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韩海军故意伤害罪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5-12 19:57发布

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20)苏0706刑再1号

原公诉机关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韩某某,男,1977年9月3日出生于江苏省灌云县,汉族,初中文化,个体,住连云港市海州区。曾因犯抢劫罪,于2003年3月31日被原连云港市新浦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再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9月18日被原连云港市新浦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8年4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4日被逮捕。后因被告人韩某某脱逃,于2020年10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连云港市看守所。

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检察院以海检诉刑诉(2018)39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韩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向本院提起公诉,以海检诉刑追诉[2018]5号追加起诉决定书指控被告人韩某某犯寻衅滋事罪追加起诉。本院于2019年2月18日作出一审判决,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江苏省连云港市人民检察院作出连检一部审刑抗(2019)4号刑事抗诉书,以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向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25日作出(2019)苏07刑抗7号再审决定书,指令本院再审。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于2020年10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田玉琼依法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韩某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的事实为:

一、故意伤害

2018年1月10日15时45分,被告人韩某某至连云港市海州区民主中路的“兰星阁”足疗店内,手持菜刀向被害人王某乙展示,用拳头殴打被害人王某乙面部,致使其双侧鼻骨骨折。经鉴定,被害人王某乙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被告人韩某某当庭表示自愿认罪。

在本院审理期间,被害人王某乙表示不要被告人韩某某赔偿。

上述事实,被告人韩某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户籍信息、发破案经过、到案经过、病历材料等书证,未出庭证人张某的书面证言,被害人王某乙的陈述,被告人韩某某的供述和辩解,连云港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连公物鉴(临床)字(2018)83号法医学人体损伤鉴定书、辨认笔录、视听资料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二、寻衅滋事

2018年1月15日晚上,被告人韩某某在连云港市海州区女人街美食广场“大嘴巴鱿鱼”附近偶遇李某,随即殴打李某一巴掌,后李某妻子被害人王某甲拉架让李某跑开,韩某某又用拳头捣被害人王某甲的鼻子,导致其鼻骨粉碎性骨折。经鉴定,被害人王某甲伤情为轻伤二级。

被告人韩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

在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韩某某与被害人王某甲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并履行完毕,被害人王某甲对被告人韩某某表示谅解。

上述事实,被告人韩某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户籍信息、发破案经过、到案经过、谅解书等书证,未出庭证人李某的书面证言,被害人王某甲的陈述,被告人韩某某的供述和辩解,连云港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连公物鉴(毒物)字[2018]100号理化检验鉴定报告、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原审认为,被告人韩某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且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已分别构成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韩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被告人韩某某对故意伤害罪当庭表示自愿认罪,量刑时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某某如实供述自己寻衅滋事罪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某某赔偿被害人王某甲的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量刑时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某某在判决前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之规定,以被告人韩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原审被告人韩某某对上述事实无异议。

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检察院的意见是:被告人韩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建议对其在有期徒刑十个月至一年六个月之内量刑;犯寻衅滋事罪,建议对其在有期徒刑十个月至一年六个月之内量刑;并罚一年五个月。

经再审审理查明:

一、故意伤害

2018年1月10日15时45分,被告人韩某某至连云港市海州区民主中路的“兰星阁”足疗店内,手持菜刀向被害人王某乙展示,用拳头殴打被害人王某乙面部,致使其双侧鼻骨骨折。经鉴定,被害人王某乙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在本院审理期间,被害人王某乙表示不要被告人韩某某赔偿。

上述事实,被告人韩某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经法庭举证、质证的户籍信息、发破案经过、到案经过、病历材料等书证,未出庭证人张某的书面证言,被害人王某乙的陈述,被告人韩某某的供述和辩解,连云港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连公物鉴(临床)字(2018)83号法医学人体损伤鉴定书,辨认笔录,视听资料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二、寻衅滋事

2018年1月15日晚上,被告人韩某某在连云港市海州区女人街美食广场“大嘴巴鱿鱼”附近偶遇李某,随即殴打李某一巴掌,后李某妻子被害人王某甲拉架让李某跑开,韩某某又用拳头捣被害人王某甲的鼻子,导致其鼻骨粉碎性骨折。经鉴定,被害人王某甲伤情为轻伤二级。

被告人韩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

在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韩某某与被害人王某甲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并履行完毕,被害人王某甲对被告人韩某某表示谅解。

上述事实,被告人韩某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经法庭举证、质证的户籍信息、发破案经过、到案经过、谅解书等书证,未出庭证人李某的书面证言,被害人王某甲的陈述,被告人韩某某的供述和辩解,连云港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连公物鉴(毒物)字[2018]100号理化检验鉴定报告,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韩某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且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已分别构成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韩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被告人韩某某如实供述自己寻衅滋事罪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某某在刑罚执行完毕以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韩某某赔偿被害人王某甲的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量刑时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某某当庭表示自愿认罪认罚,依法从宽处理。被告人韩某某在判决前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18)苏0706刑初481号刑事判决。

二、原审被告人韩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被告人韩某某的刑期自2020年10月1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季 锐

审 判 员  马赵军

审 判 员  胡文娟

二〇二〇年十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  王 羽

书 记 员  董月变

法律条文附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一)项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五条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十五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八十九条再审案件经过重新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申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但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等方面有瑕疵的,应当裁定纠正并维持原判决、裁定;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依法改判;

(四)依照第二审程序审理的案件,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经审理事实已经查清的,应当根据查清的事实依法裁判;事实仍无法查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