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王伟故意伤害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5-12 20:18发布

河北省献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20)冀0929刑再1号

原公诉机关献县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王伟,男,1990年4月27日出生,河间市人,汉族,初中文化,农民,群众,住本村。因涉嫌故意伤害,于2013年11月17日到献县公安局河街镇派出所投案,当日被献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5日被献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4年1月6日被本院取保候审,2014年1月17日被本院判决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2019年9月26日被肃宁县人民法院判决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2019年11月1日刑满释放。

献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王伟犯故意伤害罪一案,本院于2014年1月17日作出(2014)献刑初字第00027号刑事判决。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因发现新证据,本院于2020年1月6日作出再审决定书,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献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郭书见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王伟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被告人王伟与被害人王某1因一次停车结怨,2013年6月5日晚11时许,王伟伙同在台球厅认识的“小飞”、“大龙”(二人在逃)找到王某1在河街的地磅处,用随身带去的洋镐把对王某1实施殴打,并将地磅处的监控电脑砸坏,然后驾车逃走。经沧州市法医鉴定中心鉴定,王某1左外踝粉碎骨折,评定为轻伤。2013年8月7日双方达成和解。

本院原审认为,被告人王伟因琐事与被害人发生口角后,心存积怨,持镐把故意伤害被害人身体,致其轻伤,其行为已触犯刑法,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予处罚。献县人民检察院的指控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罪名成立,量刑建议适当,予以支持。鉴于被告人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从轻处罚。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其谅解,酌情从轻处罚。综上情节对其适用缓刑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可宣告缓刑。为打击犯罪,保护公民的人身财产权利不受侵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王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

献县人民检察院在再审中提出,肃宁县人民法院(2019)冀0926刑初189号刑事判决已经生效,应该在对被告人王伟判处包庇罪的同时,及时把(2014)献刑初字第00027号刑事判决(故意伤害罪)撤销。

原审被告人王伟辩解称原审判决应当撤销。

本院再审查明,2013年6月5日晚上11时许,犯罪嫌疑人李某1(另案处理)带人至献县河城街西八册屯村王某1家地磅房门外,持木棍将王某1殴打致轻伤,并将磅房内监控电脑主机砸毁。后李某1找到原审被告人王伟为自己顶罪,王伟在李某1的授意下冒充犯罪人向献县公安局河城街派出所投案自首,作假证明掩盖李某1的犯罪事实,致使李某1逃避刑事制裁。王伟于2014年1月17日被本院判决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零六个月。因原审被告人王伟包庇犯罪嫌疑人李某1,2019年9月26日肃宁县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0926刑初189号刑事判决,判决原审被告人王伟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该判决已于2019年10月9日发生法律效力,并已执行完毕。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原审被告人王伟供述,证实其之前的供述都不属实,其是通过“大鹏”介绍投奔的李某1,跟着李某1混,李某1给其饭吃,其就是在网吧待着,没钱了就向李某1要钱。2013年的时候,具体时间记不清了,那天下午,李某1打电话叫其去一个茶楼,其到了茶楼后,李某1问其“有没有坐过牢,有没有前科”,其说“我没有前科”。李某1说“有个事你给我顶一下,也没有多大事”。其就同意了,李某1就跟其交代要顶的事情,大概意思就是其在银都吃饭的时候,和王某1因为错车闹起来了。然后其叫着他(李某1),让他带着其去找王某1,其把王某1打了。其去派出所自首,派出所民警给其问笔录,其把李某1交代的话,都跟民警说了,李某1怎么交代的,其就怎么跟民警说的,后来其被派出所拘留了。在看守所的时候,派出所民警提审时,其还是按照李某1交代的话和派出所民警说的。其在看守所待了20多天,就取保候审出来了,从看守所出来是李某1接的其,取保候审都是李某1安排的。其不认识王某1,一次也没见过他。在派出所的时候,民警让其辨认过王某1的照片,其一开始没有辨认出来,一个穿警服的民警用手指了一下王某1的照片,小声说“这一个”,其才辨认出哪个是王某1来。其不认识“大东某”,也见过这个人,其知道“大东某”是王某1的姐夫或者小舅子,当时李某1让其说是找的“大东某”和王某1调解的。李某1从看守所接其出来的时候,给了其4000元钱,其就要了2000元。2018年李某1找其,跟其说“之前你那个案子,肃宁县追究着呢,你还按照当年的说”。其就答应他了。李某1拿出5000元现金给其,但是其没有要。

是李某1打的王某1,其给李某1顶的罪。其不认识王某1,和王某1也没有矛盾,其不认识许某1(大东某),李某1让其顶罪的时候,跟其说是大东某给调解的打架的事,李某1跟其说大东某和王某1是姐夫、小舅子关系。其没有和王某1调解,他们在2013年的时候私下调解了,其进看守所之前,李某1和其说“你先进去,我在外边给你办取保”。

其没有参与打王某1,当时李某1让其顶罪的时候,告诉其王某1是河街镇西八屯村的人,其实其不认识王某1。是李某1让其去派出所投案自首的,其去之前李某1已经教给其怎么说了,到了派出所其也是按照李某1教的说的。

2.被害人王某1陈述,证实五、六年前的夏天,在其经营的地磅房门口,其被李某1带人打伤,李某1赔偿了其45万元,赔偿协议是李某1提前弄好了,让其和其妻子签的名,当时李某1教给其说“要是派出所找你的时候,你就说和一个叫王伟的人在银都因为错车闹起来了,是王伟打的你”,后来河城街派出所给其做笔录时,其也是按照李某1教的说的。其不认识王伟,一次也没有见过王伟。辩认王伟时其记的是派出所民警让其签的,辨认做得很快,其不认识王伟,也不是其猜的,怎么指认出来的王伟其想不起来了。

3.证人许某1证言,证实王某1是在王某1经营的地磅房门口被李某1带人打伤的,后来派出所立案调查了,中间李某1给其打电话让其把事给结了,其和王某1去说,王某1说要100万,最后谈到50万,然后有一天李某1拿了50万现金,在其厂子打印了个赔偿协议,付了钱后签了协议,李某1也在协议上签了字,但不是签的李某1的名字,忘了当时李某1签的谁的名字了。之后其又给李某1退回了5万。赔偿完毕后,李某1又找其按李某1说的意思去派出所写笔录,李某1的意思是说那天晚上打架的人是一个叫王伟的小孩,王伟是李某1的人,打架的起因是因为王伟和王某1有过节才打的架。其在派出所所做笔录的内容是按照李某1的意思说的。王伟没有找过其谈调解的事,其见过李某1手下的小孩,具体哪个叫王伟其不知道,具体有没有叫王伟的其也不知道。其在河城街派出所的笔录是李某1让其怎么说的,其就怎么说的,李某1跟其说是王伟打的王某1,其到河城街派出所也是这么说的。

4.证人李某1证言,证实其参与了2013年打王某1,以前其没有说实话,王伟没有去。打王某1是其和“财子”他们一起去的,王某1和“财子”没有过节,打王某1是因为2012年冬天其车辆被砸了,其怀疑是王某1砸的。打完王某1后,其找到王伟说“我有个打架的事,马上调解了,赔偿钱以后你去派出所替我顶一下,事情完了之后给你个钱”,王伟当时也同意了,其教给王伟让王伟到了派出所以后,和派出所民警说是和王某1是因为碰车的事吵架了,后来带着其去把王某1打了。王伟投案自首被拘留后,其联系为王伟办的取保候审。王伟被判刑后,2018年肃宁县公安局的人找过其问王某1被打的事,其又找到王伟,跟王伟说“肃宁县公安局找我了,以后肃宁县公安局可能会找你,到时候你还按照原来在河城街派出所说的和肃宁县公安局的人说就行了”,当时王伟也同意了。其想着给王伟个钱,但王伟没要。打了王某1之后,其通过许某1调解,给了王某150万,对方又退了三、四万,双方签了协议。给了王某1钱后,其和王某1、许某1他们说,派出所要是找他们,就让他们说是王某1和一个叫王伟的因为碰车的事情打的架。

5.证人王某2证言,证实其没有为李某1、王伟办过取保候审。

6.证人宋某证言,证实其没有给王伟作过取保候审保证人。

7.证人刘某1证言,证实2013年阴历四月份的一天晚上,李某1带着一群人把王某1打伤,李某1和许某1协商的,李某1赔偿了王某150万,许某1退回给李某15万,双方签了赔偿协议。

8.证人王某3证言,证实是李某1带着人把王某1打伤的,后来红某找许某1给管一下,后来红某赔偿了王某150万,许某1又回给了红某5万,双方签了协议,红某他们在协议上签的王伟的名字。

9.证人王某4证言,证实王某1被打后,王某1的二姐看过其厂子大门口的监控,派出所的人也看过。

10.证人刘某2证言,证实其听说2013年王某1被打了,其当时不在现场。

11.辨认笔录,王某1辨认出3号照片是李某1、许某1辨认出3号照片是李某1、李某1辨认出4号照片是王某1。

12.起诉意见书,证实王伟于2019年5月30日被肃宁县公安局以涉嫌包庇罪向肃宁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13.王伟的户籍证明,证实王伟户籍情况及属于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14.肃宁县人民法院(2019)冀0926刑初189号刑事判决书,证实王伟因包庇李某1,于2019年9月26日被肃宁县人民法院判决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刑期自2019年9月20日起至2019年11月1日止。

15.肃宁县人民法院出具的法律文书生效证明,证实(2019)冀0926刑初189号刑事判决已于2019年10月9日发生法律效力。

以上证据均经当庭质证,本院确认有效,予以采纳。

本院再审认为,2013年6月5日李某1带人将王某1殴打致轻伤,后李某1找到王伟为自己顶罪,王伟并未参与殴打王某1,有原审被告人王伟供述、受害人王某1陈述、证人许某1、李某1、王某2、刘某1、王某3等证人证言予以证实,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王伟因犯包庇罪,已被肃宁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上述新证据足以推翻本院原审判决认定王伟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故原审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王伟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审被告人王伟故意伤害罪罪名不成立,原审判决依法应予撤销,并应当根据现已查清的事实依法裁判。但鉴于原审被告人王伟所犯包庇罪,已由肃宁县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并已发生法律效力,故本案对王伟所犯包庇罪不再涉及。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撤销献县人民法院(2014)献刑初字第00027号刑事判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于翠霞

审 判 员  赵文艳

人民陪审员  赵 睛

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昭阳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