逢春的手机短信表明,陆蔚良一方从2016年4月1日至2017年8月期间,长期通过信息向潘敬东追债,潘敬东回复一直坚持案涉债务是业鑫公司债务,潘敬东只是公司业务的经手人,与案涉《投资协议书》并无直接利害关系,不存在事实上和法律上需承担公司民事责任的理由和依据,二审判决完全忽视潘敬东本人在签订《协议书》前后行为的突然转折性、不符常理性和及时向公安机关报警的补救行为,不认可潘敬东有关签订《协议书》是被胁迫的主张是完全不妥当的,是错误的,为此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二审判决,依法维持一审判决。

本院认为:潘敬东是业鑫公司的监事,潘敬东自称2011年初其在业鑫公司任业务经理。2011年5月13日,陆尉良(乙方)与业鑫公司(甲方)签订《投资协议书》,约定乙方向甲方投资2000000元,按项目计划,乙方投资期为3年,自本协议签订起计算(即2011年5月至2014年5月止),甲方给予乙方55%/年的投资回报。潘敬东作为公司代表在该《投资协议书》签字。因业鑫公司未还款,雷逢春通过短信方式向潘敬东催收。2017年8月13日,陆尉良(乙方)与潘敬东(甲方)签订《协议书》,主要内容为:业鑫公司如2018年8月13日前未返还3000000元给乙方,因甲方对2011年所签投资协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甲方自愿作为业鑫公司的保证人,对业鑫公司的返还款项自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期限至业鑫公司返还上述全部款项为止,如业鑫公司未在2018年8月13日前返还全部3000000元款项给乙方,甲方应在2018年9月1日前支付相关的全部款项给乙方。一审庭审中,潘敬东辩称其是在被胁迫的情形下签订案涉《协议书》,为此提交了其于2017年8月17日因此事向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石牌派出所报案的相关笔录以及2018年1月23日潘敬东与雷逢春的谈话录音。由于潘敬东提交的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石牌派出所的相关笔录仅包括其本人向公安机关报案的询问笔录,并无公安机关向其他相关人员调查的笔录,潘敬东也未提交公安机关已对此立案的证据,且潘敬东提交的2018年1月23日其与雷逢春的谈话录音并不能证实雷逢春或陆尉良在2017年8月13日胁迫潘敬东签订上述《协议书》,在此情况下,二审法院在综合当事人陈述及案涉证据后,认定潘敬东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有关《协议书》是受胁迫签订、应为无效的主张,并据此根据《协议书》内容判决潘敬东对案涉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无不当。潘敬东申请再审的事实与理由,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潘敬东的再审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潘敬东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金锦城

审判员  胡晓清

审判员  王 晶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邓 欣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