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李隆飞故意伤害故意毁坏财物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5-12 20:11发布

安徽省凤阳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皖1126刑再2号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凤阳县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李隆飞,男,1988年2月17日出生于安徽省凤阳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安徽省凤阳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08年6月3日被凤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6日被该局取保候审,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1年12月23日被该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6日被监视居住,2012年8月16日经本院决定被凤阳县公安局执行逮捕,同年12月14日被本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免予刑事处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个月;因本案于2019年7月3日经本院决定被凤阳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凤阳县看守所。

辩护人姚运胜,安徽治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凤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隆飞犯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本院于2012年12月14日作出(2012)凤刑初字第00243号刑事判决。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5月30日作出滁检一部审刑抗(2019)2号刑事抗诉书,向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10日作出(2019)皖11刑抗4号再审决定,指令本院对本案进行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8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凤阳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王某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李隆飞及其辩护人姚运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一、故意伤害罪

2008年3月一天晚上,被害人崔某到被告人李隆飞、杜某等人在凤阳县府城镇新英皇KTV歌厅里唱歌的包房,无故殴打了杜某。李隆飞认为崔某太霸道,遂伺机报复崔某。2008年3月24日,李隆飞准备了帽子、口罩、砍刀等作案工具,由张某2驾驶租赁来的轿车于当夜12时许在凤阳县府城镇新英皇KTV歌厅门口找到崔某,李隆飞持一把砍刀追砍崔某,致崔某背部、右上臂、左肘部等多处受伤。经法医鉴定,崔某的损伤程度系轻伤。案发后,被告人李隆飞于2008年6月3日到公安机关投案,双方就民事赔偿达成调解协议并履行。

二、故意毁坏财物罪

2010年3月26日凌晨,李某1和杜某、徐海峰等人在凤阳县府城镇小中都口福烧烤店吃烧烤时,遇到汤某、苏某等人,双方将桌子并在一起吃,期间杜某和汤某因敬酒发生争执。后双方散场都往小中都后门方向去时仍有语言争执,苏某打110报警称小中都后门有人打架。民警赶到现场,未发现有人打架,在询问谁是报警人时,汤某驾驶皖M×××××黑色丰田凯美瑞轿车向南驶去,李某1等人认为汤某的车辆从其跟前花了一把方向(指似撞未撞,突然调转方向)并且报警,李某1驾驶一辆灰色本田CRV轿车,李隆飞驾驶皖M×××××黑色伊兰特轿车,追撵汤某驾驶的皖M×××××轿车,杜某乘坐李某1驾驶的轿车。李某1驾车追撵到凤阳县府城镇清明北路刘某2家附近,两辆车停下,在追撵期间,两车曾发生碰撞。李某1和杜某下车后与汤某等人发生相互撕扯,后被人劝开,后李隆飞驾驶皖M×××××轿车也赶到现场,并直接撞到汤某的轿车尾部。杜某在现场讲给我撞。李隆飞驾驶皖M×××××轿车再次向汤某的丰田车尾部撞了多次,李某1也驾驶本田CRV轿车向汤某的轿车的左侧车门撞了两下。经凤阳县价格认证中心评估皖M×××××轿车修复价格为3150元。案发后,汤某与杜某达成民事调解协议并履行,汤某表示谅解被告人李隆飞。被告人李隆飞于2011年12月23日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受案登记表、接出警情况登记表、户籍证明、凤阳县公安局府城责任区刑警队归案情况说明、凤阳县公安局府城、洪武路派出所情况说明、租赁协议、住院病案、凤阳县府城拂晓汽车修理厂工程结算单、凤阳县中医院住院病案、凤阳县公安局情况说明、凤阳县公安局扣押物品清单、机动车行驶证、领条、协议书、谅解书、证人苏某、孙某1、孙某2、刘某1德、刘某1、刘某2、刘某3、杜某、李某1、张某1、周某、李某2、徐某、司某、沈某1、沈某2、马某、唐某1、张某2、唐某2、卢某、水某、李某3、陈某、谷某、安某心证言、被害人汤某、崔某陈述、被告人李隆飞供述、凤阳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皖)公(凤)鉴(法)字(2008)113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凤阳县价格认证中心凤价证鉴[2011]165号价格鉴定结论书、现场勘验笔录、现场方位图、被毁损车辆照片等。

原审判决认为:被告人李隆飞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一人轻伤;伙同他人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对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鉴于被告人李隆飞案发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其犯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的主要事实,系自首,且双方已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并已履行,得到被害人谅解,对其犯故意伤害罪从轻处罚;因故意毁坏财物犯罪情节轻微,免于刑事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五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李隆飞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免于刑事处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个月。

抗诉机关抗诉认为,该判决中故意毁坏财物罪的部分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1、原审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李隆飞构成自首确有错误。原审被告人李隆飞于2011年12月23日向凤阳县公安局投案,但在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时,未如实供述其驾车撞击被害人汤某轿车的犯罪事实,对其不应认定为自首。2、原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导致量刑不当。根据现有的证据还原案发当晚的事实,杜某因喝酒与被害人汤某发生矛盾,汤某一方报警后,驾车离开现场,原审被告人李隆飞与李某1、杜某等人驾车追撵。双方发生厮打后,杜某指使李隆飞、李某1驾车撞击被害人汤某车辆。如果对本案的定性为故意毁坏财物罪,那么将不能全面客观的评价李隆飞等人的行为性质。同时根据刑法理论,任意损毁公私财物的行为,既可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也可能构成寻衅滋事罪,同时触犯上述两罪时,应以想象竞合犯从一重罪论处,即对原审被告人李隆飞以寻衅滋事罪定罪量刑。3、原审法院对原审被告人李隆飞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免予刑事处罚,适用法律错误导致量刑畸轻。

原公诉机关再审中的出庭意见同抗诉意见。

原审被告人李隆飞再审中对抗诉意见没有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对抗诉书指控原审被告人李隆飞构成寻衅滋事罪的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李隆飞案发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李隆飞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已取得被害人谅解;被害人在本案中存在一定过错;建议对李隆飞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再审查明:2010年3月26日凌晨,原审被告人李隆飞和杜某、李某1、周某、李某2、徐某等人在凤阳县府城镇小中都口福烧烤店吃烧烤时,遇到汤某、孙某2、孙某1、苏某等人,因双方人员中有人认识,便将桌子合并在一起吃。期间杜某和汤某因敬酒发生争执。后双方散场,都往小中都后门方向去,双方仍有言语争执,苏某打110电话报警称小中都后门有人打架。民警接警后到现场未发现有人打架,在询问谁是报警人时,汤某驾驶一辆牌照为皖M×××××黑色丰田凯美瑞轿车向南驶去,原审被告人李隆飞等人认为汤某的车辆从其跟前划了一把方向并且报警,遂由李某1驾驶一辆无牌照灰色本田CRV轿车,原审被告人李隆飞驾驶一辆牌照为皖M×××××黑色伊兰特轿车,追撵汤某。杜某乘坐在李某1驾驶车辆内,周某、李某2乘坐在李隆飞驾驶车辆内。汤某驾车在府城镇城区内先后沿东环路、府东街、文昌街、东华路等道路行驶,将车开到洪武路派出所院内停下,李某1也驾车紧追至派出所院内。李某1和杜某下车拉汤某车门准备问报警原因,汤某又驾驶车离开洪武派出所,李某1驾驶车辆继续追撵,两辆车先后沿东华路、府北街、府西街、火巷子、楼西街行驶至清明北路刘某2家附近停下。在追撵期间,两车发生了碰撞。李某1和杜某下车与汤某等人相互撕扯,被刘某2家人劝开。后原审被告人李隆飞也驾车赶到现场,直接撞击到汤某轿车的尾部。杜某在现场讲“给我撞”,原审被告人李隆飞再次驾车向汤某轿车撞击多次,李某1也驾车向汤某轿车左侧车门撞击两下,致汤某车辆严重受损。案发后,汤某与杜某达成民事调解协议并履行,汤某对原审被告人李隆飞予以谅解。原审被告人李隆飞于2011年12月23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接出警情况登记表、凤阳县公安局府城派出所事情经过说明,证实报案情况及民警出警情况。

2.凤阳县公安局洪武派出所情况说明,证实2011年3月26日2时许,该所接110指令,某女报警在府城镇小中都后门有人打架,到现场未发现有人打架,在找报警人时,停在中都商城东门南侧约50米处一辆轿车沿东环路朝南行驶,随后,停在该门北侧的一辆越野车沿东环路向南行驶。

3.户籍信息,证实原审被告人李隆飞出生日期等身份情况。

4.凤阳县公安局府城责任区刑警队归案情况说明,证实杜某于2011年12月23日到该队投案。

5.凤阳县中医院住院病案,证实苏某伤情诊断为额面部多处软组织挫伤、汤某伤情诊断为头部外伤、头皮血肿。

6.协议书、谅解书,证实2010年3月30日杜某与汤某签定协议,杜某自愿赔偿汤某价值20万元左右丰田凯美瑞一辆;汤某对李某1予以谅解。

7.现场方位示意图、刑事摄影照片,证实案发现场位于凤阳县府城镇清明北路刘某1德家附近、一辆车牌号皖M×××××、一辆本田CRV车辆毁损情况。

8.证人苏某证言,证实2010年3月26日凌晨,其和汤某等四人在小中都吃烧烤,后来来了一帮人,汤某和孙某2认识对方便将桌子并在一起吃。其和孙某1先回车里等着,后来听孙某2说双方因为一杯酒发生口角。其等人准备开车走时,有个女的开车将其等人车头堵上,其和孙某1报了警,警车到后,汤某开车往南走了。在海云天附近,越野车撞到其等人车尾部。汤某开车在城里转,孙某1还打110通知洪武派出所人出来,后汤某开车到洪武派出所,对方车里下来几个人拍其等人的车子,派出所出来一个人也没拉住,其等人看势头不对,也没敢下车又掉头将车开走了,在城里绕了几圈子停到大山家门口。越野车上的人先下来,汤某和孙某2下车,汤某和对方发生撕打,其被对方拖出来打,孙某1还在车内,杜某讲“给我撞”,其听到有人开车撞车的声音。有两辆车撞的,一辆越野车抵着其车车头,一辆伊兰特从车后边一直抵的。

9.证人孙某1证言,证实2010年3月26日凌晨,其和丈夫孙某2、汤某等四人在小中都吃烧烤,后来来了一帮人,双方有认识的便将桌子并在一起吃。汤某和杜某发生口角,双方有点不愉快,其和苏某先到汤某的皖M×××××车里等,后来汤某和孙某2过来,其等人准备开车走时,对方一个女的开一辆本田CRV越野车拦在其等人车前,其等人报了警。派出所车到场后,其等人开车往南走了,对方两辆车跟在后面撵。在海云天附近,越野车撞到其等人的车。其等人开车在前面跑,从小中都到东环路,又从文昌街绕到洪武派出所,他们一路追着、撞着,其等人开到洪武派出所院里,越野车也跟进来,从车上下来几个人踹其等人的车,派出所人也没拉住,其等人又将车开出去。越野车一路跟着,跟近就撞,直到楼西街育才幼儿园门口。汤某下车后被对方打了,苏某被对方拖出来打,其还在车内,杜某还说“给我撞”,对方两台车就开始撞了,一前一后撞的。

10.证人孙某2证言,证实2010年3月26日晚上,其和汤某、孙某1、苏某等人在小中都口福烧烤店吃烧烤时遇到杜某等人,双方有认识的,便将两桌合在一起喝酒。对方感到汤某讲话有点傲,有点不愉快,其让苏某、孙某1先到汤某皖M×××××车上,后来其等人在小中都后门准备开车走时,对方一辆本田越野车堵在其等人车前,其等人报警,派出所车到以后,汤某开车沿东环路向南开走了,本田越野车在后面追,汤某开车在城里跑,期间其等人再次报警。后汤某将车开到洪武派出所院里,对方车也跟进来,下来两个人用脚踢其等人的车,有一个民警去阻止的,其等人没有下车又将车开出派出所,对方车还在后面撵。后汤某将车停在楼西街大山家附近,对方用车撞汤某的车,并发生厮打。有两辆车撞的,一辆灰色无牌照本田CRV、一辆黑色伊兰特车,车牌后面是三个5。其听到有人讲“给我撞”。

11.证人刘某1德证言,证实2010年3月26日2点多钟,其听到有开车撞击的声音,到家门口看见停了两辆车,一辆本田上下来几个人打黑色车上的人,其拉架时才看清被打的是其儿子刘某2的小孩舅汤某,黑色车是汤某的皖M×××××丰田凯美瑞。其等人将他们拉开,一个年轻男的说“给我撞”,这时来了一辆伊兰特车,便朝丰田车来回撞了多次,后来本田车也撞了两下。车子里有女孩喊救命的声音。

12.证人刘某1证言,证实2010年3月26日2点左右,其听到门口有人吵闹,出来看见三辆车,一辆车挡在黑色车前面,一辆车从后面往黑色车上撞,黑色车子被撞的抵到其家的墙头,墙都快倒了。有人说“给我撞”,黑色车子里有女孩喊救命的声音,车子还在撞,就是倒回来往前撞,撞过再倒回来。

13.证人刘某2证言,证实其小名大山。2010年一天夜里2点左右,其被吵醒后出来看见汤某的皖M×××××黑色丰田凯美瑞车停在路边,一辆本田车车头朝北,是个女的开的,一辆伊兰特车车头朝南,是一个男的开的,两辆车把汤某的车夹在中间。后来其再出来看时汤某的车已经被撞过了。其听汤某讲双方在小中都吃饭时发生争执的。事后,经其和张某1调解,双方调解好了。

14.证人刘某3证言,证实2010年的一天夜里1点左右,其听到吵架的声音出门看见汤某和一男一女厮打,汤某的黑色车在其家斜对面路上,车左前方还停着一辆越野车,其将双方拉开。过有三四分钟,又来了一辆伊兰特轿车,将车停在汤某车后面,车上下来几个人打汤某,被拉开后,一个男的开伊兰特车朝汤某车撞了六七下,后来越野车又过来撞了两下。现场有个男的讲“给我撞。”

15.证人张某1证言,证实刘某2打电话说其外甥杜某和汤某打架,汤某车子被撞坏,其联系杜某,让他给人家买辆新车,杜某同意了。后来杜某给其20万元,其和刘某2买了一辆新的黑色丰田凯美瑞由刘某2交给汤某,杜某和汤某签的协议。

16.证人周某证言,证实2010年的一天夜里,其和杜某、李某1、徐某等在小中都吃烧烤时遇到汤某等人,徐某和汤某关系好便将桌子并在一起吃。期间杜某和汤某因喝酒导致双方不愉快便散了。其等人都朝小中都后门走,看见一台警车,警察问李某1,李某1讲汤某开车划她方向后开车朝南走了,李某1开本田CRV车也朝南去,李隆飞也开车朝南撵他们。杜某坐在李某1车内,其和李某2坐李隆飞的车。其等人在城里找杜某的车,后李隆飞接到电话说李某1他们车在幼儿园附近便往那边开,车停下后,其和李某2下车,李隆飞开车朝汤某车屁股撞了一两下,杜某、李某1站在汤某车东口。

17.证人李某2证言,证实2010年上半年一天夜里十一二点,其和杜某、李隆飞、徐某、李某1、周某在小中都吃烧烤时遇到汤某等人,大家并在一起吃,杜某和汤某喝酒时发生口角,双方便散了。其等人到小中都后门,汤某开车从杜某、李某1面前划了一把方向,开车朝南去了,这时一台警车到了,停在李某1面前说话,后李某1开车和杜某朝南去,警车也开走了,李隆飞开伊兰特车带其和周某在城里找杜某,后来在楼西街附近,咣当一下,李隆飞的车头一下抵到汤某的黑车尾部,其等人下车,看见李某1的本田CRV停在汤某车子前面,李某1和杜某站在车下面。

18.证人徐某证言,证实2010年上半年一天夜里12多钟,其和杜某、李某1、周某、李隆飞、李某2等人在小中都吃烧烤时遇到汤某等4人,其和汤某认识便提议两桌并到一起吃,期间杜某和汤某因喝酒,双方发生不愉快便散了。第二天,其听周某讲,汤某车子被碰坏了。

19.证人司某证言,证实其听说汤某车被撞的事情,杜某买一辆新车给汤某,汤某把被撞的车子给杜某。汤某被撞的车子停在凤阳县交警大队停车场,杜某让其弄去修。事发后二三个月,其将车子弄到拂晓修理厂修的。

20.证人沈某1、沈某2、马某证言,证实一辆牌号为皖M×××××凯美瑞车在拂晓修理厂修理过。

21.证人杜某证言,证实2010年3月份的一天夜里12点多钟,其和李某1、周某、李隆飞、徐某、李某2在小中都吃烧烤时遇到汤某等四人,徐某和对方认识便合在一起吃。期间因喝酒其和汤某发生口角,后来大家都散了,在小中都后门准备离开时,其听汤某讲他们报警了,汤某的车子从其等人面前划了一把方向便开走了。这时一台警车过来,警察问谁报的警,李某1说是前面车子里的人,要带警察去追。李某1开一辆本田CRV车,其坐在车里,李隆飞开一辆皖M×××××伊兰特轿车便从小中都后门朝南撵,周某、李某2在李隆飞车内。其等人车子开得快,也没注意派出所车子开到哪了。后来汤某的车子开到洪武派出所院子里停下,李某1开车也跟进去,派出所里有一个人出来,其和李某1到汤某车子跟前敲车窗玻璃,拉车门叫他们下车,问问报警什么意思。对方又将车开走了,其和李某1也上车跟后面撵。对方车顺着洪武派出所门口的路向汽车站西口方向开,后经过县政府门口向南开到楼西街,一直开到大山家门口停下。李某1将车停到汤某车前面,其和李某1下车后与汤某等人发生撕扯。没过几分钟,李隆飞开车也到了,直接抵到汤某轿车尾部。李隆飞上到伊兰特车上,李某1上到本田车上,李隆飞驾车从后边撞汤某的车,撞了几下,李某1驾车对汤某车门撞了两下。其当时酒喝多了,在场讲“给我撞”。在追撵过程中,李某1的车与汤某的车撞了一两下。事后,其与汤某调解给他买了辆新车。

22.证人李某1证言,证实2010年3月份的一天夜里12点多钟,其和杜某、周某、李隆飞、徐某、李某2在小中都吃烧烤时遇到汤某等人,因双方有相互认识的便在一起吃。后因喝酒时发生不愉快大家便结束了。双方都到小中都后门准备上车离开时,汤某的车子从其等人面前划了一盘子(指猛加油门,车子从其面前打个弯)开走了,这时一辆警车过来,警察问是谁报的警,其说是前面车子里的人报的警,其把人喊回来。其开杜某的本田CRV车,杜某坐在车里,其从小中都后门朝南口撵汤某的车,后又朝东方红大街撵,其车子开得快,也没注意派出所车子开到哪了。后来汤某的车子开到派出所门口,按喇叭后民警开的门,其开车追到洪武派出所院内,汤某车停下,其和杜某下车拉对方车门喊对方下车,准备问为什么报警,对方没有下车,又将车顺着洪武派出所门口的路向汽车站西口开,其开车在后面追撵,在老县政府门口的路上和汤某的车又发生碰撞,因为当时车速都快,其的车跟在后面,汤某车子一转弯其的车子就碰上了。后来汤某将车子头朝南停在楼西街大山家门口路边,其将车停在汤某车前面,汤某下车和其发生撕扯,李隆飞开皖M×××××伊兰特轿车直接抵到汤某车尾部。杜某说“给我撞”,李隆飞又开车撞了几下,车头朝汤某车子尾部撞的,其开着本田CRV轿车朝汤某车左侧撞了两下。汤某车子被撞得比较重,已经不像样子了。

23.被害人汤某陈述,证实2010年3月25日夜里11点多钟,其和孙某2等人在小中都吃烧烤时遇到杜某、李隆飞等人,双方并在一起吃,后因喝酒发生争吵。其开车准备走时,李某1开一辆本田CRV轿车斜在其车头前,苏某报警后来了一辆警车,其将车朝南开,在海云天拐弯处本田车撞其车一下,其开车沿东方红大街、文昌街等路绕到洪武派出所,这期间本田车撞其两下。其将车开到派出所院内,本田车也进入院内,从车上下来两三个人用拳脚往其车玻璃上砸,派出所人也没制止住,其又把车开走了,后面有两辆车跟着。在宾馆门口,CRV车又撞其车一下。其将车开到大山家门口停下,其下车就被对方打,对方又把苏某拉出来打的,孙某1没来及下车。杜某讲“给我撞”,一辆本田车、一辆伊兰特轿车,一前一后撞其的车子。后来其和杜某协调好了。

24.原审被告人李隆飞供述,供认2010年年三四月份的一天夜里一二点钟,其和杜某、李某1、周某、徐某、李某2等人在小中都吃烧烤时遇到汤某等四人,徐某提出并在一起吃,期间杜某和汤某发生争吵,大家就散了,都朝小中都后门停车的地方去,汤某开黑色凯美瑞轿车从其等人面前猛打方向盘,好像要撞其等人,然后便开走了。一辆警车到后警察问杜某、李某1哪个报警的,杜某和李某1开车向南去追汤某的车子,其也开一辆皖M×××××伊兰特车跟在后面向南行驶,后又开到东方红大街上,由于车速慢没有跟上便开车在城里找,后在楼西街向南的一条岔路看到杜某车停在汤某车南口,其的车撞上汤某车尾部。杜某把汤某车门拉开,讲“给我撞”,其开车朝汤某车侧面撞了三四下,都是倒一下车撞一下的。

上列证据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李隆飞因生活中偶发纠纷,借故生非,伙同他人在公共场所驾车追撵他人,情节恶劣;驾车撞击他人车辆,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破坏社会公共秩序,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原公诉机关原指控定性及原判决认定李隆飞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对原公诉机关抗诉认为李隆飞不构成自首和辩护人认为李隆飞构成自首的意见,经查,本案中原审被告人李隆飞虽于2011年12月23日主动到案,但到案当天并没有如实供述其受杜某指使,故意驾车多次撞击被害人汤某车辆的犯罪事实,因此不构成自首。原判决认定其构成自首,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对辩护人提出构成自首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原审被告人李隆飞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对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汤某具有过错的辩护意见,经查,原审被告人李隆飞一方与被害人汤某一方因共同在一起喝酒发生口角,汤某一方有人报警后便驾车离开,并没有实施侵犯对方正当权益的行为,因此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对辩护人提出的原审被告人李隆飞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原审被告人李隆飞驾车追撵、撞击他人车辆,在共同犯罪中起积极作用,不宜认定为从犯,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原审被告人李隆飞不符合缓刑适用条件,不宜适用缓刑,对辩护人要求判处原审被告人李隆飞缓刑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原审被告人李隆飞获得被害人汤某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对辩护人提出的该辩护意见,应予以采纳。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199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项、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12)凤刑初字第00243号刑事判决中关于被告人李隆飞犯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定罪量刑部分;

二、原审被告人李隆飞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与原判决中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对原判已执行完毕的刑期依法予以折抵,即自2019年7月3日起至2020年7月2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周 洁

审 判 员  魏晓娜

审 判 员  杨 昊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日

代理书记员  陈美倩

附相关法律条文及司法解释

一、199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九十三条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因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六条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的,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如果原来是第一审案件,应当依照第一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如果原来是第二审案件,或者是上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依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再审案件,同级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

第三百八十九条再审案件经过重新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申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但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等方面有瑕疵的,应当裁定纠正并维持原判决、裁定;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依法改判;

(四)依照第二审程序审理的案件,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经审理事实已经查清的,应当根据查清的事实依法裁判;事实仍无法查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

赞赏支持