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王义波故意伤害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5-12 20:47发布

吉林省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通中刑再字第1号

原公诉机关吉林省柳河县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原审被告人、原二审上诉人)王义波,男,1971年2月8日出生,汉族,柳河县人,小学文化,农民,捕前住山东省青岛市四方区。户籍地柳河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1年7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日被逮捕,现于吉林省梅河监狱服刑。

委托代理人陈跃辉,柳河县柳南乡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申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原二审上诉人)王义良,男,1962年4月29日生,汉族,柳河县人,农民,现住柳河县。

委托代理人孙喜成,系王义良姐夫。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申请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原二审上诉人)张秀莲,女,1957年8月3日生,汉族,山东省即墨县人,户籍地吉林省柳河县,农民,现住吉林市昌邑区。

委托代理人张艳丽,系张秀莲之女。

吉林省柳河县人民法院审理柳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的被告人王义波犯故意伤害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秀莲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2年3月1日作出(2011)柳刑初字第20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被告人王义波、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秀莲、附带民事被告人王义良均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2年9月11日作出(2012)通中刑终字第69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王义波、王义良均不服,向本院提出申诉,本院于2013年1月23日作出(2013)通中刑监字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王义波、王义良仍不服,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省高院于2013年8月21日分别作出(2013)吉刑监字第92-1、92-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和再审决定书,维持原审判决的刑事部分,指令本院对本案的民事部分进行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2月24日在吉林省梅河监狱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原审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义波及其委托代理人陈跃辉,原审民事诉讼被告人王义良及其委托代理人孙喜成,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秀莲的委托代理人张艳丽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一审判决认定,王义良、王义波、王义海系亲兄弟,均为柳河镇邵家村村民。1993年11月王义良、王义海与张喜祥因土地一事发生过纠纷并结下矛盾。1996年12月27日午后4时许,王义海酒后见到张艳福并将其殴打,张艳福将此事告诉其父张喜祥后,张喜祥遂带着张艳福去找王义海评理,在李全军家门前道上遇见去前街找王义海的王义良,王义良见张喜祥手中有刀,便随手捡起一根手腕粗细一米多长的棒子,王义良与张喜祥因张艳福被王义海殴打一事发生口角,此时被告人王义波从村里小卖店买东西出来,在走到李艳春家房山头时,听见房后有人吵吵,便走过去,遂看见王义良与张喜祥正在发生口角,并往事发现场跑时看到张喜祥用随身携带的尖刀扎了王义良左肩部一刀,王义波顺手从李艳春家房后杖子上拽了一根棒子,张喜祥正准备扎王义良第二刀时,王义波用木棒打向张喜祥头部,将张喜祥打倒。张喜祥、王义良均被送往柳河医院救治,张喜祥经抢救无效于1996年12月29日23时40分死亡。经柳河县公安局尸体检验报告认定,张喜祥系因颅脑损伤而死亡。王义良损伤程度经法医鉴定系轻微伤。案发后被告人王义波外逃,于2011年7月15日在山东省青岛市被抓获归案。

原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义波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人死亡,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其行为发生在1996年12月26日,应适用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王义波在伤害张喜祥时,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义良与张喜祥正在发生纠纷,王义良与被害人张喜祥伤害后果的发生有因果关系,故王义良与王义波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秀莲的经济损失应承担连带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遂判决,被告人王义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被告人王义波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秀莲经济损失人民币135554.99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义良对该款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判决后,三方当事人均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上诉人张秀莲上诉称:1、原审判决民事赔偿标准错误2、量刑过轻;上诉人王义波上诉称:其是正当防卫,不应当承担责任;上诉人王义良上诉称:是王义波造成被害人的伤害,自己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本院二审判决认定,1996年12月27日午后4时许,王义海酒后见到张艳福并将其殴打,张艳福将此事告诉其父张喜祥后,张喜祥遂带着张艳福去找王义海评理,在李全军家门前道上遇见去前街找王义海的王义良、王义波,双方口角,继而厮打。在厮打过程中,上诉人王义波用棒子打在被害人张喜祥的头上,造成张喜祥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秀莲称民事赔偿标准错误及量刑过轻的上诉请求,经查,原审法院是按照其诉讼请求作出的附带民事裁判,量刑亦是在量刑幅度内作出,正确、适当,故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王义波称其是正当防卫的上诉理由,经查,王义波是在互殴中实施的故意伤害行为,不构成正当防卫。故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王义良称其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请求,经查,其参与互殴,应当承担连带民事赔偿责任。故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本院二审认为,上诉人王义波故意持械伤害他人身体并致人死亡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各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判决合理,故应予维持。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省院再审决定书认为原判民事部分王义波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135554.99元中医疗费17121.99元认定有误。根据庭审已质证的五枚医疗费票据计算,医疗费赔偿数额应为3122.31元。

再审期间,原审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义波提出自己的行为是正当防卫,不应承担刑事责任,更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义良主张自己没有伤害被害人,自己不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对原判民事部分五枚医疗费票据的数额是否计算有误。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张艳丽主张,五枚医疗费票据中前四张票据数额均是正确的分别是89.00元、271.00元、46.00元、0.80元,而第五张医疗费票据大写、小写总数书写错误,误写成为贰仟柒佰壹拾伍元伍角玖分(2,715.51),而实际该票据总数应为(住院预交款1、4000.00元加出院结算补交款1,315.59元)15,315.59元,总数为15,722.39元。

经本院再审查明,第五张票据的明细(西药577.61,输血464.00,手术196.00,医疗1,449.98,取8.00,住院费20.00)共计贰仟柒佰壹拾伍元伍角玖分(2,715.51)与另外四张票据相加共计3122.31元。同时还查明,被告人王义波及其家属于案发后已经赔偿被害人家属人民币5,000.00元。

本院再审认为,对原审生效判决的刑事部分,省高院经审查已驳回申诉人的申诉,故原审判决刑事部分仍予生效。刑事附带民事被告人王义波主张“自己的行为是正当防卫”的观点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对附带民事被告人王义良主张“自己没有伤害被害人,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连带责任”的观点,本院认为,王义良不仅事前与被害人张喜祥结怨,而且案发时王义良正在与被害人互殴的情况下,王义波手持木棒照被害人张喜祥头部猛击一棒,致其死亡,其结果与王义良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因此,原一、二审判决判令王义波与王义良承担民事赔偿连带责任是正确的。关于王义良提出案发后已经与被害人家属达成了一次性赔偿被害人家属人民币5000元的协议,并已支付的观点,经查,已经支付赔偿金人民币5000元给被害人家属,但没有证据证明是一次性协议,但原一、二审判决未将被告人王义波及其家属已经赔偿被害人家属人民币5,000.00元的数额在造成经济损失的总额中扣除是错误的,应予纠正。关于医疗费数额问题,原一二审判决计算有误,应予纠正。综上,经本院(2014)第五次审判委员会讨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的案件,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是由第一审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一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当事人可以上诉;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是由第二审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上级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审的,按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柳河县人民法院(2011)柳刑初字第20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和本院(2012)通中刑终字第69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中第二项的附带民事部分;

二、被告人王义波赔偿附带民事原告人张秀莲合理经济损失人民币117,555.31元(135,554.99-17,121.99+3,122.31-5,000.00),附带民事被告人王义良承担连带责任。。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马树文

代理审判员  张 娜

代理审判员  肖 嫣

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邹金伶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