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广州市金维迅物流有限公司广州鼎胜物流有限公司仓储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12 10:14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粤民申659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广州市金维迅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均禾新科村106国道东侧广州市弘森(国际)物流中心D栋210号。

法定代表人:罗斌,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章青林,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正海,北京市京师(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广州鼎胜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东晖路81号。

法定代表人:郑灵棠。

委托诉讼代理人:戴雯,系该公司法律顾问。

再审申请人广州市金维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维迅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广州鼎胜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胜公司)仓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粤01民终54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金维迅公司申请再审称:案涉合同明确约定在本合同有效期内,任何一方不得无故终止本合同,本案中,鼎胜公司并不享有约定或法定的解除权,金维迅公司2019年7月26日复函中也已明确不同意解除合同,至于2019年8月12日在58同城上发布放租信息,只是为了减少损失,实际并没有成功出租,而鼎胜公司也未单独提起解除合同之诉,因此本案合同一直有效,应当继续履行,鼎胜公司应全额赔偿金维迅公司的损失,二审法院酌定赔偿金额,是法官个人行为,滥用职权,缺乏法律依据。为此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二审判决,依法再审改判。

鼎胜公司提交意见称:金维迅公司的再审申请不仅逻辑混乱,反复纠结于一些事实清楚、法律明确的事项,又不能提出相应的证据予以佐证,鼎胜公司为了解约诉讼资源,已经按照二审判决积极履行了义务,为此请求法院依法驳回金维迅公司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2018年11月15日,金维迅公司与鼎胜公司签订《仓储/操作合同》,合同期限从2018年12月1日起至2020年5月31日止,并约定:如在合同期内非因金维迅公司原因鼎胜公司单方解除合同,则金维迅公司没收鼎胜公司所交预付款,如金维迅公司在合同期内非因鼎胜公司原因单方解除合同,则金维迅公司除了退回鼎胜公司交予金维迅公司的预付款外,另外支付同等金额的违约金予鼎胜公司;本合同在有效期内,任何一方不得无故终止合同。2019年7月23日,鼎胜公司向金维迅公司发出《关于提前终止〈仓储/操作合同〉(GPL-BDD-2018-A-047)合同的通知》,内容为:因我司经营业务调整原因,原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现提出提前终止合同,2019年8月1日起将不再租用广东省东莞市麻涌镇麻四村第二开发区3号库,在此前清空仓库所有货物,在贵公司出具2019年7月份产生的水费、电费发票后5个工作日内付清费用,自2019年8月1日解除之日起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终止;由于我司提前终止合同,我司将按照原合同的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即赔付给贵司的两个月预付款553900元,贵司在2019年8月10日前将两个预付款553900元有效发票归还我司。鼎胜公司遂之于2019年7月31日前清理退仓。2019年7月26日,金维迅公司复函鼎胜公司:因贵司单方终止合同给我司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除了支付违约金和水电费用外,应在终止原合同前补偿由于没有提前通知造成仓库空余期的仓租等项损失,请尽快安排与我司协商。由于鼎胜已经清理退仓,事实上不会再行使用案涉仓库,金维迅公司实际也已在寻求新的承租人,据此,一审法院判决双方解除案涉《仓储/操作合同》,二审期间双方均未对此提出异议,鼎胜公司上诉也仅是对一审法院认定的解除时间及赔偿费用提出异议,在此情况下,二审法院结合2019年8月12日金维迅公司在58同城上发出案涉仓库放租信息的事实,认定案涉《仓储/操作合同》于2019年8月12日解除,并在综合案涉证据及当事人陈述后,酌定鼎胜公司赔偿金维迅公司2个月空置期的堆存费损失553900元并无不当。金维迅公司申请再审的事实与理由,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金维迅公司的再审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广州市金维迅物流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金锦城

审判员  胡晓清

审判员  王 晶

二〇二〇年九月十一日

书记员  邓 欣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