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罗海军故意伤害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5-12 20:47发布

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湘1103刑再1号

原公诉机关: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化名“刘勇明”,男,1975年2月3日出生,汉族,永州市冷水滩区人,初中文化,无业,家住永州市冷水滩区;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13年9月5日被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8日被该局执行逮捕;2014年10月31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同日被本院取保候审;2019年8月21日因本案经本院批准决定逮捕,2019年8月28日被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永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潘腾,湖南人和人(永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罗海军犯故意伤害罪一案,本院于2014年10月31日做出(2014)永冷刑初字第22号刑事判决,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本院院长发现本案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并提交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本院于2019年8月20日做出(2019)湘1103刑监1号再审决定,2019年9月12日对本案立案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由审判员唐丽华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邓凤云、杨丽萍参加的合议庭,分别于2019年9月26日、2019年10月31日、2020年1月13日在本院第一审判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代理书记员刘艳担任庭审记录。冷水滩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周湘明、谭卫国出庭支持公诉,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及其辩护人潘腾到庭参加诉讼。2019年12月11日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检察院以本案需要补充侦查为由向本院提出申请延期审理,本院决定同意该申请。2019年12月26日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检察院申请恢复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1997年7月5日晚上9时许,被害人唐某1酒后在冷水滩区路边无故将屈某1打了两拳,屈某1被打后找到被告人罗海军等人说自己被打了,罗海军就说去看一下。后罗海军在粮贸大楼巷子口与唐某1相遇,罗海军还没开口说话,就被唐某1打了一拳,罗海军被打后跑到旁边一家米粉店里拿出一个瓶啤酒,将啤酒瓶底部在板凳上砸烂,尔后持砸烂的啤酒瓶返回去与唐某1发生打斗,在打斗中罗海军持啤酒瓶将唐某1胸部捅伤。唐某1被捅伤后走了十多米远就倒在了马路上。李某2等人见状将唐某1送至黄阳司中心医院,过了10多分钟唐某1死亡。经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鉴定,唐某1被锐器(如破玻璃瓶类)刺破心脏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同年7月7日,罗海军亲属与唐某1家人达成协议,赔偿了唐某1家人丧葬费用0.6万元。2013年12月25日,罗海军的亲属又与唐某1近亲属达成协议,赔偿了其经济损失40万元,取得了唐某1近亲属的谅解。

另查明,罗海军案发后化名为刘勇明潜逃至广东省躲藏。2013年9月5日17时许,中山市公安局三角分局刑事侦查大队民警在巡逻盘查时,发现了持有虚假刘勇明身份证的罗海军。经讯问,罗海军交代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并如实供述了自己于1997年在冷水滩区上将唐某1刺伤致死的犯罪事实。

还查明,因罗海军1997年7月5日后一直外逃,其家人没有为罗海军申报户口,公安机关没有罗海军相关户籍资料信息。

上述事实,有证人宋某1、李某1、秦某、郑某、宋某2、宋某3、屈某1、李某2、唐某2、罗某1、李某3、李某4、唐某3、桂某、钱某、宋某4的证言,提某笔录,现场平面示意图、现场勘查笔录,辨认笔录、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中山市公安局三角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抓获经过,情况说明,赔偿协议书、谅解书,鉴定书,被告人罗海军的供述与辩解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原审判决认为,被告人罗海军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了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罗海军犯故意伤害罪罪名成立。被告人罗海军因持有假身份证被公安机关盘问后主动交代了自己持啤酒瓶捅死被害人唐某1的犯罪事实,其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认定自首的条件,应当认定为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罗海军的亲属已与被害人唐某1的近亲属达成协议,赔偿了唐某1近亲属的经济损失,取得了唐某1近亲属的谅解,可酌情对被告人罗海军从轻处罚。被害人唐某1无故动手殴打被告人罗海军,引起纠纷的发生,具有一定的过错,亦可酌情对被告人罗海军从轻处罚。综合本案被告人罗海军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具有的法定及酌情情节,本院决定对被告人罗海军减轻处罚。被告人罗海军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依照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并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被告人罗海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在被公安机关有针对性盘问时才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不能认定为自首,故原判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并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协查通报一份;2、对唐某4的询问笔录;3、中山市公安局寄押犯罪嫌疑人员证明。

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对原审认定的事实证据均无异议,但辩称他在公安机关未发现自己真实身份之前主动交代真实身份,并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应属自首。其辩护人辩护意见:一、原审被告人罗海军接受盘问时没有采取强制措施当即告知真实身份及主要犯罪事实具有主动性,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二、受害人有重大过错,且原审被告人罗海军赔偿受害人的损失,并取得谅解。在逃跑的十六年时间也没有再犯罪。在缓刑考验期间,按规定向社区矫正单位报到,无新的犯罪行为,具有从轻量刑情节。综上,原审法院认定罗海军构成自首,对其减轻处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量刑幅度正确,请求法院维持原判决。并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罗海军户籍资料,证实罗海军在2015年1月16日登记户口;

2、永州市冷水滩区司法局黄阳司镇司法所的说明,证实罗海军在其所接受矫正期间表现良好,无违法行为。

经再审查明,1997年7月5日晚上9时许,被害人唐某1酒后在冷水滩区路边无故将屈某1打了两拳,屈某1被打后找到被告人罗海军等人说自己被打了,罗海军就说去看一下。后罗海军在粮贸大楼巷子口与唐某1相遇,罗海军还没开口说话,就被唐某1打了一拳,罗海军被打后跑到旁边一家米粉店里拿出一个瓶啤酒,将啤酒瓶底部在板凳上砸烂,尔后持砸烂的啤酒瓶返回去与唐某1发生打斗,在打斗中罗海军持啤酒瓶将唐某1胸部捅伤。唐某1被捅伤后走了十多米远就倒在了马路上。李某2等人见状将唐某1送至黄阳司中心医院,过了10多分钟唐某1死亡。经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鉴定,唐某1被锐器(如破玻璃瓶类)刺破心脏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同年7月7日,罗海军亲属与唐某1家人达成协议,赔偿了唐某1家人丧葬费用0.6万元。

1997年7月6日,黄阳司派出所将该案上报原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刑事警察大队,同日该大队将犯罪嫌疑人罗海军一案立为重大杀人案侦查。同年7月10日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刑事警察大队在全国公安机关发出冷公刑协字[1997]17号协查通报,其内容:1997年7月5日晚上9点,冷水滩区黄阳司镇发生一起重大杀人案,犯罪嫌疑人罗海军潜逃。罗海军,男,汉族,现年25岁,身高1.68米左右,体态偏瘦,长脸,单眼皮,浓眉毛,湖南冷水滩口音,家住冷水滩区居委会。请各地公安机关在日常工作中注意控制,一经发现予以拘留,并速与原冷水滩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联系。通报并附犯罪嫌疑人罗海军照片以及刑侦大队联系人和联系电话。1997年8月6日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对罗海军签署了拘留证并网上追逃,编号:T4311030509992013090001,但一直未能将罗海军抓获归案。2013年8月份,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通过摸排,发现一个广东的手机号码与罗海军家人联系密切,怀疑此号码可能是罗海军使用。2013年9月初,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民警前往中山市实行抓捕。2013年9月5日17时许,在中山市公安局三角分局刑事侦查大队民警的协助下,发现了持有虚假刘勇明身份证的罗海军。经询问,罗海军交待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并如实供述了自己于1997年在冷水滩区上将唐某1刺伤致死的犯罪事实。2013年9月5日18时40分,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在中山市公安局三角分局执法办案区对罗海军进行了第一次讯问,罗海军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2013年9月6日由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押回永州。

2013年12月25日,罗海军的亲属又与唐某1近亲属达成协议,赔偿了其经济损失40万元,取得了唐某1近亲属的谅解。

另查明,罗海军1997年7月5日后一直外逃,其家人没有为罗海军申报户口,公安机关没有罗海军相关户籍资料信息。2015年1月16日罗海军在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补录了户籍信息。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及原审被告人的辩护人提交,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书证

1、罗海军户籍资料,证实罗海军在2015年1月16日登记户口;

2、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机关在案发后从吴健燕处扣押了户名为刘勇明的身份证一张,从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处扣押了户名为刘勇明的身份证复印件一张;

3、中山市公安局三角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了原审被告人罗海军的到案过程;

4、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黄阳司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了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家人没有为罗海军申报户口,该所没有罗海军相关户籍资料的事实;

5、对于唐某1死者后事安排的协议、赔偿协议书、谅解书,证实了原审被告人罗海军亲属已与被害人唐某1近亲属达成协议,赔偿了其丧葬费用0.6万元、其他经济损失40万元,取得了其谅解的事实;

6、协查通报一份,证实犯罪嫌疑人罗海军于1997年7月10日在全国公安机关被协查通报;

7、中山市公安局寄押犯罪嫌疑人员证明,证实中山市公安局三角分局于2013年9月5日协助湖南省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查获犯罪嫌疑人员罗海军,需从2013年9月5日至2013年9月12日临时寄押于中山市看守所。2013年9月6日罗海军由湖南省永州市公安局押解出所。

二、证人证言

1、证人宋某1证实,1997年7月5日晚上9时多,她在一个店子后面耍,看见在粮贸舞厅下面有很多人围着一个穿短裤的赤背男青年,听别人讲有人把男青年打了一顿。2、3分钟后,她听到别人喊,那个赤背男青年被人打出血了,她就跑过去看,看见那个赤背男青年左胸下在流血,正沿新街往西走。后她看见店内的地上有些碎啤酒瓶片和一滩啤酒;

2、证人李某1证实,1997年7月5日晚上9时多,他见粮贸大楼对面第二个门面前打起架来,就走过去看,看见“猴子”被打到店里去了,打“猴子”的那些人跑了,屈某1在旁边讲了几句话,被“猴子”打了几拳。后他跟着“猴子”走到粮贸大楼对面口子边时,遇到了罗海军,“猴子”二话没说就将罗海军面部打了一拳,罗海军打了一个踉跄,转身跑到一个铺面里,拿出一个啤酒瓶在一张凳子上用力砸了一下,将瓶子的屁股砸去,接着就冲到“猴子”面前,持瓶子向“猴子”右上胸刺去,“猴子”侧身躲了过去,“猴子”转过身,将罗海军后背打了两拳,双方打了几下,突然罗海军持破瓶用力刺向“猴子”的左胸部,“猴子”就流出了血。“猴子”被杀后,用左手按住伤口往黄阳司商场那边跑,后有四个人将“猴子”抬到了医院。7月6日早上,他听别人讲7月5日晚上黄阳司街上被杀死了一个人,他想到是“猴子”被杀死了;

3、证人秦某证实,1997年7月6日早上,她和粮站的罗会计等人一起去找7月5日行凶的酒瓶把子,后罗会计在黄阳司中心医院门口的绿化带旁发现了一个还没有开封并带有血迹的啤酒瓶把子,她就用卫生纸包了起来;

4、证人郑某证实,1997年7月5日晚上,他与李某2、唐小明、唐某1等人在一起吃饭喝酒。大约晚上8时左右,他回家了。他回家还不到1小时,就听说唐某1被人杀倒了,于是他就走出来,走到黄阳司中心医院附近的马路上时,看见唐某1流着血倒在马路上,唐某1被抬到医院后就死了。事后他听大家议论说是唐某1和屈某1在粮贸大楼那边发生冲突,双方打了架,后来屈某1告诉了罗海军,罗海军再与唐某1打架时,拿起一个啤酒瓶砸烂后将唐某1杀伤了;

5、证人宋某2证实,1997年7月5日晚上,罗海军请他和宋某3、屈某1等人在黄阳司街上一个鱼扎店里吃晚饭,屈某1吃了一会先走了。20多分钟后,屈某1回到店里讲其在溜冰场被人打了一下,要罗海军过去帮忙,屈某1当时就和罗海军走了。过了10多分钟,他听到外面喊出事了,于是就走到黄阳司中心医院门口去看,看到一个年轻男子身上流着血在医院里,已经死亡了。后他听大家议论讲是罗海军拿着一个砸烂的瓶子将年轻男子杀伤的;

6、证人宋某3证实,1997年7月5日,罗海军请他和宋某2、屈某1等人吃晚饭,吃了一会,屈某1去耍了。20多分钟后,屈某1回到店里讲被别人搞了一下,要罗海军去帮忙“看一下”。罗海军和屈某1出去10多分钟后,罗海军回到店里说出事了,说完就走了。过了几分钟,屈某1到店里说罗海军可能杀伤人了。又过了10多分钟,他们听人讲街上杀死人了,就觉得应该是罗海军杀伤的那个人死了;

7、证人屈某2证实,他又名屈某1,1997年7月5日晚上,罗海军请他和宋某3、宋某2等人吃晚饭,他吃了饭先走了。他路过粮贸大楼时因搭了一句白被“小猴子”到了两拳,他就返回到酒店跟罗海军等人讲被别人打了一顿,罗海军说给他帮忙,找对方要医药费,于是他就搭起罗海军到了粮贸大楼巷子口那里,罗海军下车往粮贸大楼那边走,正好碰到“小猴子”,“小猴子”突然打了罗海军一拳,罗海军被打后跑到旁边的店子里去了,他就去溜冰场找“黑皮”,等他从溜冰场出来时,听人讲出事了、杀人了,他当时就看到罗海军往派出所方向跑,“小猴子”身上流着血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后来他听说“小猴子”是被罗海军用酒瓶子杀伤的;

8、证人李某2证实,1997年7月5日晚上,他和郑新明、唐某1等人在一起吃饭,唐某1喝醉了。后他和唐某1到粮贸大楼下面唱卡拉OK时,唐某1与一个年轻男子发生冲突,唐某1打了对方两巴掌,被在场人劝开后,唐某1看到屈某1在旁边,又对着屈某1打了几下,然后他就把唐某1拉到粮贸大楼二楼的舞厅去了。唐某1什么时候离开舞厅的他不清楚,后他听到外面喊起来了,于是就走出去看,看到有很多人围在马路上,唐某1伏倒在地上,身上流着血,他就喊人把唐某1抬到了黄阳司中心医院,过了10多分钟,唐某1死亡。他听说唐某1是被罗海军用啤酒瓶子杀伤的;

9、证人唐某2证实,1997年7月5日晚上,艾桂珍跑到他家里说他儿子唐某1被罗海军杀到了,他就马上跑到黄阳司镇卫生院,看到唐某1躺在医院大厅的地上,医生不敢抢救了,等了10多20分钟,唐某1就没气了;

10、证人罗某1证实,1997年7月5日晚上,他妻子唐年秀接到他儿子罗海军的电话,罗海军问唐年秀被其杀伤的人怎么样了,唐年秀说已经死了。罗某1还证实,罗海军是1975年农历2月3日出生的,好像没有办理户口登记;

11、证人李某3证实,1997年7月5日晚上,他走到黄阳司粮贸大楼边时,看到一个男子正在跟一个没穿衣服的男子打架,没穿衣服的男子说对方打错了人,那个男子就跑到粮贸大楼舞厅去了。后来那个男子出来又与罗海军打起来了,当时他看到那个男子被罗海军打了几拳,打的不太清醒了,罗海军又跑到一个米粉店里,到最后他看见唐某1被杀后跑了10多米就倒在了地上;

12、证人李某4证实,1997年7月5日9时10分左右,他看到黄阳司街上一个岔路口那里围了很多人,就跑过去看,看见地上流了很多血,有几个人抬起一个全身是血的人到中心医院去了,旁边的人讲:有个奶仔到粮贸大楼对面的一家米粉店里拿了一个啤酒瓶子砸烂,将唐某1的肚子连捅了两下;

13、证人唐某3证实,1997年7月5日9时多,他听说唐某1被捅倒了;

14、证人桂某证实,1997年7月5日9时多,他在黄阳司“太阳冷饮”冰室门前的大街上看见唐某1伏在地上,正流着血。后钱甘清、李某2还有两个人将唐某1抬到医院,医生说唐某1不行了,等了一会唐某1就死了;

15、证人钱某证实,1997年7月5日晚上,他在家里听到有人喊:“杀死人了”,就走出去看,看到唐某1伏倒在邮电局斜对面的马路上,又看到有四个人将唐某1送往医院;

16、证人宋某4证实,1997年7月5日晚上,她在粮贸大楼旁边的卡拉OK厅听歌,看见唐某1和李某1从舞厅里走下来,唐某1和一个男子在讲话,并将那个男子推了一下,那个男子就跑到三岔路口的米粉店里,接着就听到搞碎瓶子的声音,然后她就看见米粉店旁边围了很多人,并且能听到被打后的喊叫声;

17、证人唐某4的证言,证实他是罗海军故意伤害(致死)案的主办侦查员。1997年罗海军在黄阳司用啤酒瓶子将唐某1捅伤(致死)后某,冷水滩分局上网追逃后一直未能抓获归案。2013年8月该局通过排查,发现一个广东中山的手机号码与罗海军家人联系密切,怀疑此号码可能是罗海军使用。2013年9月初,他与时任刑侦大队大队长及局技术人员一同到了广东中山抓捕,通过技术侦查,确定了该手机号码的机主所在地。9月5日,在中山市公安局三角分局的协助下,以清查的名义进入该号码机主的房间,找到该手机号码的使用者,他们当时不能确认其是否是罗海军。三角分局民警对其询问,其辩称自己叫刘勇明,并在其钱包内有一张刘勇明的身份证复印件,后经中山市公安局三角分局警察核实该身份证是假身份证。这时,他们参与了询问,用永州话说刘勇明这个身份证是假的,并拿出事先带过去的罗海军以前的照片,其看了后就承认自己就是罗海军。进一步询问,罗海军供述了其在1997年在黄阳司用啤酒瓶子将唐某1捅伤(致死)的犯罪事实。

三、勘验笔录及辨认笔录

1、提某笔录证实,公安机关于1997年7月6日从秦某处提某了其捡到的、下缘玻璃不齐、有血迹的啤酒瓶把;

2、现场平面示意图、现场勘查笔录,证实了案发的地点;

3、对证人罗某2所作的辨认笔录证实,原审被告人罗海军是其亲弟弟。

四、鉴定意见

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1997)冷公刑技鉴字第29号鉴定书,证实了被害人唐某1的死亡原因。

五、原审被告人罗海军的供述与辩解

1、2013年9月5日18时40分至2013年9月5日21时26分在中山市公安局三角分局执法办案区由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刑侦大队宋志勇、唐某4对原审被告人罗海军的讯问笔录,证实1997年7月初的一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屈某1找到他,说在黄阳司粮贸大楼与人闹架,被别人欺负。他从饭店出来到粮贸大厦,正好看到唐某1与几个黄阳司街上的男子下来。唐某1看见就朝他嘴部打了一拳,他就跑到旁边的一家店子里拿了一瓶啤酒,并把啤酒瓶的底部砸烂,过去与唐某1打架。在打架的过程中,他用左手(他是左撇子)拿着啤酒瓶杀到唐某1正面上半身部位,具体杀伤到哪里他记不清楚了。他看见唐某1身上流血出来,当时并没有倒地,也没有再来打他,而是往马路那边走了。唐某1走后,他发现自己的左大拇指关节处被啤酒瓶划伤,跑到黄阳司中心医院准备看伤。这时在医院他看见几个人抬着唐某1进了中心医院,身上流了很多血。他就跑到附近的山上躲起来。第二天早晨走路出来然后坐车到冷水滩,打电话回去知道唐某1伤的比较重,救不过死亡了,所以他才跑到广东。这么多年,他一直在中山,开始办了一张肖剑平的假身份证,后来又办了一张刘勇明的假身份证,身份证号码是自己随便编的,一直使用到现在。他很少与家里人联系,只是偶尔在外面用公用电话跟父母报平安。

2、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在2013年9月7日、9月19日的供述与2013年9月5日的供述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

本院再审认为,原审被告人罗海军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原审被告人罗海军犯故意伤害罪罪名成立。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悔罪,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罗海军的亲属已与被害人唐某1的近亲属达成协议,赔偿了被害人近亲属的经济损失,取得了被害人近亲属的谅解,可酌情对原审被告人罗海军从轻处罚。被害人唐某1无故动手殴打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引起纠纷的发生,具有一定的过错,亦可酌情对原审被告人罗海军从轻处罚。

本案发生在1997年7月5日,根据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对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应当适用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

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在1997年被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网上追逃,并在全国公安机关被协查通报,其犯罪事实早已被司法机关发觉,只是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后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根据线索前往中山市实行抓捕,在中山市公安局三角分局民警的协助下,找到了使用刘勇明虚假身份的罗海军,罗海军才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及1997年在冷水滩区上持啤酒瓶将唐某1刺伤致死的犯罪事实,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并不是主动到司法机关投案,而是在公安机关有针对性盘问,且在已经难以脱离公安机关有效控制的情况下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是坦白交代,不符合自动投案的情形,不能认定为自首。故原判认定被告人罗海军系自首,对其减轻处罚,属于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应予以撤销。原审被告人罗海军的辩护人提出原审被告人罗海军系自首的辩护意见,与本案事实不相符,本院不予采纳。原审被告人的辩护人还提出原审被告人罗海军家属赔偿被害人的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具有从轻量刑情节的辩护意见,与本案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依照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并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14)永冷刑初字第22号刑事判决;

二、原审被告人罗海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8月28日起至2025年6月30日止,以前羁押的1年1个月27日已扣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 判 长  唐丽华

人民陪审员  邓凤云

人民陪审员  杨丽萍

二〇二〇年一月十五日

代理书记员  刘 艳

法律依据:

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二条犯罪分子具有本法规定的从重处罚、从轻处罚情节的,应当在法定刑的限度以内判处刑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

第三百八十九条再审案件经过重新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申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但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等方面有瑕疵的,应当裁定纠正并维持原判决、裁定;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依法改判;

(四)依照第二审程序审理的案件,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经审理事实已经查清的,应当根据查清的事实依法裁判;事实仍无法查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