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涂利群张越富种植养殖回收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2 10:13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11580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涂利群,女,汉族,住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现住广东省恩平市。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越富,男,汉族,住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开平市温氏畜牧有限公司恩平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恩平市。

负责人:陈海坚。

再审申请人涂利群、张越富因与被申请人开平市温氏畜牧有限公司恩平分公司(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种植、养殖回收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7民终3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涂利群、张越富申请再审称,(一)双方签订委托养殖合同,约定肉猪产品回收价上下浮动不超过10%,但一、二审法院支持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按上浮1%计付肉猪回收价,严重显失公平,应按回收价上浮5%-10%计付最后三批肉猪的差价款损失才能保证双方利益公平合理。(二)一、二审法院认定2014年3月之前养殖的7批次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系错误的,案涉11批次均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三)一、二审法院认定每头猪所花物料款的计算标准对涂利群、张越富明显不公,计算公式的除数应按领苗数和回收数的平均数、每批专业户结算表写明的养殖户饲养天龄进行计算。(四)案外人张劲锋养殖的肉猪实际是涂利群、张越富养殖的,故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还应支付2014年6月26日批次死猪的猪苗款及饲料、药物款。(五)二审法院判决2015年7月13日批次的滞纳金从2016年4月1日开始计息是错误的,应从2015年12月27日开始计息。(六)二审法院未判决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支付第2批、第4批、第8批猪款的迟延付款滞纳金错误。(七)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未提请养殖户注意保证金计息、饲料价格的格式条款,明显加重养殖户付款责任,应认定条款无效。(八)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与涂利群、张越富之间成立的是无固定期或长期委托养殖合同关系,应对停苗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九)一、二审法院对涂利群、张越富提供的47份证据是否采信的理由未进行论述,导致本案认定事实错误和适用法律错误。综上,请求对本案进行再审。

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提交意见称,涂利群、张越富的再审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予以驳回。

本院根据涂利群、张越富申请再审的意见,经审查认为如下:

(一)关于诉讼时效的问题,涂利群、张越富提交的相关证据证明,双方于2016年3月发生争议后,其二人曾向恩平市大槐镇维稳中心请求协助并向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主张权利,故二审法院认定涂利群、张越富的诉讼请求自2016年3月发生诉讼时效中断,自2014年3月起算诉讼时效期间,并无不当。因涂利群、张越富并未举证证明自2009年8月17日起至2014年3月止期间曾向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主张过权利,故二审法院认定其二人于2014年3月之前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亦无不妥。

(二)关于双方是否成立长期委托养殖回收合同关系,及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是否应赔偿停苗损失的问题。双方均确认2009年至2015年期间,每批次养殖猪只均签订委托养殖合同,且合同明确约定了履行期限,涂利群、张越富主张双方曾口头约定长期合作,但并未予以证明,故二审法院认定双方签订的是固定期限委托养殖合同,并无不当。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有权选择是否与涂利群、张越富续签合同,故其在合同到期后,停止与涂利群、张越富续签并不构成违约,无需赔偿因停苗造成的损失。二审法院据此不采纳涂利群、张越富关于赔偿停苗损失的主张,并无不妥。

(三)关于案涉委托养殖合同约定的保证金、饲料价格等条款效力问题。案涉合同的履行是涂利群、张越富先领取猪苗、饲料、药品,待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回收成品猪后,双方再进行该批次猪苗、饲料、药品、回收成品猪等款项的整体结算,涂利群、张越富的目的是通过养殖管理活动获取劳动报酬,而非单纯的饲料、成品猪买卖,故案涉委托养殖合同约定收取保证金及收、支占用资金费的条款,并不存在免除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责任加重养殖户责任或排除养殖户主要权利,而涂利群、张越富亦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饲料款存在价格偏高,加重其二人付款责任的情形。因涂利群、张越富在实际履行中均按上述格式条款约定交付保证金及饲料款,其二人主张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对上述格式条款未尽提示义务,与实际履行情况不符。据此,二审法院不支持涂利群、张越富关于保证金条款、饲料价格条款无效的请求,亦无不妥。

(四)关于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是否应按市场猪价上浮5%计付2014年3月之后三批成品猪回收价格的问题。案涉委托养殖合同明确约定公司提供给养殖户的各种物料及肉猪回收价格均为流程定价,与市场价格不具有可比性,成品肉猪回收价格变动幅度为上下浮动不超过10%,则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有权依约在该价格浮动区间调整回收价格。正如前文所述,委托养殖合同并非成品猪买卖合同,涂利群、张越富的合同目的是获取劳动报酬,而非售卖成品猪的对价,且其二人亦未举证证明在签订合同时曾对该价格浮动条款提出异议,现主张应按上浮5%的标准计算2014年3月之后三批成品猪差价损失,缺乏理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五)关于猪只死亡的损失承担问题。涂利群、张越富主张案外人冯品龙和张劲锋合伙养殖的2014年6月26日批次猪只最终转让至其二人名下,但并未提交相关转让协议,且冯品龙陈述称已由张劲锋与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结算该批猪只并收取全部款项,而张劲锋亦未出庭作证。据此,二审法院不予采纳涂利群、张越富要求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赔偿2014年6月26日批次猪只死亡损失的主张,并无不当。涂利群、张越富主张每头猪所花物料款的计算公式应以领苗数和回收数的平均数、每批专业户结算表写明的养殖户饲养天龄为除数进行计算,但部分批次猪只具体死亡的时间不确定,同批死亡猪只的养殖期间不相同,无法精确计算每批次每头猪的物料消耗情况,且二审法院认定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应对猪只死亡损失承担70%的责任,故二审法院支持一审法院确定的计算公式,并无不妥。

(六)关于滞纳金计息起算时间的问题。因案涉委托养殖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结算批次猪只后会在账户留存一定余款,转化为下一批合同的保证金,故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在2016年3月明确不继续签订委托养殖合同之前,未支付2015年7月13日批次的结算余款,并不构成违约。二审法院认定温氏公司恩平分公司应支付自2016年4月1日起至2016年10月27日最终支付余款之日止的滞纳金,依法有据。

综上,涂利群、张越富所提理由及请求,理据不足,其二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应当再审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涂利群、张越富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金锦城

审判员  胡晓清

审判员  王 晶

二〇二〇年九月十一日

书记员  谢依婷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